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依旧是慢了半拍,南宫煌直如附骨之疽的一掌拍向武思捷的胸口,千钧一发之际武思捷一边急速后退,一边双臂交叉奋力抵挡。

  “啪!”一声爆响,强大的雷电灵力直接破除武思捷手臂上的木属性防御灵力,将他双臂电击的乌黑冒烟、强大的劲力连带着他的胸口也遭受到一定的创伤,整个人在半空中立即失去的重心,跌跌撞撞的落到墙角才停了下来。

  不过这一掌表面上看起来武思捷十分的狼狈,但真正受伤并不严重,只见他猛一抖动身体,双臂上浮现出一道道绿色灵光,原本受创的地方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快速好转,木属性灵力真不亏是施展治疗术最佳的灵力。

  “玉儿你没事吧?”刚刚这一切皆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两人停了下来,萧紫玉也刚刚爬起。

  “我没事,这家伙强大的简直让人匪夷所思啊!”萧紫玉擦了擦口角的鲜血、咬牙切齿地说道。

  “好小子,结结实实的遭受老子一招中级木灵剑指竟然没事人一样,这怎么可能?”武思捷重新严阵以待,老脸凝重的都快滴出水来。

  确实,南宫煌刚刚遭受武思捷这一招整条胳膊都暂时废掉,要是换成其他同等级的修者估计这条胳膊就彻底残废了,但他还真像没事人一样的进行反击,怎能不让他们吃惊。

  “哼!”南宫煌将手臂杵在地面,猛一咬牙扭动了下身子,胳膊发出一声脆响,脱臼之处立即被接了上去,挥了挥左臂虽然依旧有些生疼,但勉强可以战斗。

  “太,太变态了!”

  “那小子还是人吗?”

  武思捷三人瞠目结舌,震惊的无以复加。

  “今天你们三个一个都别想离开这里!”南宫煌怒喝一声,冰冷的目光在三人脸上一一扫过,紧接着双腿猛的一瞪,好像利箭一般闪身向武思捷袭去,依旧是金属性战技奔雷掌法。

  “不好!”武思捷大吃一惊,刚刚和萧紫玉两人联手都没有拿下南宫煌,如今独立面对还有伤在身,他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a酷x匠网='唯s《一《p正!版,Jz其?他J都Ym是hK盗K版

  狂吼一声,不得已之下武思捷只好拼着老命的奋力抵抗,但他都已经能猜测到结果了,同样的战力,对方以完全克制自己灵力的战技攻击自己,就算自己能够将对方的力道消除,但金属性灵力附带的电击麻痹效果也让他无可奈何。

  “轰!”毫无意外,一声爆响之下,尽管武思捷和南宫煌皆向后退出几步,但武思捷的双臂却再度焦黑冒烟、整个人也好心抖筛子似地剧烈颤抖起来,显然是受到雷电灵力的麻痹效果。

  “死!”南宫煌根本不可能放弃这样的大好时机,一个箭步,吐气开来,一拳击打在武思捷小腹之上,只见武思捷就好像断线的风筝,身体高高飞起,咚的一声将身后墙壁都撞的凹陷下去,捂着丹田嚎啕惨叫几声便昏死过去,即使不死估计也要修为被废,灵力相生相克的好处在此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啊?”

  “快走!”

  左子鑫和萧紫玉吓得呆立当场,还是萧紫玉当先反应过来,拉着左子鑫便向屋外跑去。

  “你们俩能跑得了吗?”闪身追逐而去,还未出院门便被南宫煌堵住去路。

  “你,你想干什么?”萧紫玉战战兢兢地问道,直到此刻她终于是彻底的害怕起火皇来,这个魔神一般的男子给她带来太多的震撼和恐惧,如果再让她来一回,就是打死她也不会再挑衅火皇。

  “想干什么?你们说呢?”南宫煌磨拳霍霍地恐吓道。

  “火皇大哥,饶命啊……”南宫煌话音刚落、左子鑫便很没骨气的跪倒在地哀求起来,他实在不想这么简单死去,他还要留住这副残躯找南宫煌报仇雪恨,如果他要是知道眼前之人就是南宫煌,不知会不会找块豆腐或者拿根面条直接自杀算了。

  萧紫玉见左子鑫那副窝囊模样本想怒骂一番,但瞥了一眼躺倒在地不知死活的武思捷,萧紫玉张了张嘴硬是一声未吭。

  “怎么?萧女神你难道不向老子求饶吗?”南宫煌鄙夷的看了左子鑫一眼,这样的人已经不能称之为对手,杀他简直是侮辱自己的双手,他转而将目标放在萧紫玉身上。

  “士可杀不可辱!”萧紫玉咬了咬牙一副视死如归般的模样答道。

  “哟!想不到萧女神还挺有骨气啊,比某些自称男子汉的狗奴才确实要强出百倍!”南宫煌一脚将左子鑫踹翻在地,左子鑫吓得面如土色、一动不敢动,爬起来重新跪倒在地,真是如同狗一般。

  “要杀便杀、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萧紫玉一听有戏,没想到火皇这家伙吃硬不吃软,于是更加傲气起来。

  “好好好,我最是欣赏你这样的女中豪杰!”南宫煌称赞几句,接着一脚踹向左子鑫低喝道,“带着那只死狗赶紧给老子滚,再要被老子见到定不饶恕!”

  “是是是,多谢火皇大哥……”左子鑫闻言顿时松了口气,整个身体都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汗湿衣襟,连忙将武思捷背了起来,战战兢兢地向外跑去,出了院门便一溜烟的消失在南宫煌眼前。

  “你等等,我叫你走了吗?”见左子鑫离去,萧紫玉转身便要跑,却被南宫煌伸手拦住。

  “你,你究竟想怎么样?”萧紫玉开始惊恐起来,说实话她真不害怕被杀,死了一了百了,但万一被人侮辱,再传了出去,对于她这么有名望的美女来说还真是生不如死。

  “你几次三番想要陷害于我,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放过你,可你非但没有收敛之心,反而变本加厉,联合落仙谷贼人想要杀我,你说我想怎么样?”南宫煌冷然一喝,出手如电向萧紫玉檀中穴点去。

  “啊!”一声尖叫,尽管萧紫玉奋力抵挡,但依旧被南宫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她顿时身子一软、好像全身的内劲都在这一刻彻底消散似地,一下子瘫软在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