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她睡吧,睡着了她不会胡思乱想。这样下去不行,她的意志会一点点的被摧残,直至瓦解。”秦漠轻轻的将她放下,盖上了夏末带进来的毛毯。

  夏末心疼不已:“那这样睡下去也不是办法。”

  “给她点时间吧。”秦漠此刻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夏末叹气,说道:“那我留下来陪她,她自己在这里,我实在不放心。”

  秦漠也有这个意思,他和夏末之间不需要说谢谢这么矫情的话,叮嘱了她几句后就走了出去。

  拘留室外面的走廊里,宁平波等一众人还在等着,众人一见秦漠出来了,都是立刻站了起来,宁平波迎上去道:“秦先生,请到办公室详谈吧。”

  秦漠嗯了声,在一众官员的拥簇下,和他们一起去了三楼的局长办公室。

  局长办公室里,储修文等四人还没有走,看到秦漠被拥簇着进来,储修文瞬间就进入了战斗模式。

  “秦先生,你请上坐。”宁平波非常郑重的请秦漠在临时搭建的会议桌的上首坐下。

  秦漠微微摇头,没有喧宾夺主的去坐首位,更没有要坐的意思,直接开口提出了两点要求:“宁书记,我有两件事拜托你。第一,储文成的尸体,不许解剖,不许法医破坏分毫。第二,任何人,包括储家的人,都不许把储文成的遗体领走。”

  第一个要求,储家人没有意见,他们也怕法医解剖储文成的尸体。但是第二个要求,听的吴淑珍立刻就炸毛了:“凭什么?老储的遗体凭什么不让我们储家人领走下葬?”

  “因为你们不配。”秦漠的目光冷冷的扫过他们四人的脸,像刀子一样锐利。

  储修文嗤的一声讽刺:“我们不配?我妈是我爸的结发妻子,我是我爸的长子。我们不配,难道你配?”

  “就是,我姑姑和我表哥不配,难道某些阿猫阿狗就配了?以为自己姓什么,也配插手储家的事。”吴世豪总算有机会扬眉吐气,卯足了劲的嘲讽秦漠和杜亦菡是阿猫阿狗。

  秦漠的眸光冷若寒潭,下一秒,他就原地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等到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耳边已经响起了吴世豪的惨叫声。

  “啊……”

  凄惨的叫声还伴随着骨头断裂的声音,吴明达整个心都揪了起来,护犊心切的就朝秦漠扑了过去:“放开我儿子。”

  嘭!

  不等他扑上来,秦漠就已经飞起一脚踹在了他小腹上。

  咣当!

  吴明达的身体倒飞出去,直接砸在了办公室厚重的雕花木门上,又噗通一声被反弹到了地上,整个人疼的蜷缩了起来。

  一众高官惊的瞪大了眼睛,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眼睁睁看着秦漠拧断了吴世豪的胳膊,又踹飞了吴明达。

  “住手!”储修文反应了过来,怒喝一声:“秦漠,你好大的胆子,你再敢动他一下试试!”

  “呵呵……”秦漠一脚踢翻吴世豪,用力的踩在了他的胳膊弯处,只听咔嚓一声,吴世豪再一次惨叫了出来。

  众高官:……

  储修文差点气晕过去。

  吴淑珍心疼侄子,指着秦漠咆哮:“你个疯子,你敢当众伤人。王局长,你再不把他抓起来!他都敢杀人了。”

  王局长冷汗连连,就是秦漠当着他们的面杀了吴世豪,他也不敢让人抓他啊。

  “抓我?我看谁敢。”秦漠嘴角扬起残冷的笑,脚跟一转,狠狠的踩在了吴世豪的膝盖上。

  吴世豪的惨叫冲破了屋顶,响彻在整个警局的上空。他快疼死了,这种生生被踩断膝盖骨的疼,简直堪比凌迟。

  “世豪!”吴明达差点晕过去,他的儿子被人当着他的面折磨,他竟然什么都做不了,这种诛心的感觉,实在比一把匕首扎进心脏上还疼。

  “你你你你疯了,你疯了。你凭什么在这里耀武扬威,宁书记,你看不到吗?他要杀人了,你们就眼睁睁看着无动于衷吗?”吴淑珍歇斯底里的再次咆哮。

  宁平波:……

  宁平波手里还捧着护国勋章的锦盒,他哪儿敢在秦漠盛怒的时候阻止,那不是找死么。

  “凭什么?”秦漠笑的宛如地狱恶魔,他的一只脚从吴世豪碎裂的膝盖骨抬了起来,又缓缓的移向了另外一条完整的腿上。

  随着他这个动作,所有人屏气凝神,几乎可以预料到,吴世豪的这条腿又不保了。

  吴世豪已经疼的意识涣散要晕过去了:“表哥,救、救我。”

  “秦漠,你别乱来。你今天敢杀了他,我一定要你偿命!”储修文暴怒,几乎跳了起来。

  c‘最ho新aJ章…y节T上)E酷lC匠}#网0

  “呵,杀了他,我怕脏了自己的脚。”秦漠冷笑,视线看着他们母子:“我告诉你们,我凭什么敢这么做。就凭我姓秦,我秦漠今天就在这里弄残了他,看谁敢说一个不字。”

  话音落下的瞬间,一脚也已经狠狠的踩了下去。

  “啊……”吴世豪尖叫着晕了过去。

  “世豪!”

  “世豪!”

  吴明达和吴淑珍的惊叫声同时响起,吴淑珍扑向了吴世豪,哭的无比凄惨。

  储修文恨的咬牙切齿:“秦漠,你、找、死!”

  秦漠冷嗤,俯身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储修文,这是利息。你的命,是我留给亦菡的。给秦仇当狗之前没有打听过他以前养的狗都是怎么死的么?”

  储修文被羞辱的怒意滔天:“秦漠,你不就是仗着有护国勋章,如果没有了护国勋章,你什么都不是。”

  “没有护国勋章就什么都不是的人不是我,绕了这么大一圈,他不过就是想要护国勋章。回去告诉你的主子,护国勋章,我给他。”秦漠语气傲然,丝毫没把护国勋章当成他的护身符。

  储修文一怔,他没有想到秦漠这么快就明白了秦仇的目的,并且他都还没有说,他就这么爽快的答应交出护国勋章了。

  这与他和秦仇预料中的过程有不小的出入,原以为秦漠会犹豫挣扎,想尽一切办法也要留住手里的一张底牌。为此他们布局的时候十分缜密,没有留下任何能让秦漠翻盘的机会,就等着他主动交出护国勋章来交换杜亦菡的命。现在秦漠如此配合,储修文都怀疑他是不是有什么阴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