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包裹全身,张弛飞驰在帝国的上空。

  “要去哪?”火灵问张弛。

  张弛一阵沉默,最后道:“先回我家看看吧。”

  “好。”火灵答应一声,按照张弛的指示飞向张家的方向。

  不一会,张弛便降落在家门口的一棵大树上,从高处能够把院中的一切尽收眼底。

  张弛看到院子里都是帝国的士兵,地上的血迹已经打扫干净,而一个地中海的中年人正在院子中央指手画脚的发号施令。

  张弛认得,那是二长老魁天。

  张弛心想:“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二长老他投降了?”

  火灵看出张弛的心事,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

  张弛道:“没什么,那个人是我家的二长老,现在却在指挥帝国的士兵。”

  火灵看看院中的二长老,对张弛道:“这还用问啊,肯定是叛徒呗。孩子,面对生死有很多人会选择背叛自己的主人,知道吗?”

  张弛没有表态,他还是不愿意相信二长老是这样的人。

  又过了一会,张弛还是愣愣的看着自家的院子发呆。火灵有些不耐烦,对张弛道:“小子,下一步去哪?”

  张弛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火灵道:“你和皇帝杠上了,恐怕这里你呆不了了吧,我看到帝国外躲躲吧,你还有别的什么亲戚吗?”

  张弛还是摇摇头。

  火灵拍拍张弛的肩膀,安慰道:“坚强点,事情都会过去的,哥我四百年不也就挺过来了吗!事情都会有转机的。”

  张弛看看火灵,很感谢他的安慰,道:“那你说我们去哪?”

  火灵道:“我也不知道啊,现在大陆是什么情况,翔云帝国还在,祥龙帝国还有吗?鬼域还有吗?”

  张弛点点头道:“都有,黑龙帝国也有。”

  火灵道:“那你选吧,去黑龙还是祥龙,鬼域那地方太危险,不适合你。”

  张弛思索了片刻,道:“去祥龙吧,听说那里佣兵团比较多,说不定有人招我做个军师啥的。”

  火灵点点头,道:“好的,那就去祥龙帝国,不过在那之前,我有个礼物送你,就当是你帮我脱困的礼物吧。”

  张弛看看火灵道:“什么礼物?”

  火灵神秘的道:“拿到你就知道了。”

  说罢,火焰再次包裹张弛全身,张弛飞上天空,朝南面飞了下去。

  飞了一个时辰左右,火灵和张弛降落在一个山上的山洞前。

  火灵这般高速的飞行,真是让张弛不太适应,落地之后头晕恶心不已。

  火灵对张弛道:“此处叫麒麟山,属于两国的公有地段。过了这里就是祥龙帝国的地盘了。这里是火王大人当年闭关的地方,你可以进去看看。”说着,便带着张弛走进洞中。

  张弛嘴巴张的老大,吃惊地问火灵道:“就这么一会儿都飞出祥云国了!你飞的是不是太快点了!”

  火灵没有回答,看着洞中的一切若有所思的样子。

  山洞的里面很宽敞,正中有一个石台,看来是当年火王坐过的地方。角落里放着一个大铁箱子,不知道里面放的什么。

  火灵来到箱子前,伸手打开箱子的盖子,从里面拿出两卷卷轴递给张弛,道:“这两个送给你,对你是有帮助的,其他的你都练不来,拿着也没用。”

  张弛接过卷轴,展开看看里面的内容,只见一个上面写着“裂骨手”,另一个写着“鬼影附形”。

  张弛看着手中的卷轴,疑惑的问火灵:“这...我练不了武功,给这个有什么用。”

  火灵一边在一旁挖着地上土,一边道:“仔细看看,这两套武技是不需要内力支持的。你这样的人恐怕以前也有过,而且人家应该也练武了,还创造了这两门武技。”

  张弛眼睛一亮,道:“是吗?还有这样的武技,那真是谢谢火灵大人了。”

