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师妹……”李成锦和左子鑫对视一眼,皆无奈的摇了摇头紧随而后。

  “被欺辱成这个德性,也怪可怜的。”看到萧紫玉那痛苦伤心的模样,林月茹也有些同情,稍微等待了片刻才向回走去,这个时候和萧紫玉他们一起可不明智。

  “滚开你这废物!”南宫煌刚刚恢复原貌,假装从山上下来,正好碰见狼狈不堪的萧紫玉,就多看了她一眼便被萧紫玉臭骂一顿,不过好在萧紫玉衣衫不整、披着左子鑫的外套不好上前狂揍南宫煌出气,所以仅仅只是骂了一句便又向山上跑去。

  “萧师妹,慢点,等等我!”左子鑫紧随而后,本来他也在气头上正好碰到南宫煌这个废物,很想找他出出气,但见萧紫玉一个劲的往前跑,他也不好逗留,仅仅瞪了南宫煌一眼便追了上去。

  “南宫师哥你来了!”不消片刻,林月茹追了过来,看到南宫煌顿时眉飞色舞地说道,“真是太可惜了,你来迟一步,错过了精彩片段!”

  “什么精彩片段?”南宫煌假装不解道。

  “就是火皇羞辱左师兄和萧师姐他们俩的片段啊,真是太解气了……”林月茹一边走着,一边将刚刚发生的经过叙述一番,神采飞扬、兴奋异常,南宫煌也极力的配合着,两人欢声笑语返回青玉门。

  任务搞砸,左子鑫和萧紫玉直接前往萧武阳的住处进行汇报,萧紫玉在萧武阳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加上有左子鑫和李成锦在一旁添油加醋,萧武阳倒是没有责怪两人。

  但对于萧紫玉提出来的要去报复火皇却一口拒绝,目前火皇如日中天,想要报复他的话定会惹来麻烦,但自己的两位爱徒遭受如此的奇耻大辱,萧武阳也十分的恼火,建议两人,如果火皇第八场考验没有通过的话再去下手,一旦等他成功进入诸仙阁后那这个仇也就别想去报了,除非两人日后也能有机会进入诸仙阁,否则就只能忘记这段仇恨!

  以萧紫玉和左子鑫这两人睚眦必报的个性,让他们忘记这个仇恨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于是两人告退之后便开始绞尽脑汁的想着如何破坏火皇的第八场考验,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通过,李成锦见两人正在气头上找了个借口便溜之大吉。

  左子鑫和萧紫玉两人从掌门住处出来,刚好碰见南宫煌和林月茹一路嘻嘻哈哈返回山门,这让左子鑫两人顿时怒火中烧起来,用屁股想也能想得出来林月茹肯定将他们俩刚刚被火皇侮辱一事告诉给南宫煌,他俩怎能忍受被一个废物嘲笑呢,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K酷/匠-^网qq唯:(一u正hM版h,…i其他都HC是7盗j版

  “有什么好笑的,欠揍是吧?”左子鑫瞪了林月茹一眼,怒气冲冲的朝着南宫煌走去,顺手一掌向他推去,正憋屈了一肚子怨气无处发泄,南宫煌正好成为他的出气筒。

  南宫煌双目一凝,正准备躲避左子鑫的攻击,林月茹闪身而出,一掌便将左子鑫的手拍去,怒目而视,娇喝道:“你做什么?难道我们连笑的权利都没有吗?”

  “林师妹你让开,我见你是个女人,我尊重你,但这个废物我今天说什么也要揍他一顿!”左子鑫冷喝道。

  “对,敢笑话我们就要挨揍,哼!”萧紫玉附和道,她也正想出气找不到对象呢。

  “你们凭什么要打南宫师哥?不就是笑一下嘛,你们怎么知道就在笑话你们?”林月茹展开双臂将南宫煌护在身后据理力争道。

  “就算不笑我们,我们手痒想揍人了难道不成?这个世界本就是强者为尊的世界,谁的拳头硬谁就是道理,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左子鑫一脸阴沉的吼道,“再说一遍,你究竟让是不让!”

  “我就是不让,你们真是不要脸!”林月茹气得俏脸通红,厉声道,“明知道南宫师哥修为丧失竟还几次三番的侮辱他,现在还想打他,怎么以前他修为强盛之际也没见你们这般对待他过?你们不要太过分了,你们要再欺负南宫师哥我现在就去告诉掌门!”

  “师妹,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别发生一点小事就去长辈那告状!多丢人啊!”萧紫玉鄙夷地说道,“你不如直接告诉你爹,让他来收拾我们得了!”

  “真不愧是连毛都没长全的小黄毛丫头!”左子鑫冷冷一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向南宫煌发出挑战,我们公平战斗,这样你总没话说了吧?不要说你了,即使传到掌门和五位长老那也无可厚非,我们青玉门可是鼓励弟子之间相互切磋比斗的!”

  “你真是太不要脸,简直无耻至极!”林月茹愤怒地叫道,“你堂堂一名聚气八层之境的高手和一名修为丧失的师弟约战?你这算哪门子的公平战斗?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哼!”南宫煌也鄙夷的看着左子鑫,想不到他竟然有这样幼稚的想法,这招还不如暗中偷袭自己来的爽快。

  “我话还没说完呢,别没大没小的,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师兄,别仗着你爹的身份目中无人,哼!”左子鑫脸色铁青,刚刚他也只是一时冲动,脑子里只想着怎么冠冕堂皇的教训南宫煌,根本没计较太多,但现在既然话说出口就如扑出去的水,只见他眼珠咕噜一动,说道,“谁说他是废物我们就不能公平比赛了,大不了我封印我的内劲再和他比斗,这样不就和他一样了吗?”

  “对,这样就公平了,怕就怕某些人做废物做的久了变得胆小如鼠、不敢应战!”萧紫玉在一旁添油加醋的刺激道。

  “你们太无耻了,就算你封印了内劲,单凭身体力量照样可以爆发出至少一鼎以上的战力,这明摆着就不公平,哼!”林月茹护着南宫煌道,“我们走,不跟无耻之徒为伍!”

  “哼哼哼!”左子鑫双目冷芒一放,并没有继续阻拦,不过却大声嘲笑道,“南宫煌你这废物真就打算一辈子活在女人的庇护之下?我要是你真的不如死了算了,太丢人现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