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据说是一个离职的游戏策划设定的,但游戏公司高层却认为玩家只需要专精一个职业,玩好它就行,很少有人有富余的精力去研究其他,想玩其他职业,再玩个号不就行了。还能创造销售。

  理念不合,策划带着自己的团队离开了。

  而另一支策划队伍进入“天下”,加速建设起世界进程,这些初期的隐藏的NPC慢慢也被淡忘。

  这次邓珩耐心地跟老人对话,把所有的句子都记在脑子中,终于从老者的话语中了解到老人原是幽族的长老。

  邓珩在他那学了一些医生的基本技能,“回春术和无影毒,这两个你要勤加练习。可惜我只能授你四脉专精中的一项。其他的技能还得你自己去摸索。”

  邓珩点点头,表示已经很满足了。

  “我再教你制药之术,这是一名医者必学的。”

  邓珩再次点头。

  ……

  差不多在洞内呆了三个时辰,离开之时老者递给他一本秘籍,邓珩看了一眼——安眠咒。“这是幽族的东西,如果有可能,请送还给我的师姐。”

  邓珩知道老师父的师姐正是幽族的掌门人九幽。老师父眼中似有星点,“告诉她,我对不起她。”

  老师父知道自己时日无多,自己坎坷一生,得老天垂怜,终于有了一位了不起的传人,这个世上他最牵挂的,便是他的师姐了。秘籍一经交到邓珩手中,老者的身体便开始羽化,形散如烟。

  ……

  这个NPC算是他游戏里面的第一个师父了,今天辛苦了一天,总算是有了不小的收获,学到了新技能,还会制药,看来以前辛辛苦苦的刷游戏BUG算是先见之明啊,这要是普通玩家的话,不知道需要在游戏里跌跌撞撞玩多久的时间才能够掌握到这些!

  而且今天还收获了一只挺可爱的小狗做宠物。

  .最.新章h节G上K&酷匠O"网%x

  运气不错。

  白翎要是知道某人一直认为它是小狗,恐怕会怒了,咱可不是小狗,是小银狼!

  银狼!

  主人!

  可惜白翎还小,不会说话。

  玩了一天,邓珩也累了,出去正要洗了个澡。

  走到浴室门口,白花花的身子又映入眼帘。

  浴室的水嘶嘶溅在地上,让邓珩差点失了方寸。

  邓珩赶紧退出,脑中满是邪恶的念头。雪初这姑娘,简直是越来越放肆。明知道有个异性在屋里,居然洗澡的时候连浴室的门都不掩。

  这是明目张胆的勾引啊!如果她再这样撩拨,他就什么都不管了,到时候他要狠狠的要她。

  邓珩退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因为欲望无法舒解,神情中带着痛苦。额上有汗水冒出。不行他得早点赚钱搬出去,邓珩查了下女朋友简兮的账号信息,确实有登陆过。

  在等雪初洗澡的间隙,拿着手机又拨了一通简兮的电话,依然是关机的声音。

  邓珩放下手机,心情郁闷,此刻邓珩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是黑毛,“我要回趟老家了,家里催着相亲啊,你自己好生照顾自己,我给你打了点钱。”

  “一百万吗?”

  “毛线。一千块。我有一百万还给你哦。”邓珩查了下账号确实有个一千。然而这一千块也没什么卵用,在这城市房租都得2500。现在只能继续寄人篱下了。想起大大咧咧的雪初,邓珩有些难办。这简直是煎熬,是对人性的考验。

  现在依然联络不上自己的女朋友,但至少知道简兮有登陆过这个游戏,那就继续玩,貌似只有游戏这个途径了。

  邓珩找到离这里最近的镇子,在镇子的商铺里购买了制药配方中需要的药材。

  看看制药能不能给自己带来一点惊喜。

  看着药店里面的售价。

  邓珩的表情由晴转阴,这药材也太贵了点吧!刚刚完成任务后得到的800金币,马上又要全部花了出去。

  心疼得无法呼吸,去野外采药吧,花了几个铜板买来一个竹筐背起,白翎屁颠屁颠地跟在他的身后。

  附近的山上果然是有药材的,只是需要耗费一点时间。现在的金币那就是邓珩的命呐。采好药,回到镇上,在药铺的门口看到制药臼,又来来一些工具,开始制药。

  第一次制药,做了10颗补血散。

  不错!

  这玩家通过生活技能做出来的药果然比NPC商店里售卖的要好得多。

  吃一颗顶得上普通的好几瓶。

  制成的补血散与普通血瓶的CD的时间一样,这样的话,有钱的玩家当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效果更好的补血散。

  好容易制作的小药,邓珩哪舍得自己吃。

  来!去到外面摆摊。

  玩家自己是可以支摊的,明码实价,只是支摊的时候,人是不能动的,邓珩只好挂机洗澡去。

  回来的时候看到几个土豪围在他摊子面前装逼,“兄弟,我给你200,卖不。”一个叫沈青阳的金族战士在他跟前。此人穿着一身金灿灿的铠甲,一看就是个rmb战士。

  “300金我要了”又有个人报了个价。这个说300的人貌似不是本地人,但财大气粗的样子,不容小觑。

  “800!”又有人喊了。

  人有时候争的就是那一口气。

  这几个玩家都属于经济条件比较好的,邓珩看到他们的说话立刻心花怒放地站了起来。

  药材是自己采的,只花了一点体力和时间来制作。碰到土豪竞价,简直就是一本万利呀。

  1000!

  1500!

  3000!

  几个人争得脸红脖子粗,把补血散的价格抬得老高,邓珩不急,看着他们撕逼挺开心。

  真是有钱人的游戏啊。

  最后,还是那个叫沈青阳的金族的战士拔得头筹。

  5000金。

  比这补血散本身高出数倍的金币,邓珩感觉很好。

  交易过后,身上带着大量金币的邓珩底气都足了许多。如果这钱是现实币就好了,想到此,悲从中来。

  揣着5000金,又逛了逛镇子里的NPC,感觉他们售卖的其它东西也都挺坑。

  没有购买的兴趣了,想起有很久没有见到狐桃子,这会给她带回去一条宠物狗,她应该很高兴吧。

  带着白翎,揣着金币,邓珩吹着口哨回到玉阳村。

  再次进入玉阳村的时候,往日的祥和宁静没有了,眼前有着的是被火烧过的痕迹,房屋倒塌,遍地都是哀嚎的村民。邓珩加快脚步,白翎也在他的胸口的布袋里不断发出呜呜的叫声。

  “大爷怎么了?”邓珩扶起一个受伤的大爷。大爷口吐鲜血,半天才指了指前方,“是一群恶霸,他们烧杀掳掠。你快跑……你快跑……跑……”大爷的声音越来越微弱,邓珩抬头,前方果然是一片凄凉。

  邓珩现在在游戏里面最牵挂的就是刚上游戏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小萝莉,那个身材瘦小的小萝莉狐桃子,可别有事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青宁说:

感谢:落花时节又逢春、絮雨、煮水香千里朋友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