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荒五峰,劫空之鼎,轮回之树,天地祭坛……

  寂灭九族,九座真正的圣物,此刻全都静静的悬浮在了姜云的身后!

  虽然每一座圣物之上并没有丝毫气息的散发,但是单单这九座高达万丈的圣物同时出现,就已经足以震惊每一个人。

  “扑通扑通!”

  山海界内,所有的九族族人,哪怕是九族的死灵,此时此刻,全都朝着属于他们各自族群的圣物跪拜了下去。

  圣物,是他们九族的象征,是他们的精神支柱。

  圣物重现,他们岂能不拜!

  唯独荒君彦,依然身形笔直的站在那里,同样死死盯着九座圣族的双目之中虽然精光暴涨,但是却并没有拜下!

  山海界外,道尊的眼中露出了惊骇之色,甚至忍不住惊呼出声道:“不可能!”

  九族圣物,那是他谋划了无数年都未能得到,甚至都无法靠近的东西!

  然而此时此刻,竟然被姜云全部召唤而出,这让他如何能不震惊!

  因为这就意味着,圣物已经全都归了姜云所有,接受姜云的掌控!

  这个时候的姜云,才是名副其实的九族之主!

  就连始终胸有成竹的森罗,在这一刻也是面色微微变化。

  荒君彦没有将姜云这位主尊放在眼里,也不会放弃自己的执着,森罗其实早就已经想到。

  当年荒族战败,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无数年的时间。

  而在这无数年里,荒君彦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森罗的监视之下。

  因此,对于荒君彦的执着,没有人要比他了解的更清楚。

  荒君彦绝对不可能因为姜云那简单的三言两语,就会放弃对于自己族人的保护,放弃他那已经入魔的执着。

  可是现在,九族圣物齐现,而且并非是赝品,是真正的圣物,更是被姜云全部掌控,化为己用。

  那么借助九族圣物之力,姜云恐怕应该已经有着能够压制,甚至灭杀荒君彦的实力了!

  一旦荒君彦荒被镇压或者被抹杀,那剩余的死界鬼族和死灵,更加不可能是姜云的对手,也就意味着死界这次将会死伤惨重,甚至是全军覆没。

  而这代价之大,哪怕是他也有点无法承受。

  想到这里,森罗看向了道尊道:“我收回刚才的话,你的底牌,可以准备动用了!”

  道尊没有说话,默默的点了点头,阴沉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姜云。

  与此同时,界海深渊之处的苍茫也重新睁开了眼睛,将目光看向了天空之上的姜云和九族圣物,喃喃的道:“二次寂灭!”

  从始至终,只有苍茫最为清楚,姜云被荒君彦的那一掌击中之后,并非是真正的陨落,而是开始了身体的二次寂灭!

  甚至,姜云之所以要燃烧灵魂,固然是为了能够抗衡荒君彦,但真正的目的,却是为了加快他自身的二次寂灭!

  要知道,身体经过一次寂灭之后,必须要经过一段相当漫长的适应期,才有可能去进行二次寂灭。

  毕竟,寂灭之后的身体,不管是对于寂灭之力的掌控,还是对于身体各方面素质的提升,都要有个熟悉的过程。

  连续寂灭,寂灭族中也并非没有人尝试过,但无一例外,全都失败。

  失败的结果,就是真正的彻底寂灭。

  甚至于,就算当年寂灭族中最强大的灭域之主,也不敢连续让身体进行寂灭。

  可是姜云竟然在短短数个时辰之间,就连续进行了两次寂灭。

  这种疯狂的行为,就如同荒君彦的执着一样,让苍茫都感到了可怕!

  而且,在苍茫想来,姜云这次肯定也会失败,可没想到,姜云竟然成功了!

  完成了身体二次寂灭之后的姜云,他体内的寂灭之力,更是能够同时操控所有的九族圣物!

  此时此刻,姜云长发飞舞,目光如电,置身在九座圣物的保护之中,让他看上去就如同神灵一般,高高在上,不可冒犯。

  荒君彦深深地注视着姜云,缓缓开口道:“即便你召唤出了九族圣物,也无法杀了我。”

  “因为,我不能死,我不会死,我要保护我的族人!”

  “嗡!”

  荒君彦身周那始终环绕的十一道荒纹,骤然疯狂舞动,并且没入了他自己的身体之中。

  顿时,他身上的荒纹越来越多,而且这些荒纹的样子,各种各样,和他自己的荒纹完全不同。

  这些荒纹的出现,让荒君彦原本就无比庞大的气息,赫然又开始了攀升,他的实力,在变得更加的强大。

  并且,这些荒纹竟然还在彼此的交错融合,就像是无数根藤蔓一样,以极快的速度生长到了一起,渐渐的凝聚成了一株无比巨大的参天古树。

  古树盘根错节,枝繁叶茂,每一片树叶之中,似乎都有着一个荒族族人的身影在不断晃动。

  对于这一切,别人或许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姜云和荒图却是心知肚明。

  这是荒族最强大的一招,也是保命的一招。

  荒族族人的荒纹,能够互相组合。

  而在这种组合之下,就等同于将每个人的实力,叠加到了一起。

  显然,面对九族圣物的出现,面对此刻的姜云,荒君彦意识到了单凭自己的实力,或许不是姜云的对手,所以竟然抽取了自己体内所有荒族族人的荒纹。

  这样一来,就等于是他在凭借着整个荒族的力量,来对抗九族,对抗姜云!

  看着荒君彦身体之上那株古树越来越凝实,姜云轻轻的摇了摇头。

  荒君彦的执着已经无可救药。

  此刻他以荒纹凝聚成的这株古树,就代表了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这古树,分明就代表着他自己,他要用自己的身体,去永远的为整个荒族遮风挡雨!

  姜云也终于轻声的开口道:“荒君彦,正如我刚刚所说,我对你所做的一切,虽然十分的敬佩,但是,我也有我要守护的人。”

  “这其中,同样包括了你们……荒族!”

  这句话,让荒君彦的眼中明显闪过了一道光芒,似乎有点不解姜云话中的意思。

  不过不等他想明白,姜云已经蓦然伸手,朝着荒君彦一指点出。

  九族圣物齐齐颤动,九族的印记纹路,从九件圣物之上散发而出,汇聚在了一起,如同狂风骤雨一般,齐齐向着荒君彦镇压而去。

  荒君彦也是牙关一咬,身体之上那已经无比凝实的古树,猛然剧烈晃动,狠狠地迎向了那落下来的九族之力。

  以一己之力,去抗衡九族圣物之力!

  这是何等疯狂的事情!

  “轰隆隆!”

  震天的巨响,响彻在整个山海界内,响彻在每个人的耳边,巨大的撞击之力让整个山海界都随之疯狂震动。

  无尽的光芒将荒君彦和姜云的身体完全淹没,使得任何人都无法看清楚光芒之中的情形。

  但所有人却依旧竭尽所能的瞪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光芒之中。

  直至片刻过去,光芒才渐渐的暗淡了下去。

  其内,已经没有那株参天古树,也没有了荒君彦的身形,只有九道彩色的光芒,如同彩虹一般,横亘天际,美丽无比。

  姜云,则是站在那彩虹之上,俯瞰着下方,口中喃喃的道:“不经历风雨,又如何能够看见这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