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煌哪里会放过如此大好时机,直接冲上去照着他的身体毫不留情的踢打起来,在外人看来简直有些疯狂。

  尽管南宫煌只将攻击力控制在一鼎之力的样子,但此时的左子鑫哪里能够承受的了这样的击打,又要护住受伤的膝盖,又要保护身体其他地方,手忙脚乱,不消片刻便左支右拙、面部、背部甚至是裆部都屡造重击,让他惨叫连连。

  “啊?”

  “不会吧?”

  所有人看到这样一幕皆瞠目结舌,包括萧武阳等六位掌门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这绝地反击实在太迅速了。

  “好啦,住手!”萧紫玉也是愣了一愣,连忙跳了上去一把推开南宫煌大声叫道,“你想借机杀人吗?”

  “他还没认输呢,你来搅和什么?!”南宫煌怒目而视道。

  “我不认输,我要杀了他,啊啊……”左子鑫扶着萧紫玉站起身来、披头散发、满脸是血、衣衫褴褛活脱脱一个乞丐形象,哪里有先前那种玉树临风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连那些弟子都忍不住想要笑出来。

  “行啦,还不够丢人的,认输吧!”萧紫玉拉了下左子鑫道。

  “我不认输,我死也不认输,我要杀了他,啊!”左子鑫奋力推开萧紫玉,咆哮一声,好像疯了般的一瘸一拐的向南宫煌冲杀过去,那狰狞的面容真的好像要将南宫煌吃了一般。

  “自取其辱!”南宫煌双目精芒一放,这一回他并没有像先前几次那样四处逃窜,只见他后退一步,低喝一声,猛的一拳击出迎上左子鑫发疯般的一拳。

  “咚!”

  “咔嚓!”

  一声爆响之后,紧接着便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左子鑫捂着右臂再度好像杀猪般的吼叫起来、整个身体也往后轰然倒去,幸好萧紫玉赶来的及时扶住了他,才免去了他摔个四脚朝天的狼狈场景。

  “啊!”见左子鑫右臂被自己打折,南宫煌也假装重创的模样,向后急退几步一屁股摔倒在地,抱着自己的右臂一副痛苦的表情。

  “南宫师哥!”林月茹再也坐不住了,连忙跳上战台帮助南宫煌。

  “我没事!”南宫煌站了起来,朝着左子鑫一步步走去喝问道,“左子鑫你的胳膊和腿都被我打断,你还不认输吗?”

  “我,我不认输,啊,我要杀了你,啊……”左子鑫一边强忍着身上的痛楚,一边在那放着狠话,死皮赖脸的就是不认输。

  “好啦!”短暂的震惊过后,萧武阳等人缓和过来,见场面到了这种无法控制的地步,萧武阳起身喝道,“左子鑫受伤较重失去战斗之力,南宫煌获胜,散场!”

  “耶耶耶,南宫师哥赢啦!”林月茹欢快的大叫起来。

  “不,我没输……”左子鑫怒极攻心,狂吼一声之后不知是因为气的还是疼的,竟然双眼一翻抽搐了几下昏死过去。

  “左师兄……”萧紫玉吓得连忙背着他向木堂长老也就是林月茹父亲林子轩那跑去,请求他治疗左子鑫。

  “真是太可惜了南宫的天赋!”

  “竟然以修为彻底丧失、重伤修复一年的身躯战胜了一名聚气八层的修者,真是不可思议!”

  “如果小煌的修为没有丧失的话,估计已经突破到聚气九层之境了,哎!”

  萧武阳和五位长老皆摇头叹息道。

  “完啦,这回我所有的家当都输的精光啦!”

  “我的灵石啊,就这样没了!”

  “左子鑫你这个垃圾,竟然连个废物都打不过,我鄙视你!”

  “哈哈,我这回发大财啦!”

  众人缓和过来皆愁眉苦脸,将左子鑫恨的咬牙切齿,唯有林月茹和徐任重以及那个被范作敏逼迫着买南宫煌赢的张德明在这场赌注中大获全胜,以一比二十的赔率,林月茹直接获赔了两百块初品灵石,徐任重、张德明也沾光获得了六十块初品灵石,这绝对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最‘新Jt章●{节上7酷.a匠#“网

  “看你们以后谁还敢说我南宫师哥是废物,哼,闪开闪开!”林月茹激动的大叫道,连她都没想到南宫煌竟然如此的勇猛。

  “师弟恭喜你啊,我就知道你能赢,哈哈!”徐任重走了过来扶着他的另外一边问道,“怎么样?伤的重吗?”

  “没什么大碍,我这点身体底子还是有的。”南宫煌乐呵呵一笑道。

  “那就好。”林月茹接话道,“这回也真多亏了南宫师哥,我和徐师兄大发了一笔呢,待会我分你一半!”

  “哈哈,我也将我赢来的分南宫师弟一半,这回还真是赚了不少!”徐任重也大笑道。

  “不用,你们自己留着修炼吧,我一个废人要灵石也没什么用处。”南宫煌道。

  “别这么说,现在谁敢再说你是废人我直接打烂他的臭嘴,嘻嘻!”林月茹欣喜道,“你的那一半我先帮你保存着,你想要随时找我要!”

  “谢谢!”三人一路畅谈,周围众人虽还是指指点点,但却不像以前那样敢骂南宫煌废物,经过这一场战斗南宫煌为自己赢得了尊严,但仅仅只是一定程度上的尊严,毕竟他没有修为走到哪里还是被人瞧不起。

  左子鑫这一战可以说让他的名声一落千丈,早上刚刚出关顺利通过掌门的晋级考验,得到了所有弟子崇拜羡慕的目光,一时间让他自信心都有些膨胀,可这样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仅仅一个上午便让他名誉扫地,这一天对他来说真的如同从天堂到地狱走了一遭似地。

  一战之后,左子鑫少说要在床上躺个三五天,南宫煌获得了短暂的安宁,休息了一个下午,傍晚时分前往深山中继续利用铁片灵力淬炼身体、思考如何借助铁片灵力爆发出那招强大攻击。

  但让他非常诧异的是,自从那天铁片暗淡、灵力匮乏之后,他的淬炼身体、恢复体能的速度缓慢了很多,而且铁片灵力一直都没有恢复过来,始终都是那么暗淡的样子。

  不过他并不是太着急,因为他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暗地里观察吴志远,但是让他失望的是这一两天吴志远并没什么异动。

  翌日清晨,还没等南宫煌醒来,便听到外面乱哄哄的,他和徐任重皆很是疑惑,连忙爬了起来,刚准备出去,房门便被敲开了,一位师兄叫道:“快,所有弟子演武场上集合!”

  “一大清早的发生什么事了?”徐任重皱了皱眉头问道。

  “我只负责叫人,你们去了就知道了。”那弟子答了一句便快速离开,前去叫别的弟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