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不止是山雄被这一幕景象所深深震撼,就连那五名踏虚强者,甚至就连山腹之中的山魁族族长,都是同样如此。

  原本他们认为,姜云肯定会动用武力来击碎这些光罩,然而没想到,姜云竟然能够融入到光罩之中。

  山雄回过神来,忍不住惊呼出声道:“这怎么可能!”

  片刻之后,族长的声音也随之响起道:“的确是不可能,他竟然同样拥有我族的力量!”

  是的,这些光罩,只能阻挡外族之人,却挡不住山魁族人!

  而早在当年见到山雄的时候,姜云就从山雄那里偷走了山魁之力。

  虽然姜云同样有实力破开这些光罩,但是既然能够省点力气,他又何乐而不为。

  眼看着姜云已经越过了层层叠叠的十万个光罩,置身在了山魁族族地的时候,山腹之内,也是传出了族长的声音:“山魁之灵!”

  “轰隆隆!”

  随着族长声音的落下,那始终处于震荡之中的人形山岳,蓦然向着上方拔高了百丈有余,就如同一个人长身而起一般。

  甚至于,在靠近山巅的山体之处,更是有着两只眼睛和一张嘴巴缓缓显露出了出来。

  这一刻,这座人形山岳,赫然化作了一个巨人,双眼之中,更是流露出冰冷的目光,注视着姜云。

  “姜云!”

  紧接着,这个巨人也是张开了嘴巴,口吐人声,声音沉闷无比,赫然正是山魁族族长的声音。

  姜云冷冷的看着这个巨人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竟然会想到和山岳之灵合而为一。”

  “现在,我是该称呼你为人,还是该称呼你为妖!”

  对于这座山岳所发生的变化,姜云毫不惊讶。

  因为身为炼妖师的他,刚才就已经看出来了,这座山岳其内不但有灵,而且灵中还糅合了一位踏虚强者的灵魂!

  简而言之,这位山魁族的族长,放弃了自己的肉身,将自身的灵魂和这座山岳之灵融合到了一起,成为了人不人,妖不妖的古怪存在,成为了一个山人。

  “死吧!”

  这个山人猛然伸出了他那长达千丈的手臂,向着姜云直抓而去。

  而姜云却是微微一笑道:“你可知道,你这样倒是省了我一些力气。”

  话音落下,姜云的手中已经出现了炼妖笔,甚至都没有动用自己的鲜血,直接凌空挥毫之下,画出了一道封妖印,打入了这个山人的体内。

  “嗡!”

  山人那庞大的身体顿时重重一颤,抬起的手臂定格在了空中,脸上更是露出了无比惊骇之色。

  而下一刻,姜云一步迈出,直接就站在了山人的脑袋之上,抬起脚来,用力一跺道:“放出月灵和千手族人!”

  这两族族人,就被藏在了这座山腹之中。

  原本姜云担心山魁族投鼠忌器,会用这两族族人的性命来要挟自己,所以出手始终留有分寸。

  可没想到,山魁族族长竟然化身为妖,而随着封妖印的入体,让姜云极为轻松的就将其控制住了。

  “住手!”

  “大胆!”

  看到姜云竟然踩在了自己族长的脑袋上,让那另外五名踏虚强者顿时面色陡变,纷纷开口,并且向着姜云冲了过来。

  “铿!”

  一道清脆的剑鸣之声响起,修罗剑自行飞出,抵在了其中一名踏虚强者的眉心之处,而姜云的声音也是随之响起道:“再前进一步,死!”

  被修罗剑抵住眉心的这名踏虚强者,立刻停下了身形。

  因为他知道姜云不是在危言耸听,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这柄剑可以轻易的洞穿自己的眉心,收割自己的生命。

  其他四人也是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身形,呆呆的站在空中,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姜云倒也没有再去理会他们,再次抬脚,用力一跺道:“山魁族长,你还是不肯放人吗!”

  尽管山魁族长心有不甘,但是感受着体内被封印住了近乎一半的修为,让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姜云的对手。

  沉默片刻之后,山魁族长才再次开口道:“姜云,今日之事是我族错了。”

  “我现在就交出月灵和千手族人,你能否网开一面,放过我族!”

  姜云淡淡的道:“你如果能早这么想,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事了,现在先将他们放出来再说吧!”

  “我放,我放!”

  山魁族长急忙点头。

  “轰隆隆!”

  而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山体之中已经传出了雷鸣般的声音。

  紧接着,一个又一个的人影,被他从口中依次吐出。

  月灵和千手两族的族人,加在一起都超过了数万名之多,被他这么一个个的吐出来,天知道需要多久的时间。

  山魁族长当然不是真心对姜云服软,而是希望能够继续拖延点时间,可以等到其他六大将族的援军赶来。

  不过,姜云却似乎是没有察觉一样,只是看着那一个个出现的两族族人,神识扫过他们的身体,看看他们有没有受伤。

  虽然被扔出来的两族族人,并没有受到什么折磨,但是他们一个个的脸上,却都是带着木然之色,就如同行尸走肉一样。

  显然,这么多年的牢狱生涯,尤其是最后竟然被当成了货物一样贩卖给了其他族群,让他们的神经都已经变得麻木。

  甚至于,他们都不知道姜云的到来,更没有去看姜云。

  这也让姜云的心中涌出了浓浓的愧疚之意。

  他们之所以会遭遇到这些事情,完全都是因为自己。

  自己要如何做,才能弥补他们这些年来受的委屈,抚平他们内心的伤痕呢?

  思索着这个问题,姜云继续注视着从山体之中被释放出来的两族人,直至在他的眼中,终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月尊!

  这位当年在山海域中,和道尊平起平坐,让姜云只能仰望的强者,虽然并没有像他的族人那样麻木,但是整个人也是苍老憔悴了太多。

  头发已经全都变成了灰白之色,脸上有着皱纹堆积,体内更是被封印封住了大部分的修为。

  浑浊的双眼之中,波澜不兴,可见他其实也是心如死灰。

  “月前辈!”

  听到姜云的声音,看着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的姜云,月尊的脸上仍然没有表情,就这么站在原地,深深的看着姜云。

  良久过去之后,月尊那双波澜不兴的眼中,终于渐渐的亮起了一丝光芒,张开嘴巴,用极为沙哑的声音道:“是你,姜云!”

  “是我,姜云!”

  姜云重重的点了点头,抬手一挥,已经轻易的粉碎掉了月尊体内的封印,同时一股丹阳之力也随之涌入,治疗着他这些年体内留下的残疴。

  月尊却像是没有听到姜云的声音一样,依然呆立了片刻之后才再次开口道:“如火呢?她在哪里?”

  “月姑娘在山海界,你放心,她很好,很安全!”

  “呼!”

  听到这句话,月尊长出一口气,眼中也是终于多出了一丝神采,看着姜云道:“几十年不见,没想到你已经变得这么强了!”

  姜云低下头去,轻声的道:“对不起,月尊前辈,因为我,连累你和你的族群受委屈了!”

  “不过,好在,我已经想到该如何弥补你们了!”

  说话的同时,姜云已经抬起头来,看向了山魁族的族地之外,那里正有着一座座传送阵的光芒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