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南星比熊先生大八个月,他的生日是农历的二月,二月初八日,离这个日子还有十几天,按照惯例,熊先生会先给家里和里店做一次大扫除,今年情况有点小特殊,小林子被迫在仓库里安了家,他不得不先把里面小部分危及生命的高危物品移走,这些高危物品随便拿出来一个都够灭亡一个村庄来,要小心对待,这么一来大扫除的时间又延长了。

  在熊先生兢兢业业打扫期间,贾浩逐渐深挖关于上古时期影魔和星宿之间的事,更把有关冥王的记载再次整理。至于魏南星,对他来说现在算是年初,新年之后刚刚过去两个月,但是离杜鹃口中熊先生死劫的日子永远在逼近,他能做的就是一步不离的跟在熊先生身边来保证在那个关键的时刻他会向左走。

  “你还不如直接告诉他。”对魏南星这么小心翼翼的态度,贾浩唾之以鼻。

  “说什么?说你的死期快到了?你没病吧?”

  “我是认真的,与其你这么一天到晚的跟着他让他怀疑,还不如早点跟他说,哪怕就是改个原因,就说你最近有血光之灾什么的,也好过你现在这样当跟屁虫啊。”

  魏南星认真思考:“嗯,你说的对,你来说。”

  “为什么?这契妖又不是我的。”

  魏南星坏笑一声说:“你可别忘了,我是债主,你钱里店的饭钱什么时候还?”

  ……

  “你狠。”

  于是乎,某个早上贾浩高深莫测的走到熊先生面前对他说:“老夫昨夜夜观星象,尔天命之星暗淡恐有血光之灾,如若尔能将老夫往日债务一笔勾销,老夫就叫你解决之法。”

  熊先生心想,这货今天早上没吃药?他拿着菜刀就往贾浩脸上怼过去,一边怼一边说:“滚。”

  贾浩恐自己有生命危险没绷住,讨饶说:“别这样啊,我是真的算出来你这一年有血光之灾的,这古代算命师可是都有酬劳的,我帮你算到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也该感谢我啊。”

  “要我感谢你?你先把饭钱结了,你知道你欠了多少钱吗?”说着就开始拿记账本。

  这对主仆怎么都一个德行?“别别,有话好商量,其实要破解很简单,你只需要在未来的某一个关乎性命的时刻记住往左走就行了。”

  挑眉:“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熊先生叉腰:“你这家伙是不是最近太闲了?怎么有空夜观天象?我们这块地晚上能看见星星吗?你的道行有那么高吗?”

  眼见自己的能力被质疑,熊先生不干了:“诶,好歹我也是正统的天师书记官,这古往今来这哪种道家法术是我不会的?”

  “可是你全部都不精通啊,就拿这画符来说,你当初给小林子画的那些我可还是记忆犹新呐。”

  )酷-o匠网w正f版y首发P0U

  “我……我又不需要太精,只要能懂能用就行了,再说了,我占卜的本事好歹比你家魏南星强吧?一天到晚不是躺着就是趴着,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磨刀中……

  “要你管?”

  这凌厉的刀锋吓的贾浩背心一凉:“我的错,我收回,不过我说真的,未来的哪天你遇到性命攸关的时刻你一定要记住向左走,我以我天师书记官的名义发誓!”

  “你……认真的?”

  被质疑的感觉真心不好:“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这么仔细一想还真是:“好吧,我知道了。”

  “嗯~~~那你记得,我中午要吃水煮肉片套餐,送到我房间,拜拜!”一路小跑出去之后贾浩深叹一口气‘这样,他应该就能记住了吧,魏南星也该满意,只是到底起不起作用只有时间才知道了。’贾浩离开后一直趴在桌子上发呆的魏南星才走去吧台,熊先生见他过来连忙泡好他最爱的茶叶给他,这段时间他太苦了,不能委屈。见他喝了一口露出满意的表情,熊先生也觉得开心。

  魏南星喝完一杯才说道:“刚刚……贾浩说的……”

  “哦,他说的血光之灾啊,看他那么坚定,我好歹相信一下好了。”

  魏南星心中窃喜面上毫无变化说:“等会送饭我去,顺便拷问一下,如果是真的那我也要记住,毕竟攸关你的安全。”

  熊先生笑说:“好。”

  至于拷问之后的结果?就是魏南星在家里的好几个地方都写上了左这个字,行书楷书隶书外加狂草都来了一遍,搞的之后昌左和魏紫苏来作客看到满墙的左字,而且还是大哥手笔,惊的他们俩以为魏南星暗恋昌左,差点没把他们两个吓跑,当然,这是后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