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煌返回住处,免不了又要被徐任重盘问一番,不过他已经是个老油条,借口信手拈来,徐任重也没怀疑什么,接下来南宫煌一边假装睡觉,一边用心修炼。

  这一两天大赛南宫煌忙的焦头烂额,被各方势力压迫的都有些喘不过起来,身上的伤势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复原,这样下去对他非常不利,唯一能改变这种现状的也只有尽快提升自己的修为,所以南宫煌是丝毫不敢放松自己。

  自从那天晚上突破到化灵期一层之境,南宫煌这几天也没有继续修炼,大多数都在恢复伤势和吸收灵气补充铁片灵力的消耗,现在静下心来之后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因为寻常修者突破到化灵期之后只要按照修炼法诀上的提示将外界的灵气吸收进来,不断去粗取精、将灵气的精华部分储存在丹田之内,再慢慢炼化为自己的本源灵力,随着这股本源灵力越来越强,修为自然也会水涨船高。

  但是南宫煌发现自己修炼吸收来的灵气仅仅只在丹田内走个过场,根本没有在那储存,反而那些灵气却不由自主的落到肩井穴之内,然如今两处肩井穴早已灵力充盈,无法再继续储存灵力,这让南宫煌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下一步该如何进行。

  “真是怪了,为什么别人修炼得来的灵气会凝聚到丹田之内,而我的则会注入到穴位中呢?莫非跟我前期修炼体魄有关?还是这套圣气归元大法的缘故?”南宫煌开始绞尽脑汁进行思考。

  在他思索半天而不得其解之后,南宫煌开始按照自己的想法冒险一试,他觉得既然自己的肩井穴能够储存灵力,那也就意味着其他的穴位应该也可以储存,别人是修炼丹田灵力,或许他是修炼穴位灵力,毕竟他和其他人的起点本就不同,试问有几个修者一开始就将体魄淬炼到人体的巅峰极限呢,多少都会有些差异。

  想到这里,南宫煌便屏气凝神、抱元守一,一边修炼圣气归元大法吸收外界的灵气,一边内视体内搜寻肩井穴附近的几处大穴,打算利用吸收来的灵气冲击下一个穴位。

  人体一共近千个穴位,然位于肩井穴附近与其相差无几的大穴却不多,南宫煌大致探查了一下一共有云门、天池、气舍、璇玑、华盖、紫宫、玉堂以及檀中八处穴位。

  接下来就比较容易办了,既然找到这八处穴位,那么南宫煌就像当初冲击肩井穴一样,开始将灵气缓缓的注入那些穴位。

  毕竟都是人体的大穴,南宫煌丝毫不敢大意,小心又谨慎的控制着灵气,一步一个脚印的往距离肩井穴最近的一处穴位云门穴注入进去。

  “呼……”没有丝毫的阻碍,顺畅的就好像在经脉中运行一样轻而易举的进入云门穴,但是让南宫煌有些失望的是,那些灵气注入后根本没有哪怕一丝灵力精华凝聚逗留在此穴之内,显然这个穴位无法用来修炼灵力。

  南宫煌也没想过第一次就找准穴位,所以毫不气馁,继续催动灵力往第二处穴位天池穴行去,因为有了刚刚一次经历,他要娴熟快速的多,但天池穴和云门穴一般无二依旧没有任何灵气精华凝聚而出,那些灵气继续游走。

  “奇怪了,难道只有肩井穴一处可以储存住灵力精华吗?”连续两处大穴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让南宫煌有些诧异,不过依旧没有放弃,催动灵气继续往第三处大穴注入。

  不行!

  毫无反应!

  还是无法储存!

  一连过了五道大穴,都和前面两处穴位一模一样,根本没有一丝灵气能够储存的住,这个时候天都快亮了,着实累的南宫煌够呛。

  “最后再试验一处穴位,实在不行就算了!”南宫煌猛一咬牙,再度将灵气凝聚起来向下一个穴位檀中冲去。

  “咚!”一声轻微的撞击之声发出,让南宫煌虎躯猛的一震,顿时欣喜起来,“终于有反应了,灵气竟然没有顺利注入檀中穴呢!”

