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你看,他还口出狂言,一言不合就开跑……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张浪指着邓珩使出医生的逃跑技能逍遥游,倏地跳起来,身上的怒气越来越重。

  “喝酒喝酒,这小子跑不远,一个人还不在这树林里饿死。”

  追!

  黑白双煞见张浪屁股落座了,心中一急,可不甘心让邓珩给逃跑了,昨天把他们兄弟俩给欺负惨了,今天好不容易才找到好机会可以羞辱他,居然敢跑?一定要把这个家伙抓起来虐杀。

  “站住,给我们站住,再不停下来,我们绿柳山庄等一下就要屠了醉心阁!怕不怕!”

  纪无敌在宴客厅里听得很清楚,表情僵了僵。绿柳山庄的首领张浪也一脸黑线,你们说屠就屠啊,把我这个首领放在哪里了,而且长点脑子好不好!我们是来要赔偿的,要赔偿。

  黑白双煞全力追了老半天,最后还是眼睁睁地看着邓珩消失在他们眼前。草!算你小子走运。

  邓珩在树上,看着黑白双煞两个人无奈地回过头,大概是回醉心阁找沈清阳和纪无敌出气了。

  避开追兵,得先好好休息了一会,等到天色黑了下来,趁着夜深人静,绕路回去找下慕君卿。

  现在绿柳山庄的人太多,邓珩只不过是一重天的玩家,正面刚上黑白双煞这种二重天的修炼者扛不住,就连昨天的战斗,都必须依靠放风筝才能杀死他们。何况昨天有沈青阳。

  今天没有战士正面牵制,只能远程挂毒。不过邓珩从来不会知难而退,要好好谋划。

  正面打是打不过,但是可以用计嘛。

  邓珩此刻倒是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不知道绿柳山庄的人上当不上当。

  邓珩的计划是去斩杀他们带队的那个三重天玩家张浪。一方面测试一下自己最近的功力,另一方面,他发现斩杀玩家也是会增加武器的戾气,斩杀的人越多,武器就越厉害。

  房间里果然慕君卿正在等他。见到邓珩,慕君卿一颗悬着的心落了下来。

  “当初是纪无敌让你喊我走的吗?”邓珩坐了下来。

  “是纪无敌。”慕君卿给邓珩倒了一杯水。“他说,他们人多,我们不要硬碰硬,不然民众伤害大。”

  “对,要打可以,出去打。”邓珩若有所思,这纪无敌还是有些手腕的。能屈能伸,这点邓珩做不到的,所以现在邓珩对他由衷佩服。也十分理解他现在的委曲求全,每个人的境况不同,纪无敌手中有老百姓的生命安全,责任重大。

  邓珩跟慕君卿耳语了一番。“这纪无敌手中无人,我们不给他添麻烦,我们可以打游击。”

  邓珩现在是毫无负担,一人吃饱全家不慌,只要将慕君卿安好,那些人又抓不到自己。有什么办法。

  现在仇恨全都在他身上其实也是好事。

  “那需要我做点什么呢。”慕君卿问道,邓珩来找她一定是有事的。

  “我来教你做黑曜续命丸。”

  啊?慕君卿激动得小脸通红,这个药品就是邓珩才学的神药啊,吃一口补充大量的血,后面还带持续。这么珍贵的配方他一定很难才拿到。慕君卿不知道要说什么。

  “材料呢,我昨天去前山采摘了一些,你学完可以做点。”邓珩觉得一个人搓药太慢,多一个人会没关系,而且这还是他信得过的人。

  如果是没有秘籍的话,学习配方是需要引导人传功的。这些制作方法,一个一个输入到慕君卿的脑中。她的系统提示,您已经学会黑曜续命丸的制作方法。

  太好了!谢谢你!慕君卿笑起来,挺好看的。

  临走之时,邓珩转头又叮嘱道“药铺张老头有个东西要给我,你有空去找下他,还有去找下沈静君,给她带个信,让她明天在后山找我。”

  慕君卿倒是有些不解,“为什么要找她,我可以帮你的呀。”

  “哈哈哈哈,不好说。有些小羞耻。”邓珩收拾好东西,拍拍慕君卿的头,“这俩天给我送点吃的,别把我给饿死了。”

  慕君卿心中虽有不悦,但是被分配到了事情眼睛突然就变得亮亮的。“好,我给你做些好吃的。”

  “我一个人行动方便一点,你出门小心点,装作采药多绕点弯”

  “嗯。”

