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林长老、两位师妹,在下就先走一步了!”程峰抱拳道。

  “再见!”宋雪玉附和道。

  “多谢,多谢!”林子轩连忙感激道。

  ……

  “对,对不起啊,刚刚,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劳烦三位千万别将此事告诉给凌少呀。”等程峰两人离开之后,那两名守卫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恭敬的哀求道。

  “放心吧,我们来此不是找事的,还望两位尽快向程长老通传一声!”林子轩腰杆子瞬间挺了起来,傲气重新升起道,萧紫玉两女也一脸傲然的模样。

  “不用通传,人家程少刚刚都说了,直接带你们去找程长老即可,我们走吧。”周虎对林子轩三人道。

  “好,有劳啦!”林子轩三人顿时欣喜不已,萧紫玉有些好奇地问道,“刚刚那对男女究竟是什么身份?”

  “程少就是程长老的孙子,宋小姐是宋堂主的女儿,刚刚他们口中的凌少是我们诸仙阁阁主的小公子,我们先前真不知贵派竟然有人和他们有这么深厚的交情,还望三位赎罪啊。”周虎恭敬地答道。

  “不知者无罪嘛。”林子轩摆了摆手道,但听到周虎刚刚所说也着实震惊不已,没想到那个叫南宫的弟子竟然和诸仙阁这等高层次、高身份的人物有如此深厚的交情,林子轩和萧紫玉是越发的好奇这个南宫究竟是谁?

  片刻之后,一间豪华的别院之中,程长老程志宏亲自接待三人。

  “晚辈林子轩携两名门徒参见程长老!”林子轩带着两女恭恭敬敬地跪拜下去,程志宏可是先天境界的超级高手,不论是在修为上还是年纪上都比林子轩要强的多,他行此大礼绝对不过。

  “快快请起,不必客气!”程志宏连忙扶起三人,道,“我已经听周虎说过了,你们青玉门想推迟几天上交供品是吧?”

  “是,是的,不知程长老能否宽限几日,我们青玉门最近真的发生很多麻烦……”林子轩道,面对这样一位高人前辈,林子轩往日的优势一扫而空、甚至连萧紫玉和林月茹两女也都毕恭毕敬、一副战战兢兢地样子。

  “其他的话不必多说,这根本算不得什么大事!”未等林子轩说完,程志宏挥手道,“单单看在贵派南宫救了我们诸仙阁少主凌霄以及老夫那孙儿的份上,不要说宽限你们几天,老夫这里就可以直接给你们免去三年的供品缴纳!”

  “啊?”

  “免去我们缴纳供品?”

  “而且还是三年!”

  林子轩三人面面相觑、皆震惊的无以复加,三年的供品啊,对他们这小小的青玉门来说绝对是不小的数目,他们甚至可以利用这次机会,将那些供品充分的发挥效用,说不定三年后都可能超越鬼王岭和落仙谷的实力,想想都让他们激动的,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叫南宫的弟子,林子轩和萧紫玉那是越发的好奇此人身份。

  “嗯,这都是小事,你们勿需放在心上,今天天色已晚,你们就在此歇息一夜,明天再走吧。”程志宏客气道。

  这让林子轩三人简直受宠若惊,还从未在诸仙阁这种大的地方过过夜,虽然非常想,但林子轩还是觉得有些不踏实,恭敬地说道:“程长老您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我们需要抓紧时间返回青玉门,将此天大的好消息告诉我们掌门,好让他放心一些,这就想告辞了。”

  “哈哈哈!”程志宏笑了笑,他当然也知道小门派的难处,点了点头道,“行,那周虎啊,你送送三位,切不可怠慢了啊!”

  “是,长老!”周虎连忙躬身答道,带着林子轩三人离开别院向山下走去。

  ……

  南宫煌并不知道自己仅凭一个名号就解决了青玉门一大棘手难题,此刻他依旧在拼命的淬炼体魄,希望能够早日打通那一丝堵塞的经脉修炼成逍遥剑法。

  5n最J新Z章Z节上酷!e匠g网q

  清晨时分,随着一道道雷鸣声过后,天空中开始下起了小雨,就在南宫煌准备找个避雨的去处休息一下继续打通经脉之时,刘勇和刘诗芸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火皇大哥,大事不好,鲁家来人啦!”刘诗芸叫道。

  “来了多少人?”南宫煌连忙起身问道。

  “约有四十五人,鲁平川兄弟三人以及阴阳双煞都在其中!”刘勇眉头紧皱着答道。

  “火皇大哥,他们鲁家来了这么多高手,我们该怎么应付?”刘诗芸紧张地问道。

  “不要慌张,我们先将鲁芙蓉的墓碑藏起来,不让他们看到,然后将那小子的尸体找个较为醒目的地方挂起来,我们就隐藏在暗处伺机而动。”南宫煌快速思忖片刻道,“等到鲁家众人发现那男子的尸体之后肯定会勃然大怒,到时没有找到鲁芙蓉定不会善罢甘休,应该会四处寻找,那个时候我们再暗中出击,各个击破!”

  “好!”两人早就以南宫煌马首是瞻,他说什么便是什么,跟着南宫煌快速地布置一番,接着悄悄地离开山谷,找到一处隐蔽的草丛中躲藏起来,此刻雨越下越大,对他们极为有利。

  不大一会儿,只听外界一道悲凉的女子尖叫声响起:“刚儿……”

  紧接着鲁家那四十多号武修者全部好像炸开了锅似地,一个个严阵以待,咆哮怒骂着。

  等到阴阳双煞将他们的儿子李浩刚从树上放下之后,鲁家众人彻底暴怒了,因为李浩刚早已死去。

  “刘勇你这老杂皮,老娘不将你碎尸万段誓不为人……”阴煞抱着儿子的尸体号啕痛哭、仰天咆哮。

  “刘家,老子要将你们杀的一个不留……”阳煞也是怒吼连连,李浩刚可是他们的独子啊!

  “靠!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你们杀刘家人就可以,刘家人杀你们的人就不行,哼!简直无耻至极!”南宫煌闻言嘀咕一声,余光扫视身旁的刘勇两人一眼,也看到他们那充满愤怒的双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