陈坚默默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吉娜的话,指的并不仅仅是寒门学子这个问题,而是所有学子,都是寒门学子的根子所在。

不管是学中医,还是学西医,都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以至于现在有一句流行于网络的话,劝人学医的人该下地狱。

普通的大学生,大学四年就毕业了。

可是医学生却不是这样,专业一般都需要五年时间,还需要三年实习,这才有了成为一个医生的资格。

在这种现状之下,有钱人家一般都不会送孩子去学医,时间长,而且学起来很苦很累。

许泰亨所在的国家同样如此,有钱人家的孩子不会去学医。

而且,他们国家还有一个更严重的社会问题,那就是小国家,大财阀!

这种奇怪的情况由来自然是有历史原因的,许泰亨这个国家的财阀是时代的产物。

二战后走出战争阴霾的,亟需经济独立,在这种危机感下,许泰亨国家的政府举全国之力,重点扶持部分大型企业,以应对全球竞争。

不可否认的是,财阀是他们国家经济繁荣的基础,各大财阀曾多次担起国家经济转型的重任,实现压缩式增长,创造奇迹的几十年里功不可没。

但数十年来在政策倾斜的滋养下,这些企业肆意扩张,发展成为了掌控其国家命脉的庞然大物,它们绑架经济,左右政府,让其政府和民众深陷两难困境。

财阀经济所导致的社会财富和机会分配不均,市场不公现象也是民众日益不满的根源所在,独大的财阀们扼杀了中小企业的创新和发展,压榨了普通百姓的生存空间。

这就导致了社会阶层断层的出现,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

最关键的是,穷人的孩子没有了打破壁垒,成为富人的机会,永远改变不了自己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悲哀现状。

因为其国家的高科,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录取率,意味着有一半的学子无缘于大学。

而通过了录取的学生拼尽全力,只是为了能成为最顶尖的那一部分,进入著名的、最顶尖的三所大学,这三所大学分别是首尔大学、高丽大学和延世大学,成为这三所大学的毕业生,是进入财阀集团工作的条件。

苦读十年,进入大学,应该做的是选择自己有兴趣的专业,以图毕业之后能够从事与自己大学所学专业对口的工作。

兴趣是工作,工作也是自己的兴趣,才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虽然这种事情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相当低的几率,大学毕业以后,从事的工作,往往与自己专业和兴趣不对口,可总是有这种概率的存在。

同时,很多人在积累了一些社会经验,实现自己的财务自由之后,又会去重新追求自己的专业与兴趣,这个概率就要大得多了。

毫无疑问,这样的情况,才会形成社会的良性发展。

可是,在许泰亨的国家,基本上已经断绝了这种可能性,学子进入最顶尖的大学,竟然是去财阀工作的条件,何其可悲?

说的再彻底一些,许泰亨所在的国家,已经彻底沦为特权国家,特权就在财阀手里,这也是他们国家不断会出现,有钱人做了恶,却得不到公平审判的根本原因所在。

这也是吉娜会说,在他们这个国家,成绩名列前茅也好,一般也好,都是寒门学子,因为他们没有任何可以改变自己生存状态的可能,通往上层的道路,被彻底阻断了。

陈坚叹了口气,说道:“阶层,特权,这些在任何一个国家都存在,同时也是无法彻底消除的存在,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可是,在他们国家,尤其厉害,任何一个国家的阶层,都没有被阻断,即便是身处社会底层,仍然有种种上升的通道和可能,特权也全都在可控范围之内,唯独他们国家,已经彻底失控了。”

“这不是我们能够改变的。”吉娜耸了耸肩膀,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

陈坚在这个时候,放下了吉娜的手机,说道:“我想做点什么!”

听到陈坚这话,吉娜笑了笑,示意陈坚说下去。

“我来这里要做什么,你已经知道的很清楚。”陈坚看着吉娜,很认真的说道:“可是,资料看到这里,我想为这些被压榨剥削的医学生做点什么,因为我知道学医的苦,哪怕这是一个特权国家,他们现在的收入,也低的过分了,我原本并没有想过针对许家做到什么地步,现在,我想整垮许家!”

“就为了他们?”吉娜指了指自己的手机,意思显然是资料里面的,那些被压榨剥削,开了许氏医馆分馆的学医的寒门学子。

“就为了他们!”陈坚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身为同行,对他们受到的不公平的剥削,可以说是感同身受!”

心理医生也是医生,学习期间该经历的痛苦,一点都不少,甚至,还有更多一些,因为想要成为一个心理医生,不仅仅是临床实习,还要到精神科去实习!

陈坚能够感同身受,吉娜其实也一样感同身受。

只是,吉娜没有说什么,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陈坚。

“帮我!”陈坚轻声说道:“你知道,我一个人帮不了他们!我需要你的帮助!”

“主动寻求我的帮助了?”吉娜笑着说道。

“不然呢?”陈坚笑着说道:“我能怎么办?”

“好吧,我也想做点什么!”吉娜笑着说道:“知道为什么回来的路上,我在副驾驶上坐着看资料,会那么安静了吧?”

吉娜收到这些信息资料,以她的性格,再加上她的心理医生的特性来说,应该是边看边分析,而后边跟自己交流才对,可她却是安安静静的看完了这份资料,然后回到酒店下车之后,才说了让自己到她房间的话。

听到吉娜这话,陈坚才明白过来,原来,吉娜在看到这些信息资料的时候,已经是感同身受了,也早已经想帮他们做点什么了。

“其他的,或许我们无能为力,可我认为,整垮许氏医馆,我们应该还是可以做的到的。”吉娜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