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子,果然有些能耐!”陆判双目冷芒一放,刚刚试探性的一击让他感觉出对手的修为并不在自己之下,立即全力以赴,唰唰唰一连三道打鬼鞭击出,向南宫煌袭去。

  “来吧!”南宫煌面色一凝,试着施展游龙闪电诀,刷的一下消失在众人面前,下一刻突然出现在陆判身后。

  “成功啦!”南宫煌激动不已,毕竟他对神魂运用的极少,以前只知道利用神魂的魂力沟通天地灵气施展五行之术,后在轩辕灵儿的提点之下才知道达到神魂之后依旧可以施展肉身领悟的功法,不过他从未使用过,这是第一次,很顺利。

  “吼!”始一出现,南宫煌立即施展虎啸苍穹之术,一直巨大的纯由魂力凝聚而成的虎头呼啸着向陆判后背袭去。

  “什么!?”陆判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南宫煌竟然领悟了这么高深的身法,猝不及防之下奋力劈出打鬼鞭,两道能量撞击在一起,在陆判身前两米处爆破开来。

  “刷!”强大的魂力波动好像潮水似地,迅速向四周辐射,方圆百米范围内的一切皆化为虚无、一道直径七八十米巨大的天坑浮现而出,陆判倒飞出五六十米重重的摔在地上,尽管没有遭受什么创伤,但却十分的狼狈,而那些鬼差更是吓得哇哇直叫,急忙向后退去,一个个瞠目结舌、不可思议,真想不到南宫煌的实力竟强大到如此地步!

  “南宫大哥真是太厉害啦,连陆判都不是他的对手,他究竟是什么鬼啊?”徐洁惊叹至极、同时一颗悬着的心也稍稍放心些许、激动不已。

  “呼!在这充满黑暗鬼力之地对我神魂魂力消耗太过巨大。”南宫煌暗自喘了口气,他毕竟是神魂不是真正的鬼魂,所以消耗的魂力在这里无法得到即使的恢复,这让他很难受也很担心,这也是为什么他明明拥有能和鬼神相提并论的修为境界,只能发挥鬼圣实力的最主要原因。

  “不,不可能,这,这么强大的修为!怎么会?”陆判艰难的爬了起来,瞪大双目、不敢相信的看着南宫煌,一时间他的脑袋都转不过弯来,想他从一名小鬼爬到如今冥界第一大判官、修为直追鬼神之境耗费了他三千多年的时间,可眼前这个小子从来没见过,都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竟然实力比他还强大,这让他怎么能接受。

  “传说中阎罗王之下第一人的陆判大人也不过如此嘛!”南宫煌冷然一笑,双手背负、傲然道,“陆判你的实力虽然不错,但还不是小爷的对手,交出水晶球,小爷还可以饶你一命!”

  “饶你老母,老子刚刚一时大意,你小子还真蹬鼻子上脸啦,去死吧!”陆判暴跳如雷、怒火狂冲、咆哮而起,想他乃是冥界第一判官,实力超凡脱俗,今日竟在几个手下面前给南宫煌这个毛头小子弄的灰头土脸,他哪里能承受,立即使出生平最强绝技向南宫煌攻击过去。

  只见陆判奋力掷出手中的打鬼鞭,原本一件看似普通、好像铁棍般的器物,闪电般飞向南宫煌的头顶,紧接着化作一条数百米巨大、好像火龙般的庞然大物轰然向南宫煌俯冲而来。

  “这是什么东西?”南宫煌脸色大变,不知道陆判竟还有这么一手强大的攻击。

  “陆判大人终于使出绝招啦!”

  “好久没见他使用了,上次他老人家施展这一手好像还是百多年前与秦广大王比试时。”

  “这招鬼龙轰天击,那小子绝对不敌,等着死吧!”

  那群鬼差看到陆判使出此招皆是兴奋不已,一个个好像打了鸡血似地,不过他们却也没忘记急速后退。

  “南宫大哥……”看到这一幕,徐洁花容失色,忍不住从树后冲了出来,紧张至极的看着南宫煌。

  “呀!”南宫煌仅仅一瞬间便从震惊中缓和过来,狂吼一声,玄武战神诀全力施展开来,丝毫不敢大意。

  “轰隆……”一道冲天巨响爆发而出,直冲九霄,紧接着以南宫煌为中心,一道巨大的蘑菇云升腾而起,一个直径足有两百米巨大的庞然天坑浮现而出,南宫煌浑身金光闪耀悬浮在那天坑上空。

  “不,不可能!?”

  “不会吧?那小子竟然抵挡住了这一招!?”

  “那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竟强大到如此地步?”

  所有鬼怪在这一刻皆震惊的无以复加,陆判狂飙出一口黑气,整个魂体瞬间萎靡下来,软趴趴的躺在地上、瞠目结舌的看着南宫煌,好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南宫大哥……”

  徐洁惊喜至极、激动的无以复加、如果此刻她能流出眼泪的话估计早已热泪盈眶了,印象中她从未替某个男人如此担忧紧张过,这是她的第一次。

  “呼,好险!”南宫煌暗自喘了好几个粗气,心惊肉跳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平息下来,刚刚陆判发出的这一招威力无比强大,几乎将他的神魂之力耗尽,差点就要力不从心,幸好施展了玄武战神诀,否则换成其他普通的防御功法,他绝对有死无生。

  “陆判,你还不认输吗?”南宫煌深吸口气,尽量把持住自己,此刻他已是强弩之末,但他也知道陆判此刻的情况比他好不了多少,他必须要利用刚刚那震撼一击来震慑住陆判,否则他将功亏一篑。

  “你!”陆判震惊的无以复加,见南宫煌缓缓向自己飞了过来,他不知是愤怒气恼还是魂力消耗过大,再度喷出一口黑气,整个魂体暗淡到极致,好像随时都可能魂飞魄散似地。

  “陆判大人……”刘占义等鬼差大惊失色,急忙跑到陆判身旁,将他保护起来,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与南宫煌对峙着。

  “哼哼,就凭你们这群小喽啰还真不够小爷看的,都给小爷滚开!”南宫煌爆喝一声,继续强撑着,他知道此刻只要露出哪怕一丝破绽,绝对是万劫不复,就是拼了这具神魂之体,他也要撑下去。

  “你,你不要乱来……““我,我们不怕你,你敢来的话,我们跟你拼啦!”

