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公主殿下

  击败了张弛,虚弱的萧震跪倒在地,双手也拄着地大口的喘着粗气,透支内力让他浑身开始狂冒虚汗,身子一起一伏,整个人看起来虚弱无比。

  后面的佣兵已经被惊的不知道该干什么好了,一个个站在那里发呆。

  喘了一阵,萧震扯掉已经湿透的头巾,一头黑发披散而下,也早已被汗水浸透。回过头来对手下们喊道:“还都愣着干什么,把剩下那个蛋拿着,看看那小子死没死。”

  佣兵们这才如梦方醒,几个人赶紧跑到前面,拿起剩下的一枚狼蛋,另有几人准备去检查张弛的情况。

  就在此时,树上一人如燕子一般俯冲而下,一掌拍到萧震的头上,力道之猛,萧震的脑袋应声碎裂,连声都没吭一下,扑倒在地,满脸是血,绝气身亡。

  佣兵们大吃一惊,定睛一看原来是刚才被人强行带走的小公主田佩儿。

  佣兵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都愣愣地看着小公主。

  小公主眼睛冷冷的扫视众人,道:“看什么,也想死在这里吗?”紧跟着,四道身影从天而降,落到小公主身边,八只眼睛冷冷地盯着众人。

  放下狼蛋,佣兵们慢慢地开始往后退,待到拉开一定距离后,最后的几人带头狂奔了起来,紧跟着所有人都没命一般的向林子逃去,就好像最后的会被无情干掉一样。

  小公主看佣兵们都逃走了,看看躺在地上早死多时的萧震,道:“呸!败类!活该!让你对我出手!”

  &O最@新w$章$节#上酷N+匠P网

  身旁一位五旬模样中年人有些责备地对小公主道:“公主殿下,他可是连峰的外甥,你这么杀了他,回去怎么交代啊!”

  小公主斜眼睛看看中年人道:“枪叔,此事我说用你交代了吗?”

  原来这四人便是祥龙帝国著名的“刀枪剑戟”四大高手。今日小公主偷出皇宫,四人得知赶紧出来寻找,刚才便是这枪卫看到有人厮杀,小公主居然也在其中,怕小公主受到伤害,赶紧把小公主带离了现场。没想到小公主半路居然挣脱了他,自己又跑了回来。

  被称为枪叔的中年人一时语塞,忙到:“属下不敢,只是皇帝陛下又要费一番口舌。”

  小公主道:“哼,刚才他还想杀我呢,你没看到吗?你不会说我是为了自卫吗?”

  枪卫不敢再多说,只好诺诺称是。

  小公主看枪卫不敢再多嘴,也就不再追究,对身边的剑卫道:“剑叔,你看看那小子还有气吗!”

  剑卫走到张弛身边,摸摸了张弛的手腕,有摸摸心口,道:“还有点热乎气!”

  “好,带上他,刀叔,你拿上那个狼蛋,我们回宫了!”公主道。

  枪卫又道:“公主殿下,这可使不得啊,这小子是什么来路我们也不清楚,贸然带进皇宫,成何体统啊!”

  小公主不耐烦的道:“你回去以后就去鬼门关当守将吧,唠唠叨叨烦死了!”

  鬼门关乃是祥龙帝国与鬼域交接处的守关,地处边境,环境十分恶劣,经常都要和鬼域的亡灵族开战。

  “这~~~属下知错!”枪卫一听要让自己去戍边,再不敢多说。

  走到战狼身边,小公主一脸的悲伤,对这战狼的尸体道:“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你安息吧,你的孩子我会把他养大的,仇人也被我杀掉了,你安心上路吧。”

  一番悼念,最后五人背着张弛,抱着狼蛋,回奔皇宫朝阳城而去。

  ****

  待等张弛苏醒之时,已经是一天一夜之后了。

  张弛最后的感觉自己好像砸进了什么东西里,粘稠的液体包裹住了自己的口鼻和全身,自己瞬间便不能够呼吸了,接着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弛被身上一股一股的剧烈疼痛给疼醒。只感觉身子里面好像一点点的裂开了一般,胸口中掌的地方也如火烤一般痛苦难当,就在张弛刚刚明白一点的时候,后背中心位置一阵剧痛猛的袭来,张弛眼前一黑,就又昏迷过去了。

  等再睁开眼睛,天已经亮了,身上剧痛的感觉也已经没那么强烈了。

  对对眼神,张弛发现床边坐着一个打盹的小姑娘。此时脑袋正一下一下的向下晃动,像个磕头虫一般,显然是已经困极了。

  张弛试着张了张干裂的嘴唇,发出的声音连自己都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发出的。

  “水~~~~~”张弛发出了一种连沙哑都算不上的声音,就好像锯条锯木头一般。

  小姑娘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没有醒过来。

  “水~~~~~~~”拉锯的声音更大了。

  “啊!”小姑娘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揉揉眼睛看看已经醒来的张弛,猛地起身向外跑去,还边跑边喊道:

  “醒了,醒了,赶紧禀报公主殿下!”

