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二章:重伤的爷爷家的大门依旧还是那般富丽堂皇,但是,此时却变的鲜血淋漓,只不过一看,这林隐就已经明白的知道了,这段时间之中,林家必然陷入到了苦战之中。

哪怕就算是城主府不至于沦陷,这时候的林家,也都必然会是损失惨重,一个侯爷,王朝的侯爷发动全力进攻一个本身就不算很是强大的家族,其结果的必然性到也都很是明白了。

只是,当看见这些的时候,林隐的心中却依旧还很是不好受,多少年来,哪怕就算自己灵魂穿越,对于林家的归属感却也还从未减少过,现在在看看这等情况,换做是谁,谁的心中都会有些难受不是?好在,之前杀掉了对方的一个大将,这令小子的心中稍微舒服了些,也就是因为这样,这厮,才能够很是平和的站在了自己家族的面前。

“这就是林家啊!可惜,现在已经到处都是鲜血了。”有些苦笑的摇摇头,之前的拓跋藏锋心中就已经知道林家的惨案了,现在在看看这画面,心中开始变的有些惋惜起来,这也正常。

毕竟,这是自己最好兄弟的家族,他拓跋藏锋虽说并不是眼高于顶,但是真正认可的兄弟却没几个,林隐,就是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在他心中,早就已经将林隐的家族看成是自己家了。

可是第一次来,却要看横尸遍野的林家,这明显不是他想要的,但是这却也还是必须要去看的不是?无论心理是多么的难受,在这种时候,他都必须要承受起来。

因为,自己的兄弟现在指不定比自己更加难受,要知道,不管自己是不是真的将他的加入当成是自己的家人,这里,都是他林隐的家不是?永远也都无从改变的事实,也必须要去拯救。

或许,家族之中还有些危险,或者本身就还有些困难,但是,之前的林隐已经有心理准备了,这一点,自始至终也哦度未曾改变过丝毫,可是,当看见这大门上鲜血的时候,他却很难受。

多少年不曾看见这种表情了,而这大门上的血迹,不用想也都知道是那林家所留,自己的家族饱受摧残,甚至于有可能现在已经快要覆灭了,这换做是谁,心中若是说不难受也都不可能。

可是,他却还是要整理好情绪一点点的慢慢来,毕竟,事情到了现在这种节骨眼上,无论换做是谁,心中也都多多少少算是明白了,自己这一次回来,必然会是主力。

要是自己在出什么问题的话这林家就真的没几个人可以拯救了不是吗?这一点是他所不想要看见的,相信,自己也都同样不想要看见不是?哪怕就算是拓跋藏锋,这时候也都一阵后怕。

不管最终到什么地步,这样的情况也都可以说是很少有人敢去想的好不好?林隐,此时正看着这大门上的血迹,甚至于这双眼睛都开始变的有些猩红了起来,多么痛的感觉啊。

终究,这家伙还是第一时间踹门而入,不管自己的家族成了什么样,这都终究还是自己的家族,自始至终,这也都还是没改变过的事实,所以,这个时候的林阴,已经做好了一切失败的准备,不管最终的结果是什么样自己都必须要承受,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早一点承受和晚一点承受又有什么区别呢?反正,自己这一次算是回来了,那就算是不能改变局势也都能拼一次。

一股股看上去残垣断壁的样子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几乎整个林家,在这个时候都找不到一块好的地方了,那本身巨大院子里面的假山,仿佛已经被那强有力的力量给轰碎了。

整个地面上就找不到一块好石头了,而这里面,还存在着不少的人类,一个个都很是痛苦的样子,却就连住的地方都已经完全损失殆尽了,那坡就算是受伤,也都只能在外面歇息。

几乎所有人,在这大门打开的瞬间,都一个个面怀仇恨的看着他们,只是,一看这并不是之前那些军队,在这个时候脸色也都开始缓和了不少,显然,这群人到或许不是敌人。

“你们是谁?为何进入我林家大院?”显然,或许是这段时间拼的实在是够长了,几乎所有的林家弟子,在这个时候都表现出了一脸的浸提,至少,这群人当中没人他们认识,这到底是敌人还是朋友可就不好说了啊,要是一个不小心真的欢迎了自己的朋友,这换做是谁,谁也都很难受得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好不好?换做是谁谁不浸提?尤其是那些所谓的强者,更是这样。

他们,算是明白了,林家在强盛的时候,这里尽是那些讨好他们的人,可以说是声势壮大,但是一旦他们现在遭受强敌的时候,真正不吃里扒外帮助他们的人,这却也绝对没有多少。

林家大院现在已经变成这番麽样,说实话,不管是谁都还是有些痛心疾首的,但是,这时候这种事情那就算是说说也都不可能,怎么可能在此时表现出来呢?林隐自己的心中很是悲愤,可是在这种极端的时间段之中要是想要做出一些事情来,这也就都只能依靠自己的身份了,没有了林家弟子的这个身份,现在那草木皆兵的林家弟子绝对会第一时间冲上来。

当然了,在这种时间段之中,林隐到也都没有直接表现出多么强烈的表情,只是有些冷眼的看着这周边的强者,最终还是说道:“我是林家弟子,你们现在怎么弄成这样?”

