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势突变,简直让人匪夷所思,前一刻三人被围攻险些致死,现在却翻身为主,将鲁家一干人等杀的杀、逃的逃,一时间都让刘勇叔侄俩有些如梦似幻般的感觉。

  “鲁平原!”直到南宫煌和鲁平川两人消失,刘勇才缓和过来,紧接着闪身落到鲁平原面前怒吼而起。

  “杀了他我为爹他们报仇!”刘诗芸紧随而后,一剑刺去,但却被鲁平原拼命躲闪开来。

  “还想跑,找死!”刘勇上前一脚踹去,直接将鲁平原踹了个四脚朝天。

  “不,不要杀我,求求你们不要杀我……”鲁平原知道在劫难逃、吓得面如土色,不停的哀求着,“对付你们刘家从策划到实施,全都是我大哥所为,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都是被迫的……”

  “你是被迫的,哈哈,你骗三岁小孩呢!”刘勇一脚踏在鲁平原身上恶狠狠的说道,虽然刘勇叔侄俩今天斩杀了不少鲁家之人,但几乎都是鲁家的打手,即使是阴阳双煞也不是真正的鲁家之人,现在面对鲁平原这个鲁家嫡系子弟,他们怎么不恼怒。

  “没,没欺骗……”

  “啊!”还未等鲁平原话音落下,刘诗芸一刀扎在他的小腹之上,疼得他惨叫连连。

  “哼!算你这老狗今天走运,要是寻常的话,老子让你生不如死!”刘勇一脚踹到鲁平原的脑袋,直接将他踹的脑浆迸裂而死,要不是担心南宫煌,他们肯定要狠狠的折磨下鲁平原。

  “我们快去支援火皇!”刘勇看都不看鲁平原一眼,拉着刘诗芸便向山下跑去,至此两人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了一大半,现在只差鲁平川一人就报的大仇,他们已经看到胜利的曙光。

  南宫煌和鲁平川一前一后疯狂的奔跑着。

  “鲁老鬼有种的站住,跟小爷大战三百回合!”南宫煌大喝道,前一刻遭到雷电余波的袭击,体内正灵力膨胀的厉害,急于发泄出去。

  “老子草你娘!”鲁平川心惊肉跳、一边拼命的奔跑,一边怒骂着,想他鲁平川在朝阳镇雄霸一世,几乎无人敢在他面前喘声粗气,可现在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追杀,这让他憋屈至极。

  “鲁平川你逃不掉的,束手就擒吧,小爷给你留个全尸!”南宫煌继续刺激道,其实他倒是希望鲁平川这么一直跟他猫捉老鼠下去,毕竟他的体能可是恐怖的异常,就算鲁平川是一位化灵期境界的高手也绝对不敌,到时等鲁平川灵力消耗殆尽,南宫煌便可以不战而胜。

  “全尸个你妈啊,你怎么不去死!”鲁平川几乎将南宫煌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他都快被逼疯了,不过他也有自己的想法,从他先前几手和南宫煌交战来看,他有十足的自信,南宫煌的灵力绝对没他深厚,他也想利用奔走来消耗南宫煌的灵力,到那时再出手胜算要大很多。

  两人狂奔不歇,原本走路需要一个多少时辰才能到朝阳镇,现在被他们俩十分钟不到便跑到,连鲁平川都感觉灵力消耗巨大、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他觉得南宫煌比他消耗肯定更大,于是他故意放慢了脚步,准备寻找出手时机。

  “哼,鲁老鬼,等着被虐吧!”南宫煌看出鲁平川渐渐力竭,信心再度大增,加快速度向他冲了过去。

  “好机会!”就在两人刚刚跑到朝阳镇大门前,鲁平川往嘴里塞了一颗补元丹,紧接着突然停顿下来,猛一折返身躯,狂吼一声,高举灵刀便向南宫煌狠狠的劈去。

  此刻南宫煌距离鲁平川仅有五米不到,以他如此迅捷的速度冲击过来根本来不及躲避,但他也根本不屑去躲避,他早就做好一切应战准备,见鲁平川突然出手,他立即催动灵力架起灵剑硬抗而去。

  “当!”刀剑相交,两人一触即分,皆向后倒退而去,但是因为鲁平川灵力消耗的巨大,加之南宫煌以那么迅猛的速度冲击过来,此消彼长之下,南宫煌这一剑和鲁平川旗鼓相当,这说明鲁平川的灵力消耗远大过南宫煌,两者实力基本持平。

  “老子灭了你!”一招之后,鲁平川虽然吃惊南宫煌灵力的精纯度,但并未太过担忧,立即闪身而来,再度向南宫煌攻击过去,他想借助刚刚吞服的补元丹趁热打铁杀了南宫煌。

  {酷4}匠p\网永G久*1免"‘费$看小b说

  “今日就拿你这老鬼练剑!”南宫煌面色一沉,依旧淡然自若,全力施展神光如渊剑式与鲁平川迎了上去。

  逍遥剑诀一共分为四式,而每一式又分为很多招,每一招都是逐一递增,例如神光如渊一共分为九招,前面八招的威力一招比一招强,等第九招便是将前八招的威力凝聚起来,爆发出神光如渊的精髓,威力非常强大,先前南宫煌施展的就是神光如渊的第九招。

  但是威力越强,所耗费的灵力也是越大,而且蓄势的时间也越长,所以现在面对鲁平川之时,南宫煌只能从神光如渊的第一招开始,慢慢的蓄势,最后爆发出最强一招。

  “当当当……”转眼两人数十招过后,并不是说南宫煌每一招都能顺利的施展神光如渊,毕竟鲁平川的修为比他高出不少,他仅凭灵剑以及自身的气势想要一下子灭了鲁平川也不怎么现实,他和鲁平川一样都在寻找一个机会。

  “真他娘的邪门啦,这小子究竟从哪里跑出来啊,我草!”几十招过后,鲁平川感觉自己越战越是吃力,纵使他的灵力在补元丹的补充下慢慢恢复着,但依旧感到越战越艰难,让他心惊胆寒、焦急不已。

  “快快快,门口打起来啦!”

  “咦?那不是鲁家家主吗?他在和谁斗呀?”

  “好像是个年轻小伙,乖乖不得了啊,那小伙子厉害啊!”

  ……

  听到动静,朝阳镇门口立即聚集了不少镇民,皆是一副看热的样子在一旁指指点点。

  “当!”

  “轰隆!”

  南宫煌以神光如渊第七式的威力不仅抵挡住鲁平川的奋力一击,而且还将他击退,不过自己也是体能和灵力消耗巨大,浑身大汗淋漓、不得不退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