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说的也是。”林月茹俏脸绯红,越发的欣喜起来。

  “哟?你们俩还在这里缠绵悱恻呢!”这个时候萧紫玉和另外一名师姐走了过来,看到两人在一起谈笑风生,萧紫玉嘲笑道,“不过也是啊,林师妹很快就要嫁人了,你们也没多少时间在一起,还是抓紧时间缠绵吧!”

  “我倒是挺奇怪呀。”另外一名师姐罗玉凤附和道,“林师妹这都快嫁人了,某些人竟然还能在这里谈笑风生,不知是悲中取乐呢,还是根本就不喜欢林师妹,对她虚情假意呢?”

  “本人怎么样好像跟你们俩一点关系都没有吧?”南宫煌淡然一笑道,“再说林师妹寻得火皇那样文武双全、玉树临风、天纵奇才的如意郎君,我做师哥的当然开心!”

  “噗嗤!”林月茹闻言忍不住就笑了起来,南宫煌这完全就是在夸自己嘛。

  “火皇?哼哼……”萧紫玉一听火皇二字便气不打一处来,上次羞辱她的仇还没找机会报,于是厉声道,“想来你们整天窝在这里还不知情呢,还火皇,他能否娶到林师妹还难说呢!”

  “什么意思?”林月茹俏脸微变连忙问道。

  “哟?这么紧张干吗呀林师妹,莫非你真急于嫁给火皇吗?呵呵……”萧紫玉嘲笑道,“之前不是爱你的南宫师哥死去活来的嘛,还说什么非他不嫁,现在怎么见异思迁啦啊?不知道是谁前几天还嘲笑本姑娘见一个爱一个呢,没想到你也没比我好多少,哼!”

  “你!”林月茹一时间气得哑口无言,她总不能说火皇就是南宫煌吧。

  “你们知道个屁,就晓得嘲笑她人!”南宫煌看不过去,冷喝道,“先不说火皇深入虎穴救出林师妹这份大恩林师妹以身相许根本无可厚非,再说火皇乃是诸仙阁准弟子,如今林师妹遭受落仙谷、罗刹峰等几大门派的觊觎,形势不容乐观,如果能够得到火皇的庇护对她只好不坏,综合考虑之下我才让林师妹答应的,你们休要对林师妹指指点点!”

  “你凶什么凶,南宫煌本姑娘告诉你,也就你走了狗屎运救了林月茹她才喜欢上你的,现在连她都嫁人了,你就准备一辈子打光棍吧!”萧紫玉铁青着脸娇喝道。

  “我打不打光棍和你没有一毛钱关系,也勿需你来操心!”南宫煌冷冷的答道。

  “就是!”林月茹附和道,“我嫁不嫁火皇也跟你们没有关系,别在那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了,谁不知道你们这是在嫉妒我!”

  “嫉妒你,哈哈笑死人了!”萧紫玉和罗玉凤大笑而起,罗玉凤说道,“林师妹不是师姐说打击你的话,刚刚掌门和林长老他们已经商议不打算让你嫁给火皇了,说要举办比武招亲大赛,最后胜者才是我们青玉门的乘龙快婿,火皇不一定能够笑到最后,所以你现在嫁不嫁的了火皇还真的挺难说!”

  “什么?”南宫煌和林月茹闻言皆是大吃一惊。

  “我们走,就让他们俩多厮守一会吧,恐怕过几天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哼!”萧紫玉和罗玉凤转身离去。

  “我爹怎么这样呀,我去找他理论!”林月茹顿时焦急地说道。

  “算了!”南宫煌连忙拉住林月茹道,“你爹他们的做法没错,火皇虽成为诸仙阁弟子,但终究来历不明,更何况上一次火皇还狠狠的教训了萧紫玉,他们肯定觉得火皇太过傲慢无礼,弄这个什么比武招亲大赛一方面可能是真的想替你找到乘龙快婿,另一方面也算是对火皇的一个考验吧,你不要担心,我只要夺得桂冠不就没问题嘛!”

  最V新章节=上;K酷p-匠5网e*

  “可,可是齐云山人才济济,我怕到时来了其他高手、亦或者有人故意从中作梗怎么办呢?”林月茹担心道。

  “对我有点信心好不?哥哥何时让你失望过?”南宫煌自信道。

  “那,好吧,反正不管怎样我都只嫁给你,别人谁都不行!”林月茹扑到南宫煌怀中撒娇起来,这让南宫煌幸福无边。

  ……

  比武招亲的日子很快便定了下来,就在八天后,地点青玉门演武场,此消息一出,就好像长了翅膀似地,立即传遍齐云山边边角角,林月茹的美貌那是绝不在萧紫玉之下,而且更加年轻可爱,更主要的是最近发生的几件大事,特别是罗刹峰掳劫林月茹以及落仙谷指名要林月茹冥婚等事件,这极大的提升了她的知名度,以至于很多青年才俊得到此消息之后纷纷慕名而来,甚至连诸仙阁某些年轻弟子都跃跃欲试,一时间青玉门成为齐云山最热闹之地。

  时间过的很快,为了迎接这次比武招亲大赛,青玉门上上下下皆忙的不亦乐乎,但这一切似乎与南宫煌并没多大干系,他像往常一样在藏书阁中看书、修炼,不过谁都不知道,每当夜深人静之时,南宫煌那种拼了老命锻炼体魄的劲头着实让人瞠目结舌。

  说不担心那是假的,南宫煌虽然有些自信,但并不自大,在青玉门中的年轻一辈他确实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可将他放到整个齐云山、特别是诸仙阁中,他最多也只是偏上的档次,所以想要在这次比武招亲中胜出,他必须加倍努力,争取早日突破到聚气十层巅峰境界才能够稳操胜券。

  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这段时间坚持不懈的努力,在这一晚,南宫煌终于感觉要突破了。

  “呀,嗬!”山中不断传出这种低喝之声,只见南宫煌背上竟扛着两块足有五米见方的巨大青石在快步奔走着,这样的场面简直让人望而生畏、不可思议。

  两块巨石加起来足有六千斤重量,扛在南宫煌肩头就好像不怎么吃力似地,他的脚步依旧是那样的迅捷,一直保持这样的速度奔跑了近一个时辰,南宫煌终于身体力竭,连忙扔下巨石盘腿而坐。

  缓慢而又深沉地呼出体内一口浊气,南宫煌顿时感觉身体猛然一轻,似乎连疲惫感都随着这一口气呼出轻松了些许,接着他立即施展圣气归元大法,缓缓调动铁片上的灵力注入体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