显然,这第一次表明身份之后,这家伙的眼神之中就开始有热泪了,多少年来,自己都想要在这林家之中做出一些事情,但是现在在看看此时的林家,若是元气大伤这绝对一点都不为过。

一个王朝的侯爷,这就能够将自己的家族弄成现在这样子,小子丝毫不怀疑,要是自己在晚回来半个月的话,那就算是之前自己的家族在怎么强悍,最终也都只有凋零这一条路。

“林家弟子?”这里的,几乎都是那些外围的林家弟子,之前一直都在外地,只不过是因为林家有难,这才第一时间赶回来的,其中还陨落了不少,一听这个时候的林隐说自己也都是林家弟子的时候,一个个脸上就都出现了喜色,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啊,看这群人,那坡就算大部分都是年轻一辈,可是,这样的力量,却也还是依旧不能小视。

要知道,整个林家之所以现在还没有被完全沦陷,这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林家人的团结,传闻,三个林家嫡系年轻一辈弟子除了老大林昆仑还在战斗之中,根本不知道家族之中发生的事情之外,其他的两个都已经接到消息了。

而现在在看看这里的年轻一辈,这不是正好就一个个都拥有很是强悍的实力吗?难不成是林衍或者林隐回来了不成,只不过就是这样一想,这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开始兴奋了起来。

“我认识他,他是三公子林隐。”忽然间,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子第一时间就大叫到,显然,这个时候是认出了林隐,整个人在此时一下就变的狂喜了起来,只要三个公子回来一个,这他们就还有机会不是吗?他们自己的实力不管是怎么样的,但是背后却都有强悍的势力好不好?只要他们一出现,这个时候的那天空之候也都不的不投鼠忌器了。

三公子林隐?

几乎所有人,在这个时候都开始变的极为狂喜了起来,林家弟子三个公子,现在不管是哪一个都可以说能足以带给他们骄傲了好不好?

当年在很多人的眼中都是废柴的三公子,现在被列为整个天衍宗之中最强悍的年轻一辈柱石之一,甚至于以后必然会成为天衍宗的主事人,这样的身份,换做是谁谁不羡慕?

而他,用了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就从一个废柴走到了今天的位置,在很多人的眼中,这三公子的天赋甚至于比自己的二哥大哥都还要强悍出一点也都不一定,现在他回来了,那就算是本身的实力不算是很强大,但是,在很多人的眼中,这却也还不是那天空之侯想杀掉就杀掉的存在好不好?

这样一个年轻一辈,那坡就算是在王朝之中也都可以说是极为少见的,大王都知道这个人了,要是这天空之候不顾规矩真的杀掉的话,这会引起大王的绝对不满的啊。

在这一点上,那怕就算是天空之候这也都不干轻易的做出决定,当然了,这对于他们林家来说,也都是个极大的振奋。

林隐到是依旧还和之前一样并不算很多话,只不过脸色依旧很是严肃,终究,这厮还是说到:“我父亲他们呢,我现在就要去见他们,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显然,这小子现在最为担心的还是自己的父亲他们。

要是真的他们都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林隐真的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和自己二哥交代了。

到时候,或许自己二哥真的会疯了也不一定。

他了解林衍的苦楚,在这个时候也都很是拥护自己二哥的决定,可是真的要是林家灭掉了,自己父亲和亲人都陨落掉了,到时候,相信二哥必然会不惜一切代价报复的。

他林家的人命是人命,难道天衍宗弟子的人命就不是人命了不成?所以,他很是拥护自己家二哥。

也就是因为这样,这个时候的林隐知道自己身上到底有多重的担子,但是这个时候在去想那些已经没用了,自己,必须要在短时间之内找到自己父亲他们。

“家主他们都还在内厅呢,不过,现在的内厅已经不能叫内厅了。”那人嘴角闪现出一丝苦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和面前的这三公子说。

说道这里,那人整个眼神都变的有些淡然了起来,这一次的战斗,不管怎么说,林家可谓都是损失惨重,甚至于就差没直接被吞并了,家主所得到的那个东西到现在也都还不知道是什么。

但是,大家却都团结一致对外,不管怎么样,这个东西是什么,也都是整个林家的,你一个外人想要拿走就要拿走,这岂不是太让人不爽了?