  这一次让南宫煌惊喜的是,灵气在注入檀中穴时和前面七大穴位完全不同,前面的七大穴位就好像不设防似地,任由灵气流入流出、十分的顺畅,但是到了檀中穴这里,就仿佛檀中穴入口有一座僵硬的大门,将灵气完全阻隔在外。

  穴位和经脉拥有很大的区别,人体的经脉主要分为奇经八脉以及十二经络,然在经脉与经脉的交叉处通常会有一个或者多个穴位连接,不过这些穴位虽然与经脉精密相连,但它们就好像是交叉路口下面的一个坑洞,那些灵气完全可以不经过坑洞在经脉中畅通无阻,所以南宫煌也根本不知道哪些穴位可以轻而易举的注入灵气、哪些穴位自主的设置了防线。

  经过刚刚一番试验,南宫煌知道前面七大穴位就是没有设防的穴位,灵气可以毫无阻碍的自由进入,但是到了檀中穴就不行了,可也正是这个设防的檀中穴让南宫煌激动起来,他猜测自己所要寻找的修炼路线和方法就在于此,只要将檀中穴的防线冲破,然后注入灵气,像先前修炼肩井穴一样,将灵力的精华填满檀中穴,自己的修为肯定就要提升。

  这一发现顿时让南宫煌精神大振,原本有些疲倦的感觉也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乐此不彼,既然找到了关键所在,南宫煌也不着急冲关,他继续控制着灵气往下方游走,他要寻找出体内一共有多少处类似的穴位,这样也好为后续的冲关工作做准备。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一直到清晨时分徐任重将南宫煌叫醒过来,南宫煌才从这种奇妙的境界中脱离而出,不过让他失望的是,这一整个晚上,南宫煌仅仅找出两处穴位自主的设置了防线,一处是檀中穴,另一处便是位于丹田部位的气海穴。

  人体穴位何止千百,南宫煌可没觉得身上只有这三处大穴设防,因为时间有限,他也只能先到此为止,至于其他穴位也只好等有时间再慢慢探索。

  徐任重将南宫煌叫醒之后便向演武场走去,南宫煌悠哉乐哉的洗刷完变幻成火皇才来到演武场,这让寻找了一晚上的落仙谷和罗刹峰之人愤恨的简直想将他活剥了吃掉,他们几乎将青玉门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有看到火皇的人影,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今天的比赛只有一场,那就是火皇对凌霄,两人都是诸仙阁弟子,这无形中又给诸仙阁做了个很好的宣传,让齐云山众人对诸仙阁更加的崇拜和敬畏。

  没有耗费多长时间,所有人都急于观看此场战斗,所以萧武阳等裁判也没有过多的啰嗦,等人到齐之后便直入主题。

  “有请诸仙阁少阁主凌霄与诸仙阁准弟子火皇上台比斗!”萧武阳亲自做裁判主持此次决赛,随着他一声令下,周围的观众顿时沸腾起来。

  酷T匠》f网首发m

  不过这一次众人很一致的没有再单一的替火皇加油,毕竟对方可是诸仙阁少阁主,所以他们绝大多数都只喊加油,唯有主席台上的林月茹一双美目紧张地看着火皇、不停的祈祷他能够获胜,然后八抬大轿、吹落打鼓的迎娶她,想想都让她幸福的没了边际,只不过这一场战斗任谁都知道火皇想要赢得胜利并不容易!

  “火皇兄弟,我们终于碰面了,你的伤势怎么样?能全力发挥吗?”凌霄抱拳问道。

  “凌少主请放心,那点小伤早已不碍事,尽管放马过来吧!”南宫煌抱拳回答道。

  “好,待会我会全力而为,还希望火皇兄弟你不要因为我的身份而故意放水!”凌霄摆开架势叮嘱道。

  “这种事情可不能放水啊,一旦放水我可就要将未来的媳妇输给少主了,所以待会如有得罪之处,还望少主见谅!”南宫煌道。

  “哈哈,好!”凌霄大笑一声,接着两人立即进入戒备状态。

  “最精彩的决斗要开始了,真他娘的激动啊!”

  “很久没有见过这种级数修者之间的战斗了,这回可真是大开眼界了!”

  “也不知道火皇和凌霄究竟谁会胜出?”

  周围观众议论纷纷、皆是兴奋不已。

  “比赛开始!”萧武阳一声令下,整个数千人的大场面瞬间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精气神都聚集在两人身上。

  “呀!”低喝一声,凌霄当先出击,闪身落到南宫煌面前,试探性的扫腿而去,因为之前南宫煌的实力一直表现在聚气十层巅峰,所以凌霄也只是将内劲控制在十鼎之力。

  南宫煌双目一凝,他已经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低调惯了的他还是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暴露自己全部实力,所以他仅用体魄的力量与之对抗。

  闪身挪移,在原地留下一道幻影,正是幻影迷踪步,南宫煌瞬间来到凌霄的身后,一掌便向他的后背袭去。

  “哇,好快的速度!”众人几乎不约而同的惊呼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