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真相

  是夜,难做决断的白天皋亲自到严家拜会严家家主严明,而很凑巧的是严明也正准备到白家拜访白天皋。

  如果楚云凡只是一个单纯的武道奇才,那白天皋肯定不会来严家跟严明商量如何对待楚云凡,可是由于楚云凡体内的冰火之力牵扯到城主徐靖烨的冰火玄功,所以白天皋才如此小心谨慎。

  徐靖烨的冷酷残暴可是比他的冰火玄功还要出名,如果因为楚云凡而惹恼了徐靖烨,那么以白家现在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承受徐城主的怒火,到时恐怕要被灭族。

  而如果实力仅次于城主府的严家和白家联手,那么虽远不足以和城主府对抗,但却能承受徐靖烨的怒火。

  “严兄,你说你也正要找我,不知所为何事啊?”不等严明问清楚白天皋的来意,白天皋便反客为主率先问道。

  白天皋的反常让严明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不过他并没有跟白天皋玩心机,捻着胡子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想劳请白兄明早随我到武陵城去助拳!”

  “武陵城?助拳!严兄发生了什么事情?”白天皋好奇而惊讶的问道,那楚云凡也是来自武陵城,而严明又要他到武陵城去助拳,这究竟是巧合,还是有着他所不知的关联。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去走个过场!”严明笑着应道,而后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告诉白天皋,原是因为三年前下邳城城主刘忠原的弟弟刘应举在蛮武三级战场上救了严明的大儿子严泰初一命。

  而昨日刘忠原的宝贝独子,在蛮武一级战场上被人剁掉了命根子,断子绝孙的刘忠原伙同垓城城主穆天南一起围攻武陵城,准备将害他断子绝孙的人揪出来千刀万剐,可是谁想到都去了一整天,却还没半点消息传回,好像数千人马就这样人间蒸发了。

  武陵城城主叶翎号称不败城主,其自创的飞叶剑法更是高深莫测,所以刘应举担心他哥哥会遭遇什么不测,或者被叶翎困在武陵城中,所以特来向严家求救!

  “严兄,我知道那个剁掉刘泽命根子的人现在正在何处,而且据我得到的消息,那下邳城和垓城的数千人马多半是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白天皋一脸神秘的说道。

  “你怎么会知道?”严明惊讶不已的问道。

  白天皋警惕的看了看四周,问道:“严兄可有能说话的地方?”

  严明赶紧将神秘兮兮的白天皋引入他练功的密室,待得知有关楚云凡的事情之后,严明的神色和白天皋一样凝重。

  “白兄,你现在心里可有什么良策!”

  “唉~!我就是不知道该留住他,还是驱逐他,所以才来找严兄你商议的!”

  严明低头沉思了片刻,而后捻着胡须道:“白兄,依我之见,我们不如在表面上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既不刻意去拉拢他,也不刻意去排斥他,就权当是欺霜和泰一的好朋友,是我们两家的贵客!而暗地里我们两家则联合起来调查他们两个的来历,如果真是来自武陵城,那就好办了!”

  在白天皋和严明商议如何对待楚云凡的时候,白家大宅东厢阁内楚云凡已经洗完澡,换上那一身华贵的丝质青衫,黑色湿发披肩而下,多了几分豪放洒脱的气质。

  楚云凡长得并不平凡,虽然不及严泰一那般俊美得像个女人,但也是万里挑一的美男子,再加上那桀骜冷酷的神色,着实是个令人着迷的青年才俊,让推门而入的叶清舞看得微微有些愣住了。

  叶清舞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花眼了,眼前这个冷酷俊雅的青衣少年,真的是她认识的那个楚云凡吗,果然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啊,换下布衣的楚云凡完全就是变了个人似的。

  “找我有事吗!”楚云凡看了叶清舞一眼,语气依旧冰冷,不过较之他人却少了几分冷漠。

  “哼~!”叶清舞脸色微红,轻轻的哼了一声掩饰心中的尴尬和害羞。

  “楚云凡,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和你老爹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惹来那么可怕的敌人!”叶清舞走到楚云凡的面前,用命令的语气问道。

  “你不需要知道,因为就算我告诉你,你也不可能明白!”

  “你,你少瞧不起人了!”叶清舞气呼呼的指着楚云凡哼道:“那我问你,那个灭我们武陵城的人究竟是谁,我跟他有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你难道连我的仇人是谁都不肯告诉我吗!”叶清舞显得分外激动。

  “他叫司徒太宰,是主界司徒世族的族长,我与他也有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楚云凡捏着拳头,只要一提起那八个人的名字,他就难以压制心中澎湃的仇恨。

  “今天将司徒太宰赶出武界的那个黑衣中年人,名叫东方洪武,是武界的界主!”

