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这是自寻死路,老娘看你还往哪里跑!?”苏婉清一边怒吼,一边挥出剑气,不断攻击南宫煌。

  “擦!”南宫煌左支右拙、摇摇欲坠,他印象中还从没被人追的这么狼狈、这么憋屈过。

  千米的距离在两大高手的全力加速之下几乎是转瞬即至,但南宫煌早就元力耗尽,一直以他那坚强的意志力在支撑,在看到山洞尽头那个寒潭之时,他终于看到了希望,稍一松懈便被苏婉清一道剑气直接从背后劈中。

  尽管千钧一发之际,灵山法宝自发护主,但因为没有充足的元力注入,仅仅只能抵消苏婉清三成的剑气,剩余的七成直接将南宫煌击打的高高飞起,一直飞出七八米远,身在空中便口吐鲜血,噗通一声落到寒潭边缘。

  “主人您没事吧?”紫璃连忙问道。

  “还,还好,死不了!”南宫煌用灵识回答道,但始一进入寒潭,南宫煌便感到一股无以伦比、沁人心脾的寒意直袭而来,让他体表几乎瞬间便结成了一道薄薄的冰块,因为没有元力支撑,单凭他那强悍的肉身竟无法抵御这种寒冰,吓得他连忙向寒潭边爬去。

  “哈哈,小子,这里已经没有任何出路,老娘看你还怎么跑!?”苏婉清闪身落到南宫煌身旁,冷冷地看着他道。

  “主人,太好啦,那金角魔鳄还在这里,我已经用灵识挑衅那头金角魔鳄,主人再与那恶女人周旋一下,相信那头金角魔鳄应该很快就来!”紫璃连忙道。

  “等等!”南宫煌暗自点头、灵机一动急忙对苏婉清叫道。

  “你小子又想耍什么花招?”苏婉清喝道。

  “不想耍什么花招,我只是想问你,你难道不好奇我为什么丹田被毁,修为却没有丧失吗?”南宫煌故意拖延时间道。

  “别在忽悠老娘,谁不知道你又想拖延时间恢复元力!去死吧!”苏婉清咬牙切齿的怒吼一声,提剑便要刺来。

  “我只是不想我这项绝技失传!”南宫煌紧闭双眼大吼一声,他也是拿自己的性命在做赌注,毕竟以他现在的状况不要说苏婉清这位先天强者,就是来一名化灵期高手他也绝对不敌,只有利用这种方法赌一把。

  “绝技!?”就在苏婉清的灵剑距离南宫煌的心脏不足一厘米时突然停了下来,南宫煌赌对了,可以说任何修者对于丹田被毁、修为不废这项绝技都非常好奇,苏婉清当然也不例外,连忙问道,“是什么绝技?从实招来!”

  “主人,金角魔鳄来了,最多只有三个呼吸便会冲出水面,小心啊!”紫璃急忙提醒道。

  “就是你娘个头!”南宫煌大喝一声,立即往地上一趟,收敛气息、一动不动。

  “你找死!”苏婉清微微一愣,顿时怒气冲天,随手一剑便向南宫煌胸口刺去。

  “砰!”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寒潭内突然发出一道巨响,那潭水全部化作寒冰如同利箭一般唰唰唰向苏婉清激射而去。

  “什么!?”苏婉清见状大惊失色,她万万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一只这么强大的先天灵兽,急忙收剑抵挡。

  “当当当!”苏婉清剑法了得,舞的密不透风,将那些冰箭尽数化解开来,同时也看清那头灵兽的模样,是一头足有十米长、额头长了一条一米来长的金角、模样和鳄鱼十分相似的灵兽,这让苏婉清倒抽一口凉气,因为从观察来看这头金角魔鳄最少也有先天二层以上的实力,她是万万不敌。

  “主人好机会,趁着那金角魔鳄和那女人恶斗之际,从寒潭里遁走!”紫璃连忙提醒道。

  “从寒潭遁走?!”南宫煌闻言大吃一惊。

  “不错,我刚刚利用灵识探查了一下,这个寒潭足有八百米深,不过在其底部拥有一座灵阵防御,灵阵似乎可以通往外界,如今主人也只有这一条道路逃脱的可能,否则即使从这山洞逃出依旧会遭受那女人的追杀!”紫璃分析道。

  “你说的很对,那就拼一把!”南宫煌猛一咬牙,开始寻找脱身的时机。

  此刻,金角魔鳄正在和苏婉清对峙,因为南宫煌提前将气息隐藏起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金角魔鳄没有细查还以为南宫煌是个死尸,所以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苏婉清身上。

  “你这狡诈的混小子,原来这一切早就在你的算计之中!”苏婉清愤怒的瞪了南宫煌一眼,身形一闪便要离开洞穴,毕竟她没有任何信心对付一头先天二层的强大灵兽,除了放弃没有第二条道路,更何况此刻南宫煌身受重创、元力殆尽,她不觉得等她离开之后,南宫煌能在这头灵兽手下存活。

  “霹雳!”但是就在苏婉清刚刚动身之际,那头金角魔鳄呼啸一声,额头上那只金角突然发出一道强大的电光,直袭苏婉清而去。

  “孽畜!”苏婉清脸色大变,连忙劈出一剑向后急退数步,转身便走。

  /…酷◇匠网=首◎4发

  “轰!”但是金角魔鳄没有任何想要放弃苏婉清的意思,又是一道闪电劈出,只不过这一次并不是直接针对苏婉清,而是将她退路上的一道巨大的石笋劈断,直袭苏婉清而去。

  尽管这棵石笋对苏婉清构不成任何威胁,但却让她速度大减,然这时金角魔鳄闪身而去,张开血盆大口猛的向苏婉清咬去。

  “好机会主人!”紫璃连忙叫道。

  “好!”南宫煌趁着金角魔鳄挪动身躯之时,悄悄的一个翻身,神不知鬼不觉的落到寒潭之内,连忙唤出两颗火属性先天灵石,一边快速吸收火元素灵力来抵御寒潭的寒水侵袭,一边全力下沉。

  苏婉清和金角魔鳄这一人一兽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彼此身上,谁都没注意南宫煌的举动,直到苏婉清拼着受伤的代价、耗费九牛二虎之力逃出山洞之后,金角魔鳄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南宫煌身上,可这么一发现顿时让它大惊失色,连忙窜进寒潭寻找南宫煌的身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