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金角魔鳄的电击南宫煌并没有施展轩辕伏太虚剑式与他硬碰硬,刚刚一系列全力而为已经消耗了他很多元力,此刻已经有些无力维系的感觉。

  不过他还有其他更好的化解招数,那就是逍遥剑诀的最高剑技逍遥天下,这一招威力上虽然无法和轩辕伏太虚相提并论,但它的优势却在于能让施术者在短时间内身法和速度提升数倍,此刻运用这招正是南宫煌最佳之选。

  拼着略微受了些创伤的代价,南宫煌利用逍遥天下剑式将金角魔鳄这一必杀之击抵挡下来,不仅如此,他主要是借助这一招提升速度和身法,特别是在半空之中不好借力的情况之下,施展这一招能达到如履平地的效果,让南宫煌一瞬间便落到地面,然此刻金角魔鳄才刚刚向下落去。

  “好机会!”南宫煌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立即将残余的元力一瞬间爆发出来,强行施展出轩辕伏太虚,对准金角魔鳄的腹部便袭击而去。

  “草他老母,那小子真是为战斗而生啊!”敖苍穹看到这一切,吓得面如土色,毫不犹豫的拿出破阳梭,将残余的元力全部注入进去,对准南宫煌便轰击过去。

  {R酷}匠;网S正@"版首发X

  “主人小心!”紫璃发现到威胁立即提醒道。

  “拼啦!”但这种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尽管南宫煌如果现在将剑式掉转方向可以轻易化解敖苍穹的破阳梭,但却失去了重创金角魔鳄的机会,一旦等他们俩再度联合起来,以南宫煌现在的状态不一定能敌得过,于是南宫煌猛一咬牙,依旧气势如虹。

  “噗嗤!”五六米长的剑气直入金角魔鳄的腹部,顿时给它来了个开膛破肚、一大堆红的、黑的、黄的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从那道剑伤中流淌出来。

  “轰!”但与此同时,敖苍穹的破阳梭也结结实实的轰击到南宫煌的后背之上,尽管在千钧一发之际灵山主动护主,但没有南宫煌元力的支撑,最多只抵挡了三成的攻击,其余七成能量将南宫煌击飞十多米远,身在空中便口吐鲜血、顿时遭受重创。

  “噗!”

  两人一兽几乎同时喷了口鲜血,南宫煌因为遭到破阳梭的攻击、金角魔鳄因为受到南宫煌的剑气所袭、然敖苍穹则因为先前被南宫煌重创加上刚刚全力抽调体内的元力发射破阳梭,这里要说敖苍穹的伤势最轻,金角魔鳄的伤势最重,几乎直接丧失了战斗力。

  “快,趁他病要他命,你们快去杀了那小子!”敖苍穹瘫软在地,此刻他元力耗尽、身受重创已经无力维系,立即对敖杰等人命令道。

  “是!”

  “灭了那小子!”

  “将他碎尸万段!”

  敖杰等人立即疯狂起来。

  “不要啊!”尽管敖芸有心阻止,但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眼睁睁的看着敖杰等人一个个面目狰狞、凶神恶煞的向南宫煌冲杀过去。

  “就,就凭你们!”南宫煌一连吐出三口鲜血,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感觉后背的脊梁骨都断裂了一般,一道道钻心的刺痛,疼得他眼前发黑、直欲昏厥,估计要不是由灵山帮忙抵挡一下,加上他体魄强悍异常,估计这一下就能要了他的命,先天法宝果然个个都不是盖的。

  “杀,杀……”敖杰等人原本一个个争先恐后、想杀南宫煌立功,看到南宫煌突然坐起身来,身形顿止,吓得立即向后退去,皆严阵以待不敢贸然攻击,南宫煌先前的战斗表现实在太令他们震撼了。

  “一群孬种,给老子冲啊!”敖杰见状愤恨的骂了一句,接着举刀便向南宫煌狠狠的斩去。

  “杀!”其他人见敖杰这么奋不顾身,一个个也被激起了雄心,狂吼着向南宫煌发动攻击。

  “哼!”南宫煌双目精芒一放,连忙唤出两颗先天灵石,一颗尽力注入到灵山之内,另一块则注入到开元逐日弓里面。

  “嗡!”敖杰等十多人的刀剑还没攻击到南宫煌,便被灵山的护主圣光给抵挡而去,除去极个别人,其余者全部倒跌而去、四脚朝天、吓得屁滚尿流、连滚带爬的向四处逃窜。

  这个时候,南宫煌准备好的开元逐日弓已经拉满,拼着伤上加伤的代价,发出元力光箭直袭正在全力疗伤中的敖苍穹。

  “爹!”敖芸等人大惊失色。

  “什么!?”敖苍穹直接倒抽一口气,他万万没想到南宫煌结结实实的遭受自己破阳梭一击,竟然还有余力发出这么凌厉的攻击,连忙拼尽全力继续抵挡。

  “轰!”敖苍穹元力已经所剩无几、又身受重创,哪里能抵挡开元逐日弓的攻击,直接被击得的高高飞起、身在空中便口吐鲜血、疼得他惨叫不止。

  “死吧!”但是南宫煌显然并没有因此而放过他,就在敖苍穹被箭光轰击到半空中之时,南宫煌再度手捏佛法印,十八灭魔手第一手和第二手瞬间叠加起来,几乎抽干体内所有的元力及铁片灵力,拼着重创的代价发出这一招攻击。

  “轰!”一声巨响,那四彩电龙直接从敖苍穹的后背贯入,将他胸口打出一个碗口大小的孔洞,鲜血好像不要钱似地疯狂的涌动而出。

  “啊!”敖苍穹发出一道惊天动地、凄凉无比的惨叫,重重的摔到地上,剧烈的抽搐了几下,彻底死去。

  “爹!”

  “宫主!”

  这一切变化的太过匪夷所思,让敖芸等人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狂吼一声,齐刷刷的向敖苍穹冲击过去。

  “噗!”这一击之后,结果了敖苍穹的性命,南宫煌也是松了口气,但同时也是元力枯竭、重创当场、身体力竭、四仰八叉的躺倒在地,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主人,快走啊,绝对不能在这里待了,否则等那群家伙缓和过来,必定要将你生吞活剥!”紫璃焦急的提醒道。

  “我,我不行了,受伤太重,元力彻底枯竭,不要说逃了,就是睁眼都艰难……”南宫煌吃力的传音道。

  “那,那这下麻烦了!”紫璃愁眉深锁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