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水......”

  “你醒了?你说什么?”女孩贴近了一些。

  “水......水......”

  “你要喝水啊,我去拿!”

  很快女孩便端来了一杯水,一手托着连尘的后背,一手给连尘喂水。

  “咳咳......”

  连尘睁开眼,只见面前站着一个女孩,女孩也看着连尘,眼中尽是好奇,下意识的挠了挠头上的猫耳。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连尘还是有些虚弱,跨界快结束的时候,突然遇到空间风暴,这使得连尘身受重伤。

  “我叫喵小妹,这里是喵喵寨!”突然想到了什么,喵小妹跳了起来,“不对不对,应该是我问你呀!”

  连尘的头直接撞在木枕上,让他有些吃痛,“嘶~”

  喵小妹也意识到自己好像是做错事了,吐了吐舌头,煞是可爱。

  不过这点小事,对连尘来说倒是算不得什么,从小在凌天的严苛训练下,他也不知道吃过多少苦了。不过,他也好多年没接触到疼痛了,所以才有些不适应。连尘突然意识到什么,立即用神念探查了一下身体,当场就愣住了。他体内一点仙气也没有了,而且,体内的筋脉也都多多少少有些受损,如同一个废人一般。

  “对不起,我错了!我刚才不该摔你,你就别生气了嘛!”喵小妹以为连尘不说话,一脸阴沉,还以为是因为刚才的事生气了,两只手搭在耳朵上,显得有些委屈。

  “你先出去吧!”连尘心中一团火烧,却被他暂时忍住了,“我想静静!”

  “静静?静静是谁啊?”喵小妹看着连尘,就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

  连尘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心情和喵小妹开玩笑,见喵小妹不走,本就因为失去修为、身体受损有些不快的连尘也怒了,“出去!”

  喵小妹愣住了,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这么对她大声吼过呢。喵小妹觉得有些委屈,她只是想都连尘开心而已,却被吼了。喵小妹撅着嘴,擦着泪,跑走了。

  看到喵小妹流泪,连尘也意识到自己做错事了,“喵小妹,喵小妹!”

  叫了两声,喵小妹也没回头。连尘想起身其追,可是还没等他坐起来,就又痛的躺下了。

  喵小妹跑远了,见连尘也没出来安慰她,心中更是恼火。

  {p酷Bc匠:(网/唯7一正版g,_其他;4都8"是/盗cv版s&

  “死牛精,臭牛精,不就摔了你一下吗?本小姐都道歉了,竟然还对我吼。早知道,就不该让姐姐救你了,哼!”

  “呦,这是谁惹了我们家小妹啊!”一个蓝衣女子从不远向喵小妹走来。这女子,头上也长着一对猫耳朵,头发眼睛都是淡蓝色的,一张樱桃小口,一开一合,甚是迷人。

  一看到蓝衣女子,喵小妹立即扑了上来,“大姐!有人欺负我!”

  “在这喵喵寨还有人敢欺负你啊?”蓝衣女子轻笑道,“来跟大姐说说,我倒是想知道是谁敢欺负我家小妹。”

  “还能是谁?”喵小妹还处在愤怒中,完全没意识到蓝衣女子的调侃,“不就是上次救回来的那头牛精喽!”谈到连尘,喵小妹下意识地磨了磨牙,“那头牛讨厌死了,一醒来就吼我!”

  “人家怎么会好好吼你,是不是你做了什么惹人家生气啦?”

  喵小妹有些讪讪,嘀咕道:“我不就是不小心松了手,让他头磕着了么!”

  “这不就得了。他受了那么重的伤,你倒好,人家刚醒过来,就给人家又整了一下,他能不发火吗!”

  “喵小雨,你到底是不是我姐姐啊?怎么就知道帮着外人说话呢?”喵小妹一脸对着喵小雨做了一个鬼脸,显然也知道自己理亏,却又说不出口。

  喵小雨笑了笑,让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喵小妹承认自己错了,那无疑比登天还难。而且,她也没打算让喵小妹道歉。

  “既然人醒了,我们就去看看吧!”

  喵小妹撅着嘴跟在喵小雨身后,往连尘住的地方走去。

  看到喵小妹离开,连尘也有些懊恼,拍了拍额头。突然,连尘意识到了什么,看着空荡荡的手,连尘愣了一下。立即掀开了被子,忍着疼痛,找了一遍也没有,连尘扔开了木枕,一样什么都没有。

  喵小雨带着喵小妹一进房门,就见到连尘如同疯魔一样,将床铺弄得乱七八糟的。

  “不好好躺着,你这干什么啊?”喵小妹抱怨道。

  听到喵小妹的声音,连尘仿佛抓住了一个救命稻草,连之前想道歉的事都给忘了,“戒指,我的戒指呢?”

  “什么戒指啊?我不知道!”

  看着喵小妹的样子,一旁的喵小雨无奈地摇了摇头。

  连尘如遭雷劈,愣在当场,那可是凌天唯一留给他东西,里面还有他母亲留给他的记忆仙晶。就这么丢失了,到底是遗失在空间风暴里了,还是遗失在了别的地方,他都不知道。而且这天大地大的,他又该去哪里找呢......看到连尘失魂落魄的样子,喵小妹也解气了,可是很快她便有些不忍,觉得自己不该这么做。从腰间取出了一枚戒指,这是发现连尘时,在他身边看到了的,觉得漂亮就捡了回来。现在看到连尘的样子,喵小妹也有些庆幸自己将这东西带了回来。

  “喏,你的戒指!”

  连尘一把抢过戒指,连声谢谢都还没来得及说,再次楞住了。还不待喵小妹抱怨连尘不懂礼貌,连尘就大哭起来。这让喵小雨和喵小妹都有些手足无措了,都觉得连尘是不是得了疯牛病才被牛人族给遗弃的。

  连尘紧握着手里的戒指,嘴里不停地喊着“爹”。从接到戒指的那一刹,连尘便察觉到了,这枚戒指上已经没了凌天的气息。想解除仙器联系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主人当面主动解除,另一个便是身死。他落入界道时,这上面还有凌天的气息,可是现在却没有了,不可能是前者,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凌天已死。

  虽然平日里凌天对他很严苛,但是从小无父无母的连尘早已将凌天当作父亲看待了。若非凌天不许他叫自己父亲,连义父都不行,连尘早就不是叫凌伯伯了。如今,凌天已死,连尘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情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