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喝一声冲出耳室,一人一鬼显然被我吓了一跳,估计打死他们也想不到大门紧锁的太一观里,竟还躲着一个人。

  冲出耳室,我二话不说,直接朝那白毛老头子下手。老头儿太可恶,不但把我家房门弄开,还唆使红毛厉鬼扣我家神像的眼珠子,是可忍孰不可忍,先把他放翻再说。

  虽然房间里漆黑,老头儿那满头白毛儿我却看的清清楚楚,冲到老头儿跟前,照定他脑袋,毫不客气飞起一脚。

  老头儿看似年迈,伸手还不错,被他弯腰躲过,我一脚扫空。不过,我没给他喘息的机会,脚刚着地,已经挥出拳头,欺身而上,照他面门就砸。

  老头儿慌忙向后倒退,一边退,嘴里竟还一边说话:“这位大师,我们来这里并没有恶意,完全是为了救人,麻烦你通融通融。”

  我手下不停,一拳拳攻向老头儿,嘴里骂道:“通融个屁,亵渎我们家太一神,还要我给你通融,告诉我你家祖坟在哪儿,你给我通融通融,让我给它刨了!”

  老头儿听我这么说,身体明显顿了一下。就在他一顿的工夫,我冲上去一个直拳打在他胸口,嘭一下,老头儿蹬蹬蹬倒退了好几步,最后身子向后一仰,差点没一屁股坐地上,我心里顿时畅快了不少。

  就在我准备对老头再次攻击的时,那只红毛厉鬼怪叫一声,我只觉得眼前一道红光闪动,忙收身定睛一看,红毛厉鬼已经来到我身旁,抬手抓向我脖颈子。

  .酷0匠网…首‘;发a

  我见状心里冷笑,来得好啊,刚才就怕你飘来飘去够不着你,自己送上来了,忙向旁边闪过鬼爪子,趁闪身之际,咬破食指在手心画了张十字符,回手向他肩膀拍去。

  红毛厉鬼速度并不慢,我一巴掌拍过去,他脚下蹬地,幽影似的飘身躲开。

  我忙向前窜出一步,再次向他胸口拍去,就在这时,老头儿又说话了,话里带着那么一些惊讶:“这位大师,你、你不是位和尚么,咋说我们亵渎你家太一神呢?”

  我一听,心里暗想,老头刚才那道符咒果然能让他夜间视物,这么黑的房间里,居然看出我是一身和尚打扮,不过,我现在啥也顾不上了,原本回家之后看见门口牌匾摘了,爷爷也不在了,电也给人掐了,心里已经不痛快到极点,现在又来俩趁火打劫的货,想扣俺家太一神像的眼睛,这不是逼我发飙么,正愁一肚子憋屈没地方撒呢!

  我没停手,转头回了白毛老头儿一句:“你爹才和尚呢,老子是太一道第三十七代掌教,敢打俺家太一神像的主意,不想活了你们!”

  我话音刚落,就听白毛老头儿又说:“原来是掌教,失敬失敬,既然您是太一道掌教,咱们不如停下手儿好好谈谈,孔圣先师曾经曰过,君子动口不动……”

  “曰你娘个头!亵渎我家神明,还要我跟你们好好谈谈,有病呀你!”不等老头儿把话说完,我立刻骂了他一句。老家伙跟我装什么大尾巴狼,谈什么孔子曰,半夜来人家道观,指使厉鬼扣人家神像眼珠子,难道也是孔老二曰他的么?

  我不再理会白毛老头儿,全力攻击红毛厉鬼,不过这鬼东西似乎知道我手心十字血符的厉害,不敢和我硬碰。

  和他纠缠一阵,见他奸猾刁钻,身形忽近忽远飘忽不定,不太好捉摸,抽个冷子立刻弃了红毛厉鬼,再次向老头子扑去。

  老头子见我向他扑来,赶忙再次闪躲,躲了几下,他抽空对红毛厉鬼叫道:“刘晨,你还愣着干啥,赶紧把神像眼珠子扣出来,咱好闪人。”

  我一听更来气了,还惦记着我们家神像眼睛呢,当即大喝:“想得美,亵渎我们家神像,先过我这关!”说着,我转身又扑向红毛厉鬼。

  红毛厉鬼这时冲白毛老头儿叫道:“张哥,这熊孩子脾气挺暴,不如先揍他一顿再说。”

  老头儿说:“咱们不是来打架的,你快去扣眼珠,我来拖住他。”

  这时,我刚好赶到红毛厉鬼跟前,见红毛厉鬼转身飘离地面一米多高,准备去扣神像眼睛,我一把抓住了他脚脖子,手臂一用力。

  “下来吧你!”