  “叫我阿火就可以了,原来火王大人就这么叫我。”火灵一边说这,一边从地下挖出一把大刀,大刀通体红色,刀身上有烈焰花纹,看起来很威武。

  “给,这个你也收着,出来闯荡江湖没有个兵刃哪行,这是火王大人当年使用的烈焰刀,后来他老人家神功大成,不需要刀了,就给埋了。你没有火劲,就当普通的刀用吧。”火灵把道递给张弛。

  张弛接过刀,感觉很重,一脸尴尬的道:“我也不会练啊。”

  火灵很不耐烦的道:“不会学啊,有我火灵在,包教包会。想学不?”

  张弛猛点头,从小到大都没有想过练武的他此刻有点脱胎换骨的感觉。

  收起烈焰刀,火灵道:“我们走吧,其他的武技你都练不了,就放到这吧。”

  张弛点点头,走出洞外。

  “祥龙帝国,走着!”火灵说着,包裹住张弛的身体,腾飞而去。

  飞了没多久,张弛便降落在一片林子外围的一个木屋前面。火灵对张弛道;“这里就是祥龙帝国的魔兽森林啦。这里都是三十级以下的魔兽,不过对你来说都和死神差不多,你还是小心点。另外,小心佣兵团,他们大多是冷血的杀人狂。我要休息会儿了,有事你叫我。”

  张弛答应一声,火灵窜入张弛的衣服口袋中,不再出声。

  张弛走到木屋前,袅袅的炊烟从木屋的烟囱中飘出,张弛的肚子猛地一阵空虚感传来,紧接着惊天动地的一声便从张弛的肚子里发了出来。

  张弛摸摸自己的肚子,自言自语道:“别急,咱们这不就去找吃的了吗。”

  走上台阶,张弛敲了敲木屋的门,一个慈祥的老妇人打开了木门,一阵饭香从屋子里传出。张弛肚子又不争气的开始叫唤起来。

  张弛有点难为情的对老妇人道:“婆婆,我迷路了,能不能给我点吃的,让我休息一会。”

  老妇人对张弛一笑,道:“来吧,我的孩子,饭菜刚准备好,你挺有口福的。”

  张弛谢过老妇人,随老妇人一起进入屋中。

  屋中的摆设很简单,一张长条的桌子,几把破旧的椅子,剩下就是柴火啊,锅碗瓢盆一类的东西。一楼几乎都是厨房和饭厅,楼梯后面是仓库。看样子二楼才是睡觉的地方。

  老妇人笑道:“来,小伙子,坐,你是哪里人,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里有很多的狼,你小小年纪可不要自己在森林里瞎跑啊。”

  张弛一笑道:“我家就住在林子附近的魔晶镇,我出来瞎逛不小心迷了路,多谢婆婆能让我在您这休息一夜。”

  “没关系,我就和我儿子两个人住在这里,他昨天进林子打猎去了,估计要明天早上才能回来。你就住他的房间吧。”老妇人道。说着,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上了桌,张弛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欲望,才没有吃的太失礼。

  吃完之后,张弛将碗筷刷洗干净,对老妇人道:“婆婆,还有什么活儿我可以帮你干。”

  老妇人笑笑道:“不用了,孩子,你去休息吧。这些粗活我自己干就可以了。”

  点点头,张弛准备到二楼去休息。

  剧烈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老妇人打开门,一个浑身是血的青年闪身进了房间。刚进来便瘫坐在椅子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老妇人惊慌失措,道:“你这是怎么了。”

  青年平复了一下呼吸,对老妇人道:“妈,别问了,我今天捡了个大便宜,我怕被人发现,赶紧跑回来了。”

  老妇人一脸疑惑的道:“什么便宜,你不会做了什么害人的事吧。”

  青年从兜里拿出一个物件,放到桌上,对老妇人说:“我哪能害人啊,今天我正在设置陷阱,突然一头战狼跑了出来,对着我便开始攻击。我当时吓坏了,以为必死无疑了,那可是头三十级的战狼,这森林里的霸主。”喝了一口老妇人端过来的水,青年继续道:“我左躲右闪,没有让他抓到。我这才发现它已经受了重伤,几乎已经失去了战斗力,我就想拼一拼试试,没想到一来二去它居然踩到了我的陷阱,哈哈,我得到了一个三级魔晶,老妈,三级魔晶,最少也能卖五万金币啊,我们不用再受苦了。哈哈!”