  邓珩一直没有把慕君卿带在身边,就是怕她收到伤害,自己放不开手脚了。

  ……

  绿柳山庄的人这段时间在醉心阁混吃混喝,他们想着赔偿,要价特别高。纪无敌也在极力与他们周旋,他跟张浪关系是越来越好。

  张浪以前是跟纪无敌打过本的,对于他一直守在这里十分佩服同时又有些不解,极力劝说他去绿柳山庄。

  “不了,我还是要等人。”纪无敌口吻坚定。

  “今天你叫我一声兄弟,我很开心。希望兄弟能够让我保住醉心阁,这里不是你们的菜,你也知道,实在也没什么好东西可以掠夺的。”

  “哎!”张浪摇摇头终于说了大个实话。“哎,这可不是我说了算啊,你去找柳依依谈这个事。”

  纪无敌听到这名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果然是陈年的恩怨。其实邓珩、沈青阳没错。人要打你,随便找个理由都要打你。

  “你去跟柳姑娘服个软。这事就这么着了。”张浪提出,纪无敌摇摇头,不可能的。

  张浪端起酒杯做了一个先干为敬的动作。看着纪无敌在沉思,一个宁可向所有人低头,都不肯向女人低头。这纪无敌跟柳依依的芥蒂还真深。

  但感情的事谁又说得清楚呢。

  ……

  邓珩找了个好地方,开始挖坑。嘿嘿,就看这坑顶不顶用了。

  中午,慕君卿给他送吃的来了。“哥哥,我跟沈姐姐说了。她下午来见你。”

  “好。我让你找张老头带的东西拿来了没有?”

  慕君卿将纸包递了过去。“这是什么。”

  “啊,哈哈哈,不好说啊,你还小。”邓珩真是说不出口。感觉是在残害幼苗,虽然慕君卿比狐桃子大,但还是小小的样子。

  和慕君卿聊了一下部落的情况,知道了绿柳山庄这帮人在部落驻扎了,还在醉心阁里面混吃混喝,等着巨额赔偿,邓珩安心了,依照这群人的德性,恐怕要栽在这个陷阱里。

  慕君卿给邓珩做的那可不是纯粹的干粮,那可是美食啊,味道竟然还都不错,看得出是花了心思的。邓珩很是感激。

  晚上沈家妹子来了。

  现在沈家妹子跟邓珩关系没有最初那么糟糕,尤其是邓珩与沈青阳斩杀了白加黑之后,沈静君对他好感是逐渐上升。

  邓珩对沈静君说,“既然你不想参与战斗,那么就当朋友帮我一个小忙,可否……”

  “什么。”沈静君凑到邓珩跟前。邓珩在她耳边耳语了一阵。沈静君听后眉毛紧皱,终于,啪!的一巴掌打在了邓珩的脸上了。

  “你你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邓珩被打得眼冒金星,“姑奶奶,又不是真的做,你想不想要你哥哥有好日子过了,你看他现在已经变成个软蛋了,再过几天可能已经形成习惯了,会成一辈子的狗腿。”

  沈静君咬着嘴唇,想了半天接过邓珩手里的纸包,“那你让我亲一下。”

  邓珩坑边差点滑进坑里。”沈静君靠了过来,必须要这样吗?这……就……太他妈尴尬了。

  “别说话,吻我。”

  强吻!沈静君这姑娘比雪初更奔放。游戏里也有湿湿的触感,那种力度对他来说简直犹如抓痒一样。邓珩的游戏初吻竟然被一个妹子抢走了(废话难道要是汉子抢走才正常吗?),而且他对这个妹子的印象还不怎么好,怎么着也要慕君卿那样的软妹啊。而且之前还要找到简兮,分干净了才能啊。

  卧槽,简直了啊!邓珩的震惊还不止于此,他现在感觉身后一阵钻心的疼痛。

  唉哟,不妙,这雪初姑娘什么时候进来了,还看到刚刚的这一幕,头上正冒着紫烟在。

  “好哇你,难怪不让我过来找你,在这搞小三呢。”雪初的声音在大半夜里显得格外尖嚣。

  ,/酷s$匠;网永久!免8费看2C小J^说

  “等等,谁是小三,谁是小三!谁在说话?”沈静君突然听到设备那边传来了声音。“你竟然现实中有老婆!”沈静君仿佛受到一万点暴击伤害。

  “啊不是,不是老婆。我还没结婚呢。”邓珩解释道,说完沈静君已经听到那边鸡飞狗跳了。

  “渣男,你好之为之!”

  “沈家妹子,我拜托你的事,你一定要做到啊。”沈静君走之前听到邓珩好像是被打残了,几乎是用哀嚎的声音嘱托着。

  “滚蛋!”

  游戏中没有什么他邓珩搞不定的,唯有妹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青宁说:

感谢:雪周大哥哥、冰镇乌梅汤78、大叔白易、乌龟跑得慢的打赏。朋友们若看着还合胃口,可以点下追书,每天两更,新书需要支持,感谢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