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不难,我们的标准就是按照自己的良心行事,一切以正义和善良来衡量、在这个大的原则上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而且我们也不要告诉火皇他的任务的具体内容,只给他指名一个地点,让他自己去观察去发现,加大难度!”周文斌道。

  “这,这还真不简单,估计比某些人的第九道考验都要困难了。”方晓晓苦笑一下道。

  “怎么?担心那孩子过不去?”周文斌笑着说道,“还是那句话,他还年轻,让他多受点挫折对他只好不坏,去吧!”

  “是,师兄!”方晓晓告退而去,将考验的内容转告给南宫煌。

  “啊?要我去朝阳镇自己发现任务?你确定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南宫煌吃惊地问道,尽管他已经预料到这第八道考验难度非比寻常,可真正得知后还是头疼不已,没有明确的任务,让自己去发现,这简直有些为难人了。

  “当然不是开玩笑,我们诸仙阁的考验何时开过玩笑。”方晓晓瞪了南宫煌一眼道,“其实任务我们早就安排好了,就在朝阳镇,但为了考验你的综合素质所以不打算告诉你具体事件,让你自己去搜寻,这也是对你明锐感和洞察力的一种考验!”

  “好,我明白了!”南宫煌点了点头,想想也确实如此,追问道,“那有时间限制吗?”

  “当然有,只不过这个也不能告诉你,不论你成功还是失败了,我们都会派人通知你回来!”方晓晓答道。

  “行,那看来我得抓紧了。”南宫煌答道,告别一声便要离去。

  “哎,等等!”方晓晓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于是凑过去悄悄地说道,“可以透露你一点,不要说是我说的,你去留意朝阳镇上所发生的大事,知道吗,是大事!”

  “嗯?”南宫煌闻言微微一怔,感激地看了方晓晓一眼,接着快速离去。

  “火皇希望你不要让我们失望啊,期待你凯旋而归!”方晓晓看着南宫煌的背影道。

  朝阳镇距离星云镇足有两百多里,因为任务拥有时间限定,而且还得自己去寻找发现,所以他根本不敢浪费任何时间,快速返回青玉门给林月茹留了一封道别信、连夜向朝阳镇赶去。

  南宫煌为了极大的消耗自己的体能待会好利用铁片灵力修炼,所以一路狂奔,几乎拼尽全力,仅仅一个多时辰便跑了近两百里地,时速达到五十公里而且一直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着实令人吃惊不已。

  “呼呼呼……”一口气跑了近两百里路,南宫煌体能消耗也是无比巨大,估摸着这里距离朝阳镇应该不远,南宫煌随意找了棵大树翻身而上便开始修炼起来。

  这一修炼便让南宫煌达到浑然忘我的境地,一直到翌日清晨,就在南宫煌准备停止修炼尽快前往朝阳镇打探消息之时,忽然听到远处传来脚步之声。

  “希望我们运气好,能在这里找到灵果,否则也只能前往灵兽森林一试了。”一名中年汉子的声音传来道。

  “这里距离灵兽森林足有三百多里地,估计我们还未到达灵兽森林便被仇家劫持了。”另一名年轻男子声音黯然道。

  “哥,别那么灰心,说不定我们运气好在这里就可以找到灵果呢!”又是一名少女的声音传来,接着南宫煌便看到不远处的树丛中先后走出三人。

  为首的就是刚刚说话的那名少女,一袭白色长衫、长发飘飘、眉清目秀、十七八岁的模样,虽没有林月茹那么清丽脱俗,但也绝对称得上是难得一见的美女,其身后跟着一年青衣俊朗男子以及一名灰袍中年男子,三人神情皆显得有些焦急、整体给人一种疲倦不堪的感觉。

  “咦?有人!”刚刚走出,那少女抬头不经意的扫视了一下,顿时吃惊地叫道。

  “什么人?”

  “在哪里?”

  闻言,少女身后的两人连忙闪身而出、纷纷拔出身上的大刀、长剑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二叔、哥,你们别那么紧张呀,是个年轻人,就在那!”少女指着远处大树上的南宫煌道。

  “呼,你这丫头也不说清楚,一个年轻人而已!”两人对视一眼,皆暗自松了口气,接着三人同时向南宫煌走去,而南宫煌也跳下大树向他们迎上来。

  “小伙子,这一大清早的怎么跑这深山野林来了?”中年汉子上前询问道,虽表情轻松,但南宫煌还是从他眼神里看到了警惕。

  “深山野林?这里莫非距离朝阳镇还挺远?”南宫煌暗忖一番,接着答道,“我是从星云镇赶来的,不想在这里迷了路,不知此地距离朝阳镇还有多远?”

  “哦。”中年汉子点了点头答道,“走出这座大山就到了,不过也挺远的,没半天工夫也难达到,而且在这深山老林中不是熟路之人确实容易迷路。”

  “这样啊。”南宫煌微微蹙眉。

  “如果你相信我们就跟我们一起吧,待会送你出去。”少女热情地说道。

  “小芸!”未等南宫煌答话,那汉子瞪了她一眼,道,“我们现在自身都难保,带上别人万一仇家找上来不是连累他了嘛!”

  最新95章^节$3上F酷匠R…网

  少女刘诗芸吐了吐舌头,显然单纯的她并没有想那么多。

  而南宫煌一听这三人被仇家追杀,而他来此不正是寻找任务的嘛,更何况方晓晓特地提醒自己一定要往大事上找,追杀应该称得上是大事,于是他正打算说话,另一名年轻男子道:“叔,带上他吧,这里已经接近深山,偶尔也会遇到灵兽,他孤身一人太过危险,大不了我们先将他送出去回头再去寻找,耽搁不了多少时间。”

  “哥哥说的对。”刘诗芸顿时欣喜道。

  看得出这三人很是热心肠,让南宫煌对他们顿时好感倍增。

  “那小兄弟的意思?”那汉子问道。

  “我也正有此意,那真是劳烦各位了。”南宫煌顺水推舟道,“不过诸位请放心,我也有些修为傍身,如果遇到什么危险自有方法保护自己,绝对不会拖累诸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