  回头一眼看到张弛,青年一下子收敛了笑容,一把将桌上的魔晶揣入怀中,问道:“你是谁,怎么在我们家。”

  老妇人有些责怪的道:“别把人家孩子吓坏了,他迷路了,晚饭的时候来说想休息一下,我就让他留下了。”

  “哦。”青年仍然警惕的看着张弛,张弛倒是没有什么表情,魔晶什么的对他来说一文不值。

  老妇人担心的道:“那打伤了狼的人呢,他们不会找到咱们吗?”

  青年一笑道:“没有,我这不连夜跑回来了吗。谁也没看到我。放心吧,老妈。”

  老妇人长处一口气,道:“既然这样,那就早点休息吧,你去洗个澡,看你浑身是血的。你今晚就睡柴房吧,让这个小兄弟睡你的房间。”

  √n最◇A新Fn章节Dm上酷匠nK网Il

  青年答应一声,走到后面去洗澡。老妇人示意张弛也早点休息,张弛点点头走上二楼,找到青年的房间,一头扎到床上,就在脑袋碰到枕头的瞬间,张弛便失去了意识。

  第二天早晨,张弛睁开眼睛,发现天已经大亮了,走下楼梯,看到老妇人已经做好了早饭,正微笑着看着张弛。

  “早上好,婆婆。”张弛主动向老妇人打招呼。

  “早上好,小伙子,快来吃早餐。”说着便招呼张弛下来吃早餐。

  吃着早餐,老妇人问道:“昨天忙活半天我还没有问你的名字。”

  张弛笑笑道:“我叫张弛。”

  “哦,张弛,挺好的名字。”喝了口稀饭老妇人继续道:“那个大个子是我的儿子,叫林强,我们都管他叫木头,平时不努力工作,尽想着耍点小聪明不劳而获。”

  “大哥看上去不错,起码是个孝顺的儿子,不是吗?”张弛道。

  老妇人点点头,继续吃着早餐。不一会,林强也从后院出来,招呼也没打就坐下来一阵狼吐虎咽。

  老妇人对林强道:“一会吃完了去给我买点东西,顺便把这孩子送回家。”

  林强一脸不愿意的道:“老妈,我昨天跑了大半天,又和战狼搏斗,现在骨头都快散架了,我就不去了好不。”

  张弛对老妇人笑道:“婆婆,买什么我去吧,我休息了一夜,体力已经恢复了。”

  老妇人看看自己的儿子,摇摇头,把篮子和钱递给张弛,嘱咐好要买的东西,张弛问好路线便赶奔不远处的魔晶镇而去。

  一番采买,天色已近中午时分,张弛拿着买好的东西回到木屋前。

  敲敲门,没有人答应,也没人来开门。

  又用力敲了敲,还是没有反应。

  张弛感到情况有点不对劲,用力把们撞开,一股血腥气扑鼻而来。

  只见老妇人趴在饭厅的地上,而林强,则趴在楼梯上。

  两人都已经气绝多时了。

  张弛抱起老妇人的尸体,尸体已经冰凉,看来已经死了一段时间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总是碰到这样的事情。”张弛的眼泪夺眶而出,抱着老妇人的尸体泣不成声。

  哭罢多时,张弛把两具尸体拖到后院草草的掩埋起来。此时的张弛,眼神变得极其冰冷,看着老妇人和林强的坟墓,心中暗下决定。

  “此仇,我张弛也一并收下了。婆婆,等我为你报仇。”

  转身离开木屋,少年的背影忽然变得无比坚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