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峰主教训的是,本谷主也是被诸仙阁这么多年来的统治弄怕了。”武战苦涩一笑道。

  “哈哈,那我们这次就借此良机,争取将诸仙阁他们一锅端啦!”叶承天豪气冲天的大笑一声,接着对乔忠明道,“二弟你速去飞鸽传书告知三妹,让她尽快赶回!顺便将四大统领叫来,我们好好商讨一番计策!”

  “是,老大!”乔忠明转身离去,不大一会儿带着三名大汉以及一名中年丑陋妇人来到大殿之内。

  罗刹峰的高层组织机构为三大峰主、五大首领、八大护法,其中三峰主带领其中一名首领拜访天剑宫,所以这里只剩下四名首领。

  “大哥!”四大首领与乔忠明进来之后恭敬地叫道。

  “嗯,坐下吧!”叶承天面色凝重地问道,“老二传书给三姐没有?”

  “传了,大哥!”乔忠明答道。

  “嗯,照计划来说,从天剑宫到此处大约需要三天的路程,也就是说如果三妹顺利的话,三天之后才可以返回,所以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撑过这三天!”叶承天道。

  “大哥,小弟觉得我们可以先去和诸仙阁他们谈判一番,看看他们此行的最终目的,然后再和他们进行迂回战术,说不定这三天很容易便撑过去,到时等三妹带着天剑宫高手过来,我们前后包抄,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乔忠明建议道。

  “嗯,这确实是个不错的办法!”叶承天点了点头,对武战等人问道,“你们五人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回大哥,我们可以试试奇袭战术!”那长相丑陋、满脸麻子的四首领红姬道。

  “你是说暗中偷袭?”叶承天快速思忖一番道,“这个方法或许可行,还有其他建议吗?”

  “我们可以用毒!”那额头有一道两寸长的刀疤大汉、三首领方思达阴狠地说道。

  “如果我们将毒攻与奇袭结合起来,那不是很好的战术吗?”一名好似书生模样、颇为俊朗的中年男子说道,此人乃是二首领宇文吉。

  “不错,我觉得他们的计谋甚妙。”长得好像李逵似地、大首领欧阳宇拍手叫好道。

  “嗯!毒攻加奇袭,这确实是一条妙计!”叶承天缓缓地点了点头,面露阴险的笑意说道,“武谷主我们俩先去和诸仙阁那群家伙谈判一番,看看他们究竟想要如何?如果过分的话我们就让他们有来无回!你们几个留在这里好好部署一番,准备随时发动进攻!”

  “等等!”一直没有说话的武战忽然站起来道,“本谷主觉得不妥啊!”

  更*新最快☆H上√酷匠n网d*

  “有何不妥?”叶承天等人一个个面露不悦之色看着武战。

  武战连忙答道:“诸位的战术非常精妙,但诸位想过没有?诸仙阁很有可能会派遣一位先天境界的高手助阵,试问万一他们有这样的高手,我们该如何应对?”

  ……

  就在罗刹峰众人商议战略战术之时,诸仙阁三家的领袖人物也聚在一起商讨起来。

  “独孤掌门、萧掌门,这次我们三家联合攻打罗刹峰,不知两位有什么好的计策没有?”诸仙阁武堂长老姜鉴问道。

  独孤宇与萧武阳对视一眼,独孤宇答道:“罗刹峰易守难攻,我们不宜冒然攻击,以本掌门来看,我们大可与他们来持久战,将他们困死在山中!”

  “山中吃的也不在少数,想要将他们困死在山中谈何容易啊。”萧武阳插口道,“我建议由姜长老率领我们强攻,相信以姜长老先天境界的修为,我们一定可以势如破竹!”

  “不是说罗刹峰他们背后有强大势力支撑吗?怕就怕他们也有先天境界的高手,所以本掌门建议不宜妄动!”独孤宇道。

  “独孤掌门说的也很有道理,但这么大的山峰想要困死罗刹峰和落仙谷几百号人太难了吧?”姜鉴问道。

  “这个时候我们便可以灵活一些。”独孤宇阴仄仄一笑答道,“山区虽大,但是罗刹峰和落仙谷弟子都居住在那山峰之上,我们大可围在那座山峰的半山腰,一旦有敌人下山便杀无赦,逼迫他们主动下山与我们硬拼,这样我们就占据了主动权,可以探查到对方究竟有没有先天高手!”

  “这是个不错的战术,怕就怕罗刹峰那群贼人不战而逃,从后山悬崖远遁,我们该如何是好?”萧武阳问道。

  “所谓溃不成军,如果他们敢逃跑的话,我们就趁势追击,杀他们个片甲不留!”独孤宇答道。

  “持久战虽比较稳妥,但如果他们迟迟不肯下来与我们正面对战,那我们该怎么办?”姜鉴再次问道。

  “我们可以放火烧山!”独孤宇阴狠的答道,“甚至在烧山之际还可以释放一点我们鬼王岭的特制毒药!”

  “放火烧山!”

  “放毒药!”

  其余众人闻言皆大吃一惊,真不愧是鬼王岭的老大,手段果然阴毒。

  “独孤掌门这个主意不错!”姜鉴凝神道,“现在正值天干物燥之际,如果我们能够放一把大火,将山中树木烧光,他们罗刹峰肯定会粮草尽绝,甚至还会烧死一大批罗刹峰或者落仙谷弟子,那时他们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不冲杀下来和我们决一死战,要不就逃跑而去,这对于我们都是好事!”

  “对,那我们就找个时机放火烧山!”萧武阳道。

  “报!”就在这时,一名诸仙阁弟子前来叫道,“姜长老,我们发现山上有大批人马下来!”

  “哦?估计他们发现我们啦。”姜鉴摸了摸胡须,神色一变,说道,“我们即刻准备迎战!”

  “准备迎战!”原本正在休息的三家弟子顿时好像炸开了锅似地,一个个整装待发、严阵以待。

  南宫煌和林月茹等人位于队伍的最外围,听到喊声也提高警惕起来。

  “南宫师弟,待会你可得照顾下我啊。”熊柏林连忙凑到南宫煌身旁,哀求似地说道,“我还是童子之身,连女人都没碰过,可不想这么早死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