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好机会,走!”就在南宫煌爽的也有些忘乎所以之时,他突然感觉身子一轻,眼前的场景顿时大变,他竟然来到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好爽,很久没这么爽过了。”南宫煌暗自惊呼,还回味着刚刚和轩辕语嫣灵肉合一的那种美妙滋味,下意识的问道,“这是哪里?”

  “这是轩辕语嫣的识海空间,现在我们俩是神魂状态进入,只有在她灵魂最虚弱、身体最没防备的时候我们才可以进来。”轩辕灵儿解释一句,便带头飞去道,“哥哥快点,我们抓紧时间找到她的灵魂所在,试试看能否顺利与我融合!”

  “好!”

  南宫煌连忙跟着轩辕灵儿向识海身处飞去,这还是他第一次进入别人的识海空间,这里很明显还处于比较原始的混沌状态,修者只有进入大乘之境修得神魂才能开辟出真正的神识海空间,到那时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构建自己喜欢的空间样式。

  “在那里!”

  两人很快就找到虚空中一道泛着紫金色圣光的虚影,模样和轩辕语嫣一模一样,正是她的灵魂,此刻她的灵魂由于遭受南宫煌灵肉合一之术攻击正处于昏迷状态,显得很虚弱。

  “能看出来她的另一半灵魂是什么吗?”南宫煌好奇的问道。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我的天呐!竟然是十窍玲珑魂体!”轩辕灵儿惊呼道。

  “十窍玲珑魂体?你是说她是由十具完全不同的魂魄合而为一转世成人的?”南宫煌吃惊道。

  “不错!三魂七魄完全是由十个不同的魂体融合而成,而且这十个魂魄都是非常厉害的魂魄,其中我的一魄最是厉害,所以容貌以我为主,但是我的灵魂并不占据绝对的主导,其余九个魂魄也都是不俗,大家分庭抗礼、不分上下,至于究竟是什么灵魂,灵儿无法探查出来,因为他们已经完全合而为一,现在就是一个整体,一具完整的三魂七魄!”轩辕灵儿道。

  南宫煌点了点头问道:“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她十具魂魄来自不同的生灵呢?一般情况下不都是一具魂魄转世为人吗?魂魄一旦分离就会魂飞魄散,没听过魂魄分离还能与别的魂魄融合重新转世为人的啊?”

  “据灵儿所知只有一种情况下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那就是在特殊空间内发生多名强者生死大战,战斗的非常激烈,肉身魂魄全部破灭,而且这种破灭的数目非常之多,才有万分之一的几率形成这种十具魂魄合而为一转世为人的存在。”轩辕灵儿解释道。

  “确实难得啊,这种极低概率形成的十窍玲珑魂体将来的成就肯定非常可怕。”南宫煌感叹一句,接着问道,“那你能将属于你的那部分灵魂从这十具魂魄中剥离出来吗?”

  “恐怕很难,就算成功了,她的其他九具魂魄估计也很危险,轻则小命不保,重则魂飞魄散。”轩辕灵儿凝神道,“本来我以为她只是两具不同的灵魂合而为一,这样剥离起来要简单很多,最坏也不至于让她死去,可是现在十具魂魄完美的融合起来,牵一发而动全身,真的不好整!”

  “理解。”南宫煌道,“这就好像掰东西一样,如果只是一掰两半很容易,但是想要平均掰开十拌,并且还要在十拌中挑选特定的一拌出来那就难的多,现在怎么办?”

  “有两个选择,一是不管她死活直接强行剥夺她那属于我的灵魂,然后进行融合,成功率大概在百分之七十左右;另一个办法就是暂时放弃,慢慢的感化她,让她主动献出灵魂,成功率百分之百。”轩辕灵儿道。

  “第二个办法你不是扯淡嘛,慢慢感化她让她主动献出灵魂?难度也是百分之百啊!”南宫煌苦笑道。

  “那就用第一个法子吧,反正这女人也不是个好女人,空有灵儿的好皮囊,满肚子坏水,留她在人世间只会贻害四方!”轩辕灵儿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你刚刚不是说了,还有百分之三十的失败几率吗?万一失败会怎么样?”南宫煌皱眉问道。

  “魂飞魄散,灵儿再也收不回来第五道神魂了。”轩辕灵儿道。

  “我去!那你这不是逗哥哥玩嘛,我们还是暂时不要强行融合了,再想想别的法子吧。”南宫煌道。

  “好吧。”轩辕灵儿有些恋恋不舍,就好像看到至亲不能相认的那种痛苦感觉。

  两人只好悻悻而归,什么也没做,离开轩辕语嫣的识海空间,回到炼妖壶世界。

  “阿欧!”

  始一魂归于体,南宫煌发现自己还趴在轩辕语嫣的娇躯之上,最为尴尬的是自己的小丁丁还没从她的体内拔出来,他连忙定了定神站起身来穿好衣服,忍不住再看了几眼轩辕语嫣那完美无瑕的娇躯,这才使用雨润仙术将她身子仔细的清洗一遍,帮她穿好衣服、梳理好头发,最后才将她唤醒。

  “你这混蛋,你竟然对我那样,你禽兽不如!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轩辕语嫣思想还停留在南宫煌对她疯狂的施暴之上,一醒来就对南宫煌愤怒的咆哮起来,不顾一切的向他发动强袭,只可惜这里是炼妖壶空间,她根本就不是南宫煌的一招之敌。

  “本来还想放了你,现在看来我只能让你成为我的第一张神魔封印卡片人物了!”南宫煌唤出一张子卡夹在手中道。

  A更~%新最i快C◎上酷:G匠S$网'

  “你,你就算得到我的人,也永远得不到我的心!”轩辕语嫣泪流满面的哭喊道,这回她是发自内心的痛苦,真心实意的哭泣,并不是伪装的,因为她最宝贵、最引以为傲的贞操被南宫煌强行夺走了,是个女人估计都受不了,更何况她这么强的自尊心的女人了。

  “你是不是要说,如果得到你的心可以解锁更多姿势?”南宫煌笑了笑问道。

  “什么意思?”轩辕语嫣一愣,接着反应过来,俏脸顿时红了起来,又噼里啪啦的怒骂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