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无耻的徐烈

  楚云凡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和叶清舞一起通过二级战场的考验,在此前提下,跟谁组队那他并不在意,更没有兴趣参与城主府和白家、严家之间的明争暗斗。

  不过换人之后不久,楚云凡就开始后悔了,因为田烈不但看起来卑鄙诡诈,为人更是低贱好色,他见叶清舞长得倾城倾国,便心生色念,不仅色眯眯的盯着叶清舞,更卑鄙无耻的趁叶清舞专心猎杀二级蛮兽招吾的时候想要出手揩油。

  只可惜叶清舞的修为远胜于他,再加上还有楚云凡这个实力变态的守护神,徐烈根本占不到半点便宜,还被楚云凡趁机狠狠的踹了几脚,气得徐烈险些当场跟楚云凡翻脸。

  不过不等徐烈翻脸,也不等叶清舞暴怒,楚云凡就忍不住对徐烈动手了,在干掉一头招吾之后,楚云凡冷酷无比的背手一剑,直刺徐烈的喉结,那凌厉无比的姿态显然是要一剑封喉啊,吓得徐烈脸色惨白,险些当场失禁。

  “如果你再管不住你的贼眼和脏手的话,我不介意替你挖掉眼睛砍掉双手,不信的话,你试试!”楚云凡面容冷峻的威胁道,那语气那姿态实在是凶煞逼人。

  徐烈虽然好色狂妄,但智商并不低,眼力也不是很差,显然如果他在这个时候搬出他父亲徐靖烨,恐怕非但威胁不了楚云凡,还会更加激怒楚云凡,以致自己命丧于此,因为楚云凡显然丝毫不畏惧他父亲梁城第一人屠。

  威胁不管用,打又打不过,自认为‘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徐烈,只能记恨于心,乖乖的向楚云凡和叶清舞低头认错,诚惶诚恐的保证绝不再犯。

  对于卑鄙好色的徐烈,叶清舞刚开始确实很愤怒很想一剑刺瞎他的双眼,可逼得楚云凡出手想要杀他之后,叶清舞反倒有些感激他。

  因为要不是徐烈的话,叶清舞不会知道冷酷无情的楚云凡,其实如此在意她,更不会知道原来自己在他心里有那么重要的地位。

  在蛮武二级战场的丛林战场内,除了极难猎杀的招吾之外,还有数万头其他的二级蛮兽,以及意图杀人夺石的其他武士小队,所以想要在蛮武二级战场关闭之前,干掉二十头招吾集齐二十块血精石,并不是什么易事。

  不过这种种难题,在楚云凡变态的武力值面前,全都不费吹飞之力的迎刃而解,这才过去两个时辰,他们这个小队便已经干掉了十五头招吾,收集到了十五颗血精石。

  以如此惊人的速度计算,不用一个时辰,楚云凡他们便能集满二十颗血精石,完成战场任务通过战场考验,揣着袋子里的十五块血精石,徐烈别提有多洋洋得意了,暗自佩服自己的霸道和机智。

  幸好他强行命令白欺霜和严泰一跟他换人,要不然哪能这么轻松啊,他袋子里的十五块血精石,基本上都是楚云凡和叶清舞夺得的。

  徐烈一时高兴过头,以致忘了楚云凡的警告,结果乐极生悲的触动了其他武士小队设下的精密陷阱,导致整个小队被陷阱困住。

  反应迅速的楚云凡慌忙全力破解陷阱,力求在其他人发现他们被困之前脱困而出,心里实在是恨不得将徐烈一巴掌拍死。

  但是徐烈触发的这个陷阱不但隐藏得毫无痕迹,更精妙得让人折服,楚云凡一时半会根本无法破解陷阱脱困而出。

  时间拖得越久,对楚云凡他们就越不利,形势越危险,这点楚云凡很清楚,就在楚云凡急着破解陷阱的时候,惊慌失措的徐烈还很不识时务的一个劲的催促楚云凡赶快破掉陷阱,气得楚云凡差点先将徐烈干掉。

  “交出你们身上所有的血精石,我可以饶你们不死!”眼看楚云凡就快要破解掉陷阱,脱困而出了,可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刻,被触动的陷阱却引来了布置陷阱的人。

  “快点,老子可没时间跟你们磨蹭!”站在陷阱上的那个武士,显然也是个杀伐果决的狠人,丝毫不给楚云凡他们思考的余地,直接触发陷阱中致命的机关。

  一声痛苦的惨叫响起,叶清舞的双腿直接被机关中的利剑刺穿,顿时血流不止。

  “还不快点交出来!”冷血的武士准备再重创一个人,可惜却再也没有机会去触动机关了,因为瞬间破解机关脱困而出的楚云凡,直接一掌将那武士的脑袋拍飞出去,数股鲜血猛然从断颈处喷涌而出,吓得那名武士的其他队友拔腿就跑。

  干掉那名武士之后,浑身染血的楚云凡慌忙跳进陷阱中,小心翼翼的将叶清舞抱出来。

  自己爬出陷阱的徐烈,将叶清舞已经完全丧失行动能力,便冷酷无情的说道:“她已经被伤成这样了,如果不把她扔下的话,我们其他人都会受她连累,很可能无法完成这次战场任务,全都得死在这里!”

