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并不是白泽的异想天开!

  因为按理来说,蜃楼委实不应该会通往阴灵界兽的身体之中。

  而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可能。

  作为一座桥,蜃楼它原本连接的,应该是山海界和另外一个世界。

  只是很不巧,阴灵界兽恰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其中一个世界之外,以它那庞大的身体挡住了这个世界,从而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只不过,这阴灵界兽到底是出现在蜃楼所连接的哪一个世界之外,可就不好说了!

  虽然有较大的可能,阴灵界兽是出现在另外一个世界之外,但是也有可能,它是出现在山海界之外!

  这个想法,白泽最终还是决定不告诉姜云了。

  因为对于姜云的性格,他也有所了解。

  姜云重情重家!

  如果让姜云知道,山海界很可能会被阴灵界兽吞噬,那他肯定会失去理智,变得无比疯狂。

  而如今的处境之下,失去理智,就等于是自寻死路。

  ……

  经过短暂的震惊之后,姜云的心绪重新恢复了平静,脑中也开始飞快的运转起来。

  “如果白泽说的是真的,那这次的蜃楼之行,不但危险程度将会大大增加,而且所能遇到的机缘,却是也会相应减少。”

  对于进入蜃楼的修士来说,他们最大的渴望,就是能够在未知的世界之中得到各种各样的宝物。

  虽然在这阴灵界兽的体内,也同样有着宝物存在,但姜云先前可是看到了,那些宝物应该是存在于黑海深处。

  而那黑海的恐怖,哪怕是自己,也没有胆子冒险进入其中。

  “除此之外,宗主说的运道,肯定更是不可能获得了。”

  “毕竟连他也不会知道,这次蜃楼的开启,竟然是通向了一只妖兽的肚子里!”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现在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从这只界兽的体内离开!”

  历届蜃楼开启,虽然进入其内的修士都不知道具体的离开的办法,但是到了一定时间,会被一股力量自行送回山海界。

  可是这次的情况不同,姜云也不敢将希望再寄托在蜃楼之上,而是打起了白泽的主意。

  “白泽,我看你一点都不着急,似乎你应该知道,离开阴灵界兽身体的办法吧?”

  白泽干笑着道:“知道是知道,不过我先要跟你说一下,阴灵界兽因为体积太过庞大,它只能生活在界缝之中!”

  “界缝,也就是世界与世界之间的缝隙!”

  “说是缝隙,但实际上它的面积也是极大,而界缝之中,天佑境之下,必死无疑!”

  白泽的这番话,让姜云的神色顿时沉了下来。

  虽然他无法想象界与界的缝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所在,但是至少能够明白白泽的意思。

  自己就算离开了阴灵界兽的身体,也并不能回到山海界,而是会落入界缝之中。

  后果,同样是死路一条!

  姜云却依然不甘心的问道:“难道就真的没有丝毫生路可言?”

  “当然有!如果你运气好的话,这阴灵界兽也有可能正好靠近了某个世界,正想吞噬,所以你离开它的身体,没准能够进入到那个世界。”

  “界兽吞噬一个世界是需要相当长的时间的,你完全可以在那个世界被吞噬之前,想办法再离开!”

  说实话,白泽现在所说的这些,姜云虽然都能听懂,但是想要做到,他真的没有什么信心!

  他所知道的能够离开自己所居住的世界的,不过只有雪暮成和雪族。

  而他们虽然是成功离开了山海界,但到底有没有平安到达另外的世界,却又是未知之数。

  更不用说自己,一个福地境的小小修士,想要自由前往不同的世界,不能说不可能,但希望极为渺茫。

  不过,事到如今,姜云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就算死在缝隙之中,那也总比变成阴灵要好的多,告诉我,如何离开。”

  “打破它的身体,或者从它的嘴巴离开……”

  “你……”

  听到这个回答,姜云气的想要对白泽破口大骂,但是张开嘴才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反驳。

  是啊,阴灵界兽既然是一只妖兽,自己既然是在它的体内,那么想要离开,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打破它的身体,或者通过它的嘴巴了……

  只是谁也不知道,这阴灵界兽的身体到底有多大,自己又是位于什么位置,到哪里才能碰触到它的身体,又如何能够到达它的嘴巴。

  因此,白泽的这个办法,说了等于没说。

  “好了,跟你开个玩笑!”

  好在这时白泽再次开口道:“对于别人来说,或许只有我刚才说的那个办法,但是对于你来说,却有一个更为稳妥的办法。”

  姜云心中微微一动,脱口而出道:“炼妖师?”

  “不错!阴灵界兽也是妖兽,你身为炼妖师,能炼天下所有妖,当然也包括阴灵界兽了。”

  “只要你能将它收伏,那么不但能够自由进出它的身体,甚至还可以让它为你所用。”

  “你想想,收伏一只以世界为食的阴灵界兽,那是一件多么威风的事情啊!”

  就在白泽替姜云畅想着美好未来的时候,姜云却是一言不发,伸手一指自己的眉心,顿时就有数道金色雷霆射出。

  紧接着,姜云再次抬手,一道道灵气牵引着这些雷霆,凝聚出了一个覆盖方圆达到数十丈的雷霆伏妖印!

  “伏妖!”

  在姜云的暴喝声中,这道伏妖印,直接从天而降,重重的落入了下方的大地。

  片刻之后,姜云摊开双手道:“这是我如今所能释放出来的最强伏妖印,显然,对于这只阴灵界兽来说,没有丝毫的作用!”

  白泽讪讪的闭上了嘴巴,其实他也知道结果会是这样。

  因为别说姜云了,就算是当年那位行走万界,为妖封道的血袍炼妖师,也没听说过他能够收伏一只阴灵界兽的。

  毕竟,阴灵界兽的身体实在是太过庞大了。

  伏妖印打入它的体内,是真正的石沉大海,连一朵水花都无法溅起,又怎么可能将它降服呢!

  接下来,姜云也没有再向白泽询问离开的方法了,而是直接迈步,随意挑选了一个方向向前走去。

  因为他很清楚,实际上白泽也不知道该如何离开。

  与其在这里听他废话,倒不如自己去找找看,或许能够有所发现。

  看到姜云竟然不理自己了,白泽气咻咻的道:“小子,我话还没有说完呢!”

  “据我分析,虽然你是在阴灵界兽的体内,但是如今你所置身的这个地方,应该只是被它吞下之后,尚未完全消化掉的某个世界!”

  “而阴灵界兽体内,这样的世界天知道会有多少个,你这样一个个的找下去,到死也不一定能找到离开的办法!”

  “还有,别以为你刚刚轻易杀死了一只阴灵就可以肆无忌惮了,我之前可是跟你说过了,阴灵能够保留生前的修为。”

  “刚刚那只,不过是最低级的,你再往前走,很可能会遇到道灵境,甚至天佑地护境的阴灵!”

  就这样,在白泽一路不停的聒噪声中,姜云不断的加快着速度,直至一口气走出了将近千里之遥后,他的身形才蓦然停下。

  因为在他的前方,出现了两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