  那群鬼差吓得连连后退到,连陆判都不是南宫煌的对手,更何况他们了,此时他们没有一点自信。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陆判竟是这种不讲信用的小鬼,哈哈哈!”南宫煌冷笑而起,讽刺道,“什么冥界第一大判官,以小爷看连个市井之徒都不如,竟是这般的输不起,哼!”

  “你别在那激将本判官,哼!”陆判盘腿坐地冷冷的看着南宫煌道,“本判官向来说话算话、愿赌服输,水晶球给你!”

  “这还差不多!”南宫煌欣喜的接过水晶球,假装随手一指,对刘占义道,“那个小鬼给小爷过来!”

  “啊?我,我……”刘占义吓得两股战战道。

  “快过来,费什么话!?”南宫煌双目一瞪,刘占义立即不敢忤逆,屁颠屁颠的跑到南宫煌身旁问道,“大师有何指教?”

  “给我打开水晶球,找到我想要找到人下落,快!”南宫煌催促道,以他此刻的魂力已经坚持不了多久。

  “哦,好!”刘占义不敢大意,连忙输入鬼力注入水晶球,片刻之后黎薇那俏丽的身影出现在水晶球内,顿时让南宫煌紧张起来。

  “怎么样?”南宫煌不断的催问道。

  “查到了,说是去一个叫黎族的家族,您可以去那找找。”刘占义道。

  “好,不要告诉他们我要找的人位置,否则你就死定了!”南宫煌恐吓道。

  “知,知道,小的知道。”刘占义连忙答道。

  “拿回去吧!”南宫煌道,“多谢陆判,我早说过我只想找个人罢了,你们偏要将事情弄得这么大,倒头来吃力不讨好,哼,告辞!”

  “等等!”陆判强撑着受伤的魂体叫道。

  “嗯?”南宫煌神魂猛的一震,他此刻也真是坚持不了多久,连忙问道,“什么事情?”

  “我想问你是不是仙神或者魔神界下来的强者?”陆判硬着头皮问道。

  “哈哈哈,陆判就是陆判!”南宫煌闻言微微一震,顺藤摸瓜道,“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真知道的话不要说是你,即使是冥界十殿阎王也不会好过,后会有期!”

  “原来如此!”陆判连忙躬身说道,“请上仙放心,在下必定保守上仙来我冥界这个秘密,多谢上仙指点,恭送上仙!”

  “原来是上仙降临啊!”

  “恭送上仙……”

  其他众鬼焕然大悟,皆一副恭敬至极的样子,同时也觉得陆判输在一位仙神之手在正常不过,先前对陆判有些鄙夷的心态此刻也消散不见。

  然陆判之所以说出刚刚那一番话语的意思就是这个,就算南宫煌不是仙神或魔神世界下凡,他也要说成是,毕竟他是输不起的,冥界第一判官的颜面必须保住。

  “这家伙真是好心机!”南宫煌最后瞥了陆判一眼,转身快速飞去,尽管对于这老谋深算的陆判南宫煌打从心底里感到不爽,但这样的结局也是他比较喜欢的,毕竟在陆判问出那句话后,他的危险也可以暂时解除。

  %酷t0匠网唯^一正版,C其他$都!z是%v盗6U版z

  “南宫大哥您没事吧?”徐洁连忙迎了上来,俏脸充满崇拜的问道。

  “没事,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南宫煌拉着徐洁便向前飞去。

  “我们走!几天之事谁要是说出去,哼!”目送南宫煌消失身影,陆判转身挥手道。

  “属下知道……”众鬼连忙躬身答道,不论是仙神下凡还是陆判被击败,这都是不能说出去的。

  “噗!”感到陆判等人消失之后,南宫煌狂喷出口五彩金光,神魂一下子暗淡了一半有余,软趴趴的落到地上,显得十分艰难。

  “南宫大哥您怎么了,不要吓我啊?”徐洁见状顿时花容失色、惊慌失措的大叫起来。

  “没,没事,我是魂力消耗太大,得不到及时的补充才造成这副模样。”南宫煌气喘吁吁的问道,“你知道在冥界有什么东西可以恢复魂力吗?”

  “不知道……”徐洁摇了摇头。

  南宫煌苦涩一笑,知道问了也白问,连忙道:“能否麻烦你一件事情?”

  “大哥不用跟我客气,有什么事情尽管说,我必定竭尽全力而为!”徐洁信誓旦旦的答道。

  “好,你去城里帮我找一下先前我们看到的那个老鬼,他叫郝春炎,你试着找找,我现在急需帮助,否则这个状态不要说黎族了,我都寸步难行。”南宫煌艰难的说道。

  “好,我这就去!”徐洁连忙转身就飞。

  “小心点,注意隐藏。”南宫煌叮嘱一声靠在一块石头上一动不动,他的神魂之体在冥界消耗很大,而且根本无法吸收周围的鬼力进行补充,所以很难恢复起来,然以他现在这种状态不要说破碎虚空返回原来是世界,即使飞行都成问题,因此必须要想办法解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