  “虽然英雄爱美人,但我还是建议你把她扔在这里,天涯何处无芳草,只要你我能安全通过这次战场考验,待回到梁城之后,我保证你要多少美人就有多少美人!”

  “闭上你的狗嘴,我告诉你,我就算把你杀了与你们城主府为敌,也绝不会把她抛下的!”楚云凡一边小心翼翼的为叶清舞止血,包扎伤口,一边杀气腾腾的威胁道。

  “你~!哼!既然你想英雄救美,那我也不拦你,不过你如果不抛下她的话,就跟她一起离开我们队伍吧!”徐烈一边说一边退到他自认为安全的地方,以免楚云凡真的对他下杀手。

  “离开,哼!留下十三颗血精石然后给我滚吧!”楚云凡冷笑着哼道,对他而言,徐烈他们这三个队友根本就是鸡肋。

  “楚云凡,他们带着血精石逃走了,你快点去追啊!”倚着树干的叶清舞一发现徐烈竟然卑鄙无耻的带着十五块血精石逃走,哪还顾得上疼痛,慌忙催促楚云凡赶紧去追截。

  可令叶清舞诧异不解的是,楚云凡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竟然只是回过头冷冷的看了一眼徐烈他们逃走的方向,然后就不再理会。

  “楚云凡,你还愣着干什么啊,还不赶快去追啊,要是让他把十五块血精石都带走,那我们就都无法通过考验,都得死在战场上了!”叶清舞焦急不已的催促道,可楚云凡却依旧不为所动,好像是故意让徐烈把十五块血精石拿走的。

  “楚云凡,你疯了吗,那十五块血精石可是我们辛辛苦苦才得到的!”叶清舞真的以为楚云凡傻了,但是楚云凡接下来的回答却让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丛林战场内有太多的二级蛮兽,还有不少居心叵测的参战武士,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不放心!”楚云凡的语气依旧显得冰冷而生硬,没有一丝暖色,但却胜过无数的甜言蜜语山盟海誓,让叶清舞感动得愣住了。

  在面对危险和困境的时候,楚云凡向来都是理智的近乎冷酷无情,从不会被感性左右他的选择,而现在,在这丛林战场内,为了叶清舞,竟然抛弃他一贯理智的原则。

  既不抛下叶清舞这个累赘,甚至因为担心叶清舞的人身安全,而不去追截徐烈。

  “走~!你给我走!我不需要你管,更不需要你可怜!”不知为何叶清舞的态度突然大变,喊着囔着要楚云凡走。

  可是不管叶清舞的态度如何恶劣,言语如何恶毒,楚云凡都不动如松的专心为叶清舞包扎。

  “楚云凡,你别以为你如此惺惺作态,我就会原谅你,我告诉你,我恨你,恨你一辈子,要不是你武陵城就不会被灭,要不是你我爹爹就不会死!”叶清舞哭着骂道,这些话有真有假。

  叶清舞的话虽然听起来字字诛心,但楚云凡明白,她的本意全是为他好。

  让徐烈那个卑鄙无耻之徒带走了所有的血精石,楚云凡若想活着离开战场,就必须再集齐二十块血精石。

  @d酷K匠+网6X首n(发N

  以楚云凡一人之力,要在这危险丛生的丛林战场里击杀二十头招吾,本就已经足够困难,如果再带上叶清舞这个丧失行动能力的累赘,那更加不可能办到,所以叶清舞才会如此恶语相向。

  “上来!”楚云凡蹲在叶清舞的前面,要背着她闯出这个蛮武二级战场!

  “快点上来,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你在继续耽搁,只会让我们的处境更加危险!”楚云凡呵斥道,这才让叶清舞乖乖的趴在他的背上。

  楚云凡用脱下来的青衫,将叶清舞绑在自己的背上,然后带着那柄钝剑冲进更深的丛林。

  灼热的鲜血不断的溅到叶清舞的脸上,为了活着离开战场,楚云凡就像是来自地狱的嗜血修罗,无情的屠戮所有抵挡他通过战场考验的生灵。

  如此冷酷无情的嗜血修罗,背上的叶清舞却在为他哭泣,因为她发现了嗜血修罗心中,那虽然冰冷,虽然藏得极深,但却异常坚定的深情和温柔。

  为了让背后的叶清舞不再受到伤害,楚云凡甚至放弃躲闪的机会,用他那结实的胸膛去抵挡致命的攻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