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想不到他们竟然有仇怨!”敖苍穹见状顿时激动至极,差点都兴奋的狂笑起来,不过此刻他可没有傻到那种地步,连忙悄悄的向后退去,有苏婉清缠住南宫煌,正是他脱身的好时机,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师傅……”感觉到敖苍穹拖着自己急速后退,肖月婵吓得尖叫而起,可还未等她叫声落下,便闷哼一声昏死过去,被敖苍穹扛在肩膀上便向远处没命般的跑去。

  “小婵!”南宫煌一边极力躲避苏婉清的疯狂攻击,一边大叫道,“敖苍穹你这死老鬼快放了小婵!”

  “先顾你自己吧小子,这次老娘定要你的狗命!”苏婉清娇喝一声,唰唰唰一连七剑击出,将南宫煌击打的连连后退,几乎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你这臭婆娘,快点让开,要是小婵有个三长两短,老子定要了你的小命!”南宫煌咬牙切齿的怒吼道,眼见敖苍穹消失在他的灵识之中,他真是着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老娘先要了你的小命!”苏婉清俏脸一变,双手持剑,又是五道剑气好像闪电般激射而出。

  “轰轰轰……”

  南宫煌一连抵消了两道剑气,但剩下的三道再也无能为力,只好唤出灵山抵挡,但此刻因为他的元力不多,即使以灵山法宝也是无力维系,顿时遭到轻创,跌落在地。

  “哈哈,小子你终于落到老娘手上啦!”苏婉清大笑一声,一个箭步,嗖的一剑狠狠的向南宫煌心脏刺去。

  “当!”南宫煌拼尽全力一窜而起向后躲去,但谁知道苏婉清竟然使了个声东击西之计,加上南宫煌此刻真是元力耗尽、无力支撑,速度和防御之力都慢了很多,被苏婉清一个闪身,弹出一道元力击打在他的小腹丹田的位置,直接将他轰击的高高飞起、重重落下。

  “噗!”南宫煌一口鲜血狂飙而出,愤怒的骂道,“你这老妇人真她娘的阴毒,竟然毁了老子的丹田,啊,老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哼哼!老娘就是要你生不如死,跟老娘斗,你就只有这一个下场!”苏婉清怒吼一声,走到南宫煌身旁高举灵剑打算补上一剑彻底结果掉南宫煌。

  )更“9新hN最快上z#酷匠?v网

  “等等!”南宫煌大惊失色,连忙叫道,“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对我如此赶尽杀绝?!”

  “因为老娘最是讨厌你们这种滥情的男人,所以见到你们这种人就要杀!”苏婉清恶狠狠的说道,不过并没有立即动手。

  “擦,这老女人是个变态啊,肯定是受到什么打击,估计是被某个男人玩弄之后甩了,所以才这么痛恨我们男人吧!”南宫煌暗自想到,紧接着灵机一动连忙问道,“前辈,晚辈觉得你一定是有什么心事,反正我现在丹田被废、修为彻底丧失,迟早要死在你手里,不如讲述一下前辈的故事,晚辈觉得一件非常憋屈的事情讲出来总比憋在心里要好受很多!”

  “你既然有这个心,那老娘就成全你!”苏婉清深深的凝视了南宫煌一眼,紧接着双目冷芒一放,出手如电,一道剑气脱手而出,直接刺入南宫的丹田之上。

  “啊!”南宫煌惨叫一声,丹田瞬间被轰击的血肉模糊,他忍不住哇的一声一连吐出三口鲜血,神色顿时萎靡下去,不过让他稍微松口气的是,本来他以为这个变态老女人会直接杀了他,没想到仅仅是在他丹田上补了一记。

  南宫煌暗自苦涩,没想到自己的丹田这么悲剧,几次三番要遭受创伤,幸好他的能量不是储存在丹田之内,否则南宫煌估计早就死好几次了,看来南宫煌能够一直强悍下去也是冥冥中自有定数啊!

  “你这恶毒的臭女人,呸!”南宫煌恶狠狠的骂着,暗地里抓紧时间恢复元力修复体内创伤。

  “这一次你小子才真正成为废人!”光华一闪,苏婉清收回灵剑双手背负、一副高不可攀的样子看着南宫煌,但是南宫煌却能从苏婉清那双冷漠的眼神中看到孤寂和痛苦,只听她说道,“这件事情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既然你马上要死了,告诉你也无妨,正像你刚才说的那样,憋在心里确实让我难受的紧,我是需要找一个人来倾诉。”

  “说吧,我会洗耳恭听的!”南宫煌咬了咬牙,强忍着心中怒气、继续与苏婉清周旋道。

  “哼!”苏婉清冷冷的看了南宫煌一眼,俏脸充满了厌恶,好像多看他一眼就会呕吐似地,连忙将脸偏过去说道,“我原本是诸仙阁弟子,现今诸仙阁阁主凌浩然的师妹,可以说我和他是亲梅竹马、两小无猜,甚至曾经还有过海誓山盟……”

  “什么?你和凌阁主竟然还有这层关系?那后来你怎么?”南宫煌闻言十分诧异,这一点倒不是他伪装的。

  “我为何离开诸仙阁是吧?”苏婉清冷然道,“还不都是凌浩然那个负心薄幸、薄情寡义的狗贼所为!”

  南宫煌没有说话,一边快速修炼恢复伤势、元力,一边静静的看着苏婉清。

  苏婉清定了定神继续道:“我和凌浩然那狗贼亲梅竹马,但在我们之间还有个女子,也就是我们恩师的独女,原本我以为会和凌浩然永结同心、白头偕老,可谁知道凌浩然对我们俩的婚事一而再再而三的拖延,总是找各种借口推脱,但实际上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怎么回事?”南宫煌顺着她的话语问道,不过他实际上也有些感兴趣,与其说对苏婉清感兴趣不如说对凌浩然,毕竟这可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能知道他的绯闻可是不容易。

  “因为那不要脸的狗贼竟然背着老娘和他小师妹私通!”苏婉清俏脸铁青、咬牙切齿的喝道,“你们这群男人为什么总是如此,身边有一个贤良淑德、貌美如花的姑娘还嫌不够,非得再去沾花惹草,为什么?你小子告诉老娘为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