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道药剂是一件名为五彩锦云兜的护体仙宝,我想这件仙宝应该在你一出生时就穿在身上的吧?”南宫煌道。

  “嘶!”杜仲倒抽一口凉气,前面两味药他这位国师并不知晓,也无从判断真伪,但是公孙凌月一出生身上就穿了一件仙宝防御肚兜他是亲眼所见的,虽然帝国也有不少人知道这件事情,可南宫煌作为一名外来者绝不可能了解这个,再加上南宫煌先前所述,他已经有些相信南宫煌了。

  而公孙凌月那就更是瞠目结舌,整个人直如电击一般,半天都反应不过来,她身上与生俱来的修炼功法和先天就拥有的五彩锦云兜防御仙宝以及和南宫煌灵魂上的莫名微妙之感,都让她对南宫煌刚刚所述深信不疑。

  “公主您别听这家伙乱说,他们飘渺大陆的修者恐怕都这个德行!”

  “这家伙能以渡劫四重境的修为就能对付我们两三万强者,恐怕有些我们不为人知的力量,所以他能窥视公主您的一些秘密不足为奇!”

  “就是,公主这家伙一看就是个阴险狡诈的种,千万不能信他!”

  四女见公孙凌月那副动容的表情立马紧张的说道,她们敲破脑袋也想不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种怪异地步,如果让她们重来一次,哪怕杀了南宫煌,也绝不会再请公主和杜仲来此帮忙了。

  “将他带到本公主的寝宫!”公孙凌月没和四女啰嗦,下了道命令转身就要离去。

  “啊?”

  “公主,这……”

  “他是我们的俘虏耶,少主说将他赏赐给我们的。”

  四人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们极力周旋道。

  “怎么?想拿我三哥来压我?”公孙凌月转身盯着四女冷然道。

  “属下不敢!”四女连忙吓得跪倒在地道,她们不怕公孙凌月,但是这里还有一个杜仲呢,分分钟能让她们全军覆没。

  “将他送过来,本公主要完好无损的他,否则唯你们是问!”公孙凌月恐吓一句,径直离去。

  “很有意思的小伙啊。”杜仲会心一笑,跟上公孙凌月。

  “这回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气死人家了!”夏姬愤恨的跺脚道。

  “这么好的修炼对象呀,要是让我们四姐妹享用了说不定立马能突破到渡劫十重之境,就这么泡汤了!”

  “看来也只能等见到少主再和他说情了!”

  四女非常无奈道。

  公孙凌月御风缓缓飞行,想了想对杜仲问道:“国师,您觉得刚刚那人所言是否属实?”

  “恐怕公主心里早有计较,为何多此一问呢?”杜仲高深莫测的笑着道。

  .酷e匠#;网`8唯g一正H版^,其“@他…$都cz是;盗版S

  “这不是太突然了嘛,人家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什么前世的妻子,冥界转世,三味汤药,搞得人家都稀里糊涂的了,您就给人家参谋参谋嘛!”公孙凌月娇嗔道。

  “好,那老夫就给公主分析分析。”杜仲道,“首先,那年轻人虽然修为不是太高,但是精神境界却非常强大,恐怕已经不再老夫之下,应该已经修得了神魂之境。”

  “这么厉害!”公孙凌月惊呼道。

  “恩,一旦修成了神魂之境再掌握一定的方式方法确实可以自由进出冥界,这一点毋庸置疑。”杜仲接着道,“至于他说在冥界找到你的灵魂,并在孟婆汤里下特殊药剂助你轮回,虽然说的有些玄妙,但也能理解,关键他所说的那三味药剂分毫不差,这一点做不来假。”

  “您说有没有可能像春夏秋冬四姐妹说的那样,那家伙懂得某种我们不知道的窥视人心灵的法术,在看到我的时候就知道我的身份和心中的秘密,所以故意那样说想要我搭救他?否则世上怎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公孙凌月问道。

  “有,但是可能性不大。”杜仲道,“首先我们在进来的时候他一直处于昏睡状态,他一醒来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叫出你的名字,表现出极为不符合他修为境界的失态和激动,这是做不了假的。”

  “其次他的修为被封印、神识被禁锢,老夫在他身上没有感受到任何的灵力波动,不管什么法术,哪怕就是精神类的法术施展都有微弱的灵力波动,但是整个过程老夫没在他身上感觉到任何的异样,这足以说明他并没有对你施法,最后一点,如果他真能窥视他人心灵,为何不对那四姐妹施法,他事先并不知公主您会来这里,就算想解救自己,首选对象也应该是那四姐妹才对。”

  “您老分析的很对。”公孙凌月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突然红着俏脸道,“按照您老这么说来他说的都是真的,那人家前世就是他的妻子了,可是人家已经许配给了天启帝国的太子,这可如何是好?”

  “哈哈。”杜仲大笑道,“公主你想多了,俗话说人死如灯灭,前世的事情怎可拿到今生来说,公主切勿在这上面有任何的思想负担,该如何行事还如何行事,无须因为此人的出现而改变自己的心境!”

  “师傅说的甚是,徒儿受教了。”公孙凌月道。

  ……

  太平公主府邸,南宫煌就好像罪大恶极的犯人似得,被春夏秋冬四大美女押解到公孙凌月面前。

  “跪下!”四女借机为难南宫煌道。

  “行了,你们退下吧,日后我自会对我三哥解释的。”公孙凌月挥手道。

  “是,公主!”四女非常无奈的退去,不过她们也没办法,如果公孙凌月不让杜仲帮忙破除南宫煌裆部的封印,她们也得不到南宫煌,还不如眼不见为净。

  “月儿……”四女离去,院子里只剩下南宫煌和公孙凌月两人,南宫煌激动的唤道,他已经非常肯定眼前少女正是上官凌月的转世,之所以短短四年的时间上官凌月就成长到十六岁的年纪,轩辕灵儿告诉他,不同的星界之间因为引力、灵气等的不同会有时间差异,这座神战大陆的时间比他们飘渺大陆要快至少四倍,在飘渺大陆四年,这里已经过去了十六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