  “什么主界、武界的,楚云凡你别想编故事骗我,杀父之仇我叶清舞一定要报!”

  楚云凡有些悲哀的看了叶清舞一眼,继续说道:“相传在遥远的上古先天时代,死寂的混沌宇宙中诞生出了三十八个先天文字,其中第二个文字化为天都和三十三重天,其后的三十六个先天文字演化成三十六个相互独立的不同世界!”

  “在三十六个世界中,仅有符界能进入三十三重天,并且除了冥界之外,剩下的三十四个世界都是围绕符界在缓慢运转,所以符界也被称为主界,而我们现在所在的世界是武界,界主东方洪武主宰整个世界!”

  “现在你明白了吧!”

  “谁,谁不明白了,其实这些我早就知道了,我不过是在试探你罢了!”好强的叶清舞有些底气不足的狡辩道。

  “楚云凡,你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又怎么会跟你老爹到武陵城来?”

  “三十六界中,除了只有鬼魂才能进入的冥界外,其他的世界我跟老爹都去过,所以自然懂得比较多!我跟老爹是两年前才到武陵城的,那时候我们以为已经彻底摆脱敌人无穷无尽的追杀,所以便在武陵城安定下来!可是没想到最终还是被司徒太窄发现了!”

  “楚云凡,现在武陵城没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叶清舞红着眼睛有些哽咽的问道,一想起武陵城,一想起她父亲,眼泪就忍不住要往外溢。

  “报仇!”

  “那司徒太宰是什么级别的强者,你我可有报仇的希望?”

  “司徒太宰是羽仙境的巅峰强者天仙主宰,我也不知道我们有没有复仇的希望,但是此仇我楚云凡誓死必报!”楚云凡斩钉截铁的应道。

  ;酷匠网永G久免#)费看e小说B

  “你跟那司徒太宰究竟有什么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

  这次楚云凡并没有回答,但却爆发出令人胆寒的戾气,那仇深似海的目光好像要把人生吞活剥了一般。

  待叶清舞走出楚云凡的房间,她也不知道自己是该恨他,还是不该恨他,如果楚云凡和他老爹不来武陵城的话,那么今天的悲剧就不会发生,所以她该恨楚云凡。

  可是这样的悲剧也不是楚云凡愿意看到的,他最敬重的老爹,也在武陵城被那司徒太宰一掌给打得魂飞魄散,他也是受害人也是伤心人,她并不应该恨他,因为他们同病相怜。

  翌日,当白欺霜再次见到楚云凡,也被他焕然一新的样貌和与众不同的神秘气质震惊了,一副两眼放光的花痴模样,对楚云凡的态度也立马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连称呼也换了。

  “楚公子、叶姐姐,半个月后蛮武二级战场即将开启,我跟泰一哥哥都打算参加这次二级战场的考验,不知你们有没有兴趣参加啊!”白欺霜挽着叶清舞的手臂,亲切的问道,那灼灼的目光毫不避讳的上下打量截然不同的楚云凡。

  “有兴趣当如何,没兴趣又当如何!”楚云凡十分冷漠的问道,并没有因为白欺霜是白家大小姐而对她另眼相待。

  “如果有兴趣的话,你们可以跟我到泰一哥哥家去修炼备战,他们家有专门为通过战场考验而建造的场地,在那修炼备战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那就多谢白小姐了!”

  “不谢不谢,谁让我们是好朋友呢!”白欺霜高兴不已的应道,因为她完成了她父亲交给她的第一个任务,把他们两个留下来。

  不过白欺霜脸上如花般的笑靥很快便消失不见了,因为楚云凡向她讨要昨晚十一万两银子的赌债。

  “白小姐,贵为白家千金,应该不会耍赖不兑现昨晚的赌约吧!”

  “哼~这还用说,本小姐用得着赖你那点银子吗!”白欺霜气呼呼的哼道,心中对楚云凡的好感瞬间烟消云散,还真如叶清舞所说的那般,这混蛋不是一般的嗜钱如命。

  “那就请白小姐兑现昨晚的赌约吧!”

  “哼~急什么急,又不是不给你,只是本小姐现在身上没带那么多银票,等晚上回来再给你就是了。叶姐姐,我们走!”白欺霜撅着小嘴拉着叶清舞往外走,恨不得把楚云凡撇得远远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