  张弛叹了口气,心想:“先给我拿点水不行吗?”

  没过多一会,一堆人从外面进到屋里,张弛侧过脑袋看向门口,发现一堆侍女簇拥着一个华服少女出现在门口,正一脸关切的往床边走来。

  来人正是小公主。

  走到床边,小公主坐到床边的凳子上,好奇的目光仔细打量着张弛的面庞。

  张弛被盯的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扭过头去,避开公主的目光。

  侍女们都笑了起来,交头接耳互相议论。小公主脸色一沉道:“都给我安静点!”众侍女这才安静下来,垂手站立在一旁。

  小公主再次看向张弛,关切地问道:“哎!你叫什么名字?”

  张弛有点快要抓狂了,他的嗓子都要冒烟了,就希望赶紧喝点水,要不是身子不能动,他早就冲到桌子边拿起水壶一顿猛灌了。

  “水~~~~~~”又是一阵拉锯声。

  “什么?”小公主没听明白。

  张弛使出全身的力气,胳膊肘一用力猛地支起了身子,喊道:“水~~~~~”声音比拉锯声还难听了。

  “哦!哦!水!赶紧,赶紧给拿水!”公主终于听明白了张弛在喊什么,赶紧让侍女给张弛拿水。

  侍女们手忙脚乱地把水壶递到张弛身前,张弛抓起水壶,里面的水温凉适中,正好解渴,张弛嘴对嘴长流水一顿猛灌。

  公主看张弛的样子有点担心地道:“慢点,慢点,别呛着!”

  张弛喝了大半壶,感觉无比满足,喉咙里冒火的感觉也不那么强烈了。

  放下茶壶,张弛问道:“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在这呢,我不是被萧震给打败了吗?”

  公主笑了笑道:“这是朝阳城,是我们翔云帝国的皇宫。”

  张弛有点吃惊,四下当量一下屋子的摆设,这才发现果然是金碧辉煌,不同凡响。

  “那姑娘您是???”张弛有点胆怯的问,他似乎感觉到眼前这个少女不是一般人。

  公主笑道:“我呀,我就是翔云国的公主田佩儿。”

  “啊!!!”张弛的心差点没从嘴里跳出来,赶紧就想从床上爬起来给小公主施礼。

  张弛虽然落魄至此,但是从小便在大家族长大,宫廷礼仪自然是懂得。

  公主赶紧把张弛按住,道:“行了,你醒了就好,我看你为救那头雌狼不惜舍身犯险,深感钦佩,这才救了你回来。”。张弛刚才确实也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此刻便是想挣扎也是再使不出半分的力气,也就顺从地躺了下去,大口地喘着粗气,平复自己的心血。

  平静了一会,张弛虚弱地对公主田佩儿问道:“请问公主殿下,那个萧震现在如何了?”

  “已经被我杀了。”公主淡淡地道。

  张弛大吃一惊,眼前这美丽柔弱的少女说起杀人居然这般的随意,果然不是一般女子。

  其实张弛自从家族被毁,对待皇室就再没有什么好感,此刻见到小公主也只是耐着性子,毕竟小公主救了自己的性命。但是一听小公主说起杀人如此的自如从容,心中不免又怒意大盛,暗道:“皇家的人果然都是无情冷血之人,杀人从来都和吃饭喝水一般简单!”

  想到此,张弛便再次挣扎起身,想要站起离开。

  田佩儿看到张弛突然的举动,赶紧扶住张弛,问道:“哎!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疯了!难道杀了那个败类你还不愿意了不成?”

  张弛挣扎着甩开公主田佩儿的手,一抱拳道:“在下一介草民,多谢公主殿下救命之恩,再下日后定当报答。现在....”刚说到此,张弛的胸口被击伤处又是一阵钻心疼痛,让他无法再继续说下去。疼痛之下,张弛一手拄着桌子,一手捂着胸口,剧烈地呼吸着,大颗的汗珠又径自从头上抵了下来。

  田佩儿一看张弛这番模样,赶紧劝他道:“你这人可真怪,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你,怎么突然就要离开!你这样的情况现在能走吗?”

  张弛忍着剧痛,对田佩儿一阵惨笑,道:“呵呵,在下如何就不劳公主殿下挂念了。”说着便又往门口艰难地挪去。

  田佩儿心中着急,可是又不好上去在进行阻拦,在一旁急的直跺脚,可是却一点办法没有。

  正在张弛就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外面的传事官的声音传了进来:

  “太子殿下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