  扯着他一只脚脖子从空中揪下来,狠狠朝地上一摔,噗通一声,红毛厉鬼像口破麻袋似的,被我砸在地面。我并没有松手,随后双手紧攥他脚脖子,抡起来像摔破布片似的,一下下连续砸在地面。

  “TM的红毛小鬼儿,口气不小,还想揍我?看道爷我今天不先把你收了……”

  “砰、砰、砰、砰……”

  红毛厉鬼被我拎着脚脖子,摔的七荤八素。这红毛鬼还挺硬气,愣是没吭声儿,兀自手刨脚蹬,还想反抗,我根本没给他机会,左右抡开了没头没脑砸在地面上,仿佛要把心里郁积的恶气全拿他砸出来。

  鬼对人而言,是没有重量的,抓脚脖子摔鬼,就跟摔空气差不多,不过前提条件是,你自身得有一定修为,普通人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就在我摔的起劲儿时,忽然听到“哧”地一个破空轻响,我顿时一愣,随后心里大叫一声不好。因为这种破空声我再熟悉不过,这是纸符被道力激发后射飞的声音,也就是说,老头儿这时对我下手了,想用符咒对付我。

  我忙扭头向老头那里看了一眼,就见巴掌大小一团黑乎乎事物,向我急速飞来,应该是符咒无异!

  我忙用手里的红毛厉鬼去砸,想把那玩意儿砸落,就听老头儿这时大声念道:“不求风雨至,但教亟雷惊,亟雷符,开!”

  还没等我把红毛厉鬼砸到符咒跟前,老头儿口诀一落,我眼前陡然一亮,整个屋子里仿佛凭空劈出一道闪电,黑暗被撕裂,旋即轰隆传来一声暴响。

  我心里大骇,他娘的,还真是闪电!

  在我惊诧注视之下,一道手指粗细的蓝色电光,像条蓝龙似的,在我眼前盘旋半周之后,仿佛有了生命,飞速向我扑来。我想躲,根本来不及,试问谁人速度能快过闪电?闪电由出现到劈向我,说起来慢,其实只是一瞬间的功夫。

  顷刻间,我眼前一花,旋即嘭一下,闪电撞上我前胸,胸口顿时传来麻痛,霎时间麻痛感由局部胸口,散至全身,感觉浑身上下被电击了一样,四肢肌肉随之电流神经性一抽,整个人痉挛着翻倒在地上。被电击的痛苦滋味儿,简直难以言表。

  就在我倒地霎那,红毛厉鬼第一时间从我手里挣脱,飘身朝神像飞去。我想阻止,手脚却不听使唤,躺在地上怎么也爬不起来,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心里又急又气又恨。

  白毛老家伙这时也没停下,他没给我机会。我见他从身上又拿出一张符咒朝我扔来,嘴里念道:“灵符唤来云雷聚,但看平地飓风起,巽风符,开!”

  老头儿念完口诀,符咒噗一声响爆裂开来,化作无数纸屑,与此同时,屋内凭空升起一团怪风,呜呜作声,卷着纸片向我刮来。

  我这时还没从上一道符咒带来的痛苦中缓过来,躺在地上没有丝毫闪躲能力,被怪风纸片拢个正着。由于光线问题,我看不清具体什么样子,只听到耳畔传来金属破空声,好像无数锋利刀片飞空乱舞。

  没等我反应过来,周身上下几乎同时发出咝啦咝啦布匹割裂声。怪风卷裹的诡异刀片,没头没脑在我身上乱划乱割,虽然没割到皮肉,却把衣服全部割成寸许长的小口儿,简直可以用千疮百孔来形容。

  我躺在地上一动不敢动,吓出鼻尖冒冷汗,心里又惊又骇。

  大约过了两三秒后,怪风曳然而止,刀片也随之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时我身上的僧袍已经支离破碎。我在短短几秒钟之内,就好像经历了一场生死,怪分褪去忍不住长长出了口气,在内心深处对白毛老头儿产生了一丝恐惧。

  这时,老头儿再次开口,着实吓了我一跳。老头儿说:“这位兄弟,我和你算是同道中人,你们太一道的名字我早就听过,我们只是来借你们太一神像的眼睛一用,并没有恶意,用完之后,还会还给你们的,我们不想把事情闹大,麻烦你给行个方便吧。”

  我这时已经被眼前这强悍老头儿给震慑住了,真不敢相信,这世上还有这么强悍的家伙。刚才那阵怪风,老头一定对我手下留情了,他那张符咒肯定不只是能割衣服那么简单。

  感觉手脚能动了,我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吃了暴亏儿,情绪有些低落,颓废地耷拉着脑袋,心里恨自己修行不到火候,连自己家的东西都保不住,这叫我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列祖列宗,还凭什么说自己是太一道未来第三十七任掌教?

  不过,我这时同时感觉老头儿的声音有点耳熟,而且这佝偻的身材看着也有点眼熟,好像我们之前在哪里见过,可就是想不起来了。

  红毛厉鬼这时把神像上的眼睛扣了下来,飘到老头跟前说:“张哥,东西我已经扣下了,咱们走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