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轩辕行临死之前告诫过姜云的那样,祭天之术已经不能算是秘法,而是禁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最好不要去用。

  一口气完成三次祭天之后,姜云的身体已经变得枯瘦如柴,面色苍白。

  再加上浑身散发出来的浓郁的死气,让他看上去就如同行将就木的耄耋老者。

  不过,他原本只有洞天七重境的实力,在这一刻却是急剧攀升,以至于让站在他身后的金逸飞,不禁面色突变。

  因为他能感觉得出来,此刻姜云的实力,几乎和自己已经是不相上下。

  甚至,似乎比自己还要强上一些。

  虽然即便他知道姜云动用了某种能够暂时提升实力的秘法,但是这实力提升的幅度,却是让他极度的震惊。

  事实也的确如此。

  经过无数次的战斗,姜云对于自身的实力和其他修士相比较,已经有了个大致的判断。

  洞天七重,让他的真正实力,堪比他人道灵境的前三重;

  三身合一以及七情之怒,能够让他的实力堪比道灵境的中三重;

  而三次祭天之后,则是能够达到道灵境的后三重。

  如果他还能再完成四次祭天的话,那么他的实力更是将会直接突破到地护境。

  只不过,哪怕他将除了生命之外的一切去充当祭品,也无法完成四次祭天。

  除非是如同在清浊荒界那样,能够碰上类似命火涅槃之类的特殊机缘。

  “哼,即便提升了实力,你也仍然不是我的对手!”

  这个时候,血染衣冷冷开口,同时大袖挥舞之间,一条千丈血河咆哮而出,向着姜云席卷过去。

  别看血染衣口中说着不将姜云放在眼里,但是姜云这瞬间暴涨的实力,让他的心中也是大为震动。

  甚至担心姜云的实力会不会继续突破下去,能够和自己相抗衡,所以他这才抢先出手,阻止姜云。

  姜云身形蓦然向后疾退,躲过血河的同时,手掌抬起,凌空一抓。

  就看到点点火星顿时出现在了金逸飞的身周,瞬间燃烧起来,化作了火焰,连绵成了一片火海,将他熊熊包围。

  姜云很清楚,即便自己三次祭天,但仍然不是血染衣的对手,而且自己这次能够保持祭天状态的时间比以往相比要短了不少,所以必须要先尽快的将金逸飞击杀。

  “法则之火!”

  身在火海之中,金逸飞的面色不禁再变,认出来这可不是普通的火焰。

  不过他的反应也是不慢,双手张开,重重的拍击在了一起。

  在其身周,一颗颗金色的光点迅速亮起,光芒暴涨之下,化作了一道道金色的气体,并且一分为二。

  一半凝聚成了一面金色盾牌,护住了他的全身上下,挡住了火海;

  而另一半则是凝聚出了一柄金色长剑,狠狠的刺向了姜云。

  显然,身为道灵境的金逸飞,动用的也是法则之力!

  不过,看着这柄带着无边锋锐之意,刺向自己的金剑,姜云的眼中却是寒光一闪,从其体内,赫然同样飞出了一柄金剑,迎了上去。

  “铿!”

  两柄金剑的剑尖,精准无比的撞击在了一起,发出了清脆的交击之声。

  而在这声音当中,就看到姜云的金剑之上,陡然又爆发出了熊熊火焰。

  这样一来,就导致金逸飞凝聚出来的那柄金剑之上,顿时出现了道道裂纹,瞬间遍布整个剑身,使得金剑寸寸断裂。

  姜云的金剑却是完好无损,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继续朝着金逸飞刺去。

  “法则之火,再融合了剑意,你竟然还是剑修!”

  这一幕让金逸飞的面色变得极为难看。

  火和金,同为五行,而火能克金,可是姜云却能够将两者近乎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再配合剑意,从而破掉了自己的法则金剑。

  别说金逸飞了,就连一旁观战的血染衣,眼中都是难得的露出了一抹惊讶之色!

  要知道,虽然当初他的确败于姜云之手,但那是姜云借助了雪暮成的力量。

  可是现在,姜云却是没有借助任何外力,仅仅凭借着他自身的力量,就将金逸飞牢牢压制。

  而这中间,才过了几年的时间!

  如果再给姜云一些时间的话,恐怕到时候,就连自己也将不会是他的对手。

  因此,这也让血染衣下定决心,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将姜云击杀。

  不过,杀死姜云之前,他必须要搜出姜云身上的所有秘密。

  不管是突破到天佑境的方法,还是这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实力的秘法,以及姜云所掌握的道术!

  这些秘密,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有着巨大的诱惑!

  与此同时,“轰”的一声巨响传来,姜云那燃烧着火焰的金剑,已然刺在了金逸飞身前的那面金色盾牌之上。

  金剑轰然炸开,虽然没有将盾牌彻底击碎,但是火焰却是瞬间蔓延到了盾牌之上。

  金逸飞则是趁此机会,身形急退,同时张开嘴巴,一口金色长气喷出,化作了一杆金色长枪,继续向着姜云刺去。

  姜云抬起手来在那金色长枪之上重重一拍,将长枪的方向打偏,使得长枪从自己身旁掠过。

  紧接着,他身形一晃,刹那之间已经来到了金逸飞的面前,手掌再抬,一掌拍出。

  姜云的速度实在是快到了极致,以至于金逸飞根本没有躲闪的机会,只能牙关一咬,浑身金光暴涨,如同将自己化作了金身一般,硬生生的接了姜云的这一掌。

  “砰!”

  一掌落下,金逸飞突然间面色惨白如纸,而姜云却是将手握拳,又一次的砸向了金逸飞的胸膛。

  “不好!”

  血染衣目中寒光一闪,陡然发现,刚刚姜云拍在金逸飞身上的第一掌,根本不是掌,而是先前被自己打断的某种印决,从而使得现在的金逸飞根本无法动弹。

  如果任由姜云这第二拳击中,那么金逸飞不死也是重伤!

  血染衣大袖一挥,盘旋在空中的那条千丈血河,蓦然化作了一条血龙,恶狠狠的向着姜云的后背撞击而去。

  因为姜云和金逸飞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近,让他来不及救下金逸飞,只能想要以这样的方式,逼的姜云自救。

  可是姜云却像是没有察觉到身后的血龙一样,手中的拳头依然重重的砸在了金逸飞的身上,将他砸的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那条血龙也是狠狠地撞击在了姜云的后背,不过姜云的身体之上却是陡然腾起了无数道人形火焰!

  每一道火焰的出现,都会浮现出一枚火红色的印记!

  万命加身!

  自从回归山海界之后,姜云就始终在不断的杀戮。

  不管是最初的海族,还是不久前的罗家,以及问道宗内,那些森罗鬼狱的弟子,凡是死在他手中的生灵,他们的命火,全都被姜云吸入到了无焰傀灯之中,从而让他在这一刻,施展出了万命加身。

  “轰!”

  可即便如此,当血龙撞击在他后背之上的刹那,所有的命火印瞬间崩溃了开来。

  姜云的身体,随着金逸飞一起,被打的向前飞了出去。

  落在地上之后,姜云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在不断翻滚,虽然没死,但是祭天之术换来的天之力,却是已经荡然无存。

  这也就让姜云,距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