所以,现在那东西到底是什么这其实已经变的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是一次关乎整个林家尊严的战斗,那坡就算是站着死,这也都不会跪着生。

林家人都有傲骨,这一点是老祖宗传下来的,那怕就算是现在整个家族没落了,且还被这样的对手弄的元气大伤,但是,傲骨却依旧还在,这一点,自始至终这也都还是没有改变过的事实。

林隐点点头,这个时候到也都没必要在说什么很是重情义的话,毕竟,在他的眼中,这已经变的很是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早点摸清情况,在这样的时间段之中好好组织反击,这才是小子最想要的事情,当然了,最好能够让那天空之候付出相应的代价,这才是他的心中觉得最重要的事情,不管结果如何,这个时候的林隐自己反正是已经做好了和对方殊死搏斗的准备了。

一进入到那打听之中,果然,就和那些外围弟子所说的一样,这大厅,已经不能称之为大厅了,整个中间都淌满了伤员,缺胳膊少腿的,甚至于只剩下一半身体的,只要没死,这就都在这大厅之中。

顶棚,已经破了一个巨大的洞,一抬头都可以看见太阳和白云,而那最中间,则就是林家的那些本身还在掌权的人。

一个个嘴角都有着一丝鲜血,到是各个带伤,看上去那是一个要多的惨烈就有多惨烈,那种样子,看的林隐一下就有种想要哭出来的冲动。

这还是林家吗?整个一比难民营都还不如的地方,但是,这确确实实就是自己的家,自己当年那金碧辉煌的家。

“老三?”忽然间,在看见林隐的时候,那本身还是一个坚强父亲的林傲天瞬间就变的满眼眼泪了,多少年来,他最为疼爱的永远都是自己那三个儿子。

而对他来说三个儿子也都一直是他的骄傲,这次的事情,他很是清楚,只要他们知道就一定会回来的,但是一直一来他却阻止大家将消息传送初期。

因为他开始为自己的三个儿子担心,三个儿子大儿子自不用多说,现在还在前线,就算是怎么样也都不会知道的。

而后面的两个儿子,羽翼未丰,就算是回来了这也都还是无济于事的,所以,他想要保留这这林家的两个火种,根本不愿意他们前来。

但是,事与愿违,他们还是知道了,只要知道了,这就必然会在第一时间赶回来,他实在是太了解他们了不是吗?

看见自己的儿子站在自己的面前,他的心中十分欣慰,但是,在这个时候也都开始忍不住担心了起来,小儿子现在才出去一年,哪怕就算是本身的实力已经很强悍了,但是真正要是说足以战胜那天空之候,这也都还是不现实的,这个时候回来,这不是送死来的吗?

“你就不该回来啊。”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他实在是想要在死之前看看自己的儿子,但是儿子回来了,这还能走不成?显然,不管怎么样,这林傲天也都还是有些担心自己儿子安慰的。

“要是我们兄弟知道了自己家族已经危在旦夕了还不回来,这是人干的事吗?”林隐一脸严肃,很是镇定的说道,大丈夫事有可为有可不为,但却绝对不会抛弃自己的家族。

哪怕就算是家族在怎么令其寒心,这也都还是生自己养自己的家啊,再说了,林家对他林隐不簿。

“算了算了,你们年轻人也都有年轻人的坚持,既然都说道这份上了,父亲也不阻拦你就是。”其实,在说这些的时候,林傲天还是很欣慰的,自己的儿子不是白眼狼,这一点他在之前就知道。

但是现在在明明知道自己家族朝不保夕的情况下依旧还以身犯险,这样的感动也都是之前所完全没有的不是吗?要是说一点那种心思都没的话,那才是十分奇怪呢。

“爷爷呢?”林隐有些皱眉头的说道。

现在的林家,几乎就是靠着自己爷爷撑着呢,要是自己爷爷都出事了的话,那这林家,也就真的离消亡不远了,可是现在,却依旧还是没看见自己爷爷。

怎么能让林隐心中一点着急都没有?

“你爷爷身受重伤,现在已经昏迷不醒,就算是你见到,这也都没啥用了。”一说到这里,林傲天就有些自责,按照道理来说,家主他老人家就算是实力还比天空之候要差一点点。

但也不至于一次战斗之后就重伤不治,主要,还是因为自己这个儿子啊。

要不是救自己的性命,他会现在这般重伤不治吗?就差没当场陨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