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听点的菜,没一会的功夫就上齐了,二而老板娘一边上着,还用着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他明明知道以晴吃不了这些东西为什么还要上?

  而以晴看着那一桌子的菜,心里完全没有了想吃的念头,虽然看样子很好吃,但是自己对蜂蜜过敏,桌子上的菜全部都是带着蜂蜜的。

  以晴在招呼老板娘说:“麻烦您往这里上一份西红柿陷得饺子”

  雨听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情绪激动地说:“你怎么会知道西红柿陷得饺子”

  以晴被雨听弄的莫名其妙的说:“因为西红柿这么酸,可是菜单上确实招牌,我有些好奇,西红柿的饺子吃出来到底是酸的还是甜的”

  这时候的雨听,听着雨听嘴里吐出来的一字一句,和那时候的以晴,一次不差的重复着,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说:“那你为什么不吃桌子上的菜?”

  以晴有些抱歉的摇摇头说:“我对蜂蜜过敏”

  雨听凝视着以晴。

  以晴问:“怎么了?你今天好奇怪?”

  雨听眼睛有些湿润的说:“没事,这个没有蜂蜜,你可以吃的!”说完推了推桌上的菜刚想拿起筷子的以晴电话突然想了起来,看着电话是以南打来的,嘴角的酒窝更加明显,表示就连说话的声音让人听起来而是开心的:“以南”

  雨听的筷子停顿了一下,认真的听着他们的对话而电话另一边,以南的声音听起来很疲倦像是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了一样,嗓子也有些沙哑以晴关心的说:“怎么了?你生病了吗?”

  X最!新章节i上=酷》匠!9网b…

  以南轻轻的咳嗦一声,让自己的声音看起来正常一些说:“没有,这几天工作忙没有时间休息,你在干嘛?工作还顺利吗?”以南问以晴沾沾自喜的说:“我是谁?我可是以晴”

  以南在电话里笑了出来:“那我给你昨天晚上打电话怎么不接?”

  以晴这才想起来,撒着善良的谎言说:“昨天晚上有些忙没有看见,想着不忙了再回给你可是给忘了”

  “那你以后注意点,害的我担心了你一晚上,如果发生什么是一定要和我说听见没有?”以南也关心的说“好啦!我知道了你多注意身体,等着我回去,我要吃你做的炸酱面”说到这里以晴肚子里的蛔虫开始范瘾了“恩,好”电话挂断了而在美国的以南,看着窗外,拿起电话再次拨打了电话,而这次不是以晴,对着电话里的人说:“计划要开始提前”

  在桌子上吃着饭的以晴,被雨听打断说:“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以晴眼睛向上转了转说:“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露出狡猾的表情说“OK,没问题”雨听爽快的答应,接着说:“以南是你的哥哥吗?”

  以晴放下手中的筷子,摇摇头说:“相依为命的人,我们都不能离开彼此,对于他来说,我是陪伴,其实我知道,在经历了这么多以后,我们没有办法可以开心的生活,因为有着伤痛,而我对他是依赖,因为不管我在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我知道我身后有他,不管别人怎么说他,我知道他的那些从来都不属于我的”以晴眼睛垂了垂这时候的雨听说:“你们经历的伤痛,就像额头上的这道疤痕吗?”雨听昨晚就注意到了这道疤以晴摸了摸头上的疤痕笑了笑:“不,这道疤虽然是一份伤痛,却是我能找到家的地方,那些伤痛就像你说的因为忘记了就是不在乎,可是忘不记说明心里还是在乎的,以晴也好以南也好,我们也想幸福的活着,却不知道该怎么活着”

  以晴像是回忆起了那些事情一样自顾自的说,而雨听却在旁边认真的聆听着,只是以晴不知道的事,每当以晴每句话进入雨听的嘴里,雨听的心就跟着往下沉。

  以晴苦涩的笑了笑说:“因为太多所有暂时讲不完,只是我知道,以南也好以晴也好,却是生活中不能缺少的,我们不知道自己的出生,其实年龄也是觉得和这个长相相符才估摸出来的,更没有姓,以南以晴,是以南帮我们起的,以南说以晴这个名字是阴雨过后是晴天,不好的坏的都结束了,因为我是耀眼的,是他世界里的一束光”

  “那以南呢?”雨听接着问“因为以南是我回家的方向”只是以晴这么认为的“对不起”雨听痛苦的说着“没关系,都过去了,现在的我们都长大了,那些伤痛也不会在伤害我们”以晴误以为他问的这些是因为他提的这些问题实他回忆起了过去,可是不知道的是雨听的这句话,确是再说这另一件事“你一定还想说,为什么我讨厌别人触碰吧?”以晴问雨听点了点头。

  “其实我也不知道,从发了高烧第三天你醒来的时候,我就讨厌别人接近我,严重的是,可能会呼吸困难,情绪会有些崩溃,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并不讨厌以南的接近,别人拿我当怪物,只有以南不是”以晴笑了笑说“对不起”雨听再次说出了这仨个字以晴有些奇怪“为什么你总是说这三个字,这不是你的风格”

  雨听又恢复了以前点儿浪荡的神态说:“难道你说着这么伤感的问题我在旁边哈哈大笑吗?我是在配合好不好,演技不错吧”

  以晴鼓起腮帮子说:“你要敢,我就敢把你踢出去”

  以晴表示不屑,嘴角撇了撇“该你说了?”

  以晴嘴角上扬,表示自己得逞的说:“帮我拍下个月的婚纱杂志”

  雨听喝了一口水差点呛着抬起头说:“就这个”

  “当然了,你以为”以呢不屑的说雨听故作矜持的说:“考虑考虑”

  “期待你的决定”说完起身,站起来说:“我们走吧,我吃饱了”

  车子在以晴的住处停下,礼貌的道了谢以后下了吃,朝自己的住处走去,这时候的雨听叫住他说:“以晴”

  ‘以晴回过头看着雨听说:“怎么了?”

  “我们交个朋友吧?”雨听询问着以晴眼睛垂了垂,抬起眼睛说:”谢谢,如果换做以前我很感谢那个对我说这句话的人,可是…..现在在失去了很对以后来讲,我只有一个朋友就够了,再见”

  看着那离去的背影,雨听对着那背影说:“可是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对于我来说我只有你一个就够了”苦涩的笑了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