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羽站在一旁对着北海漠说了一大堆好话,北海漠理都不理他,还是闭着眼一动不动。

  这小子不会真不理我了吧?不是吧,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跟我玩的人,这下又不理我了。代羽一脸丧气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又不服气地凑近北海漠,他就不信北海漠不理他。

  北海漠慢慢消化完所有的信息,对紫云天雷和暗焰诡鹰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巨大的俊脸,北海漠吓了一大跳,知是代羽,直接一巴掌拍开他。

  代羽眨巴眨巴眼,一脸的可怜:“乖徒儿,师父错了好不好,你不要不理我嘛。这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肯跟我一起的人,你可不要不理我啊。”

  北海漠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一旁的饭菜。

  更新T#最快上酷匠。i网p=

  代羽连忙把饭端过来,递给北海漠,一脸讨好的笑容:“乖徒儿,吃饭吧,吃了饭就不生气了啊。”

  北海漠接过饭,反正也不知道跟他说什么,还是懒得开口的好。

  “哎呀,乖徒儿,为师错了还不行吗,你就跟我说说话嘛。”

  这代羽怎么有时候跟个小孩似的,简直是烦死了。

  北海漠听着也有些烦了,代羽还在叽里呱啦说个不停。

  北海漠碗筷一放:“你能出去吗。”

  代羽眨了眨眼睛,一脸高兴地凑过来:“乖徒儿不生气了吧?”

  北海漠觉得自己真是没这师父脸皮厚,点了点头,不想跟他说话。

  代羽一见北海漠点头,立刻欢呼起来,丢给北海漠一个卷轴就一步一蹦地出去了:“乖徒儿快吃,吃完了就看一看这个,明天我就教你炼洗髓丹。我去帮你把白老头的药鼎还回去,估计他得气死,哈哈哈哈……”

  北海漠摇了摇头,松了口气,终于走了。

  打开手中的卷轴,是洗髓丹的丹方。

  北海漠看着洗髓丹的简介,一下子就忘记了吃饭。

  洗髓丹,洗骨筑髓,让人脱胎换骨,一品可强筋,三品可强肉,五品可强内脏,七品可脱胎换骨。

  有那么厉害么?北海漠舔了舔嘴唇,他看着都不是一般的心动。

  不过这丹药和药液有什么不同的吗?北海漠很是好奇,不过现在也懒得出去问,不然又得被代羽说一大堆废话,啰嗦得紧。

  “乖徒儿~”代羽又掀开了帐帘,一脸得意的笑容。

  北海漠看着他,面无表情。

  代羽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哈哈大笑道:“乖徒儿,你知不知道,刚才我把药鼎拿过去还给白老的时候,你没看见他那个表情,哈哈,老脸都皱成一团了,简直连眼鼻口都看不出来了,哈哈哈,笑死我了。”

  北海漠抽了抽嘴角:“有你这么对待老人的么。”

  代羽马上一严肃,连忙摆手:“没有没有,等我笑完了之后我就跟白老头说下次我赔他一个更好的,他立马就脸松了。”

  北海漠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诶不对啊,这话怎么听着有点别扭啊?

  “你是说,你笑完了之后才说要再给他一个的?”北海漠抿着唇,为难地笑问道。

  代羽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怎么了吗的表情:“对啊。”

  北海漠微微扶额:“你就不能憋着不笑吗?”

  “我干嘛要憋着啊?我想笑啊,再说我也没笑多久,半个时辰都不到。”代羽显然不明白北海漠的意思,无辜地看着他。

  “你还想笑半个时辰?”北海漠瞪大了眼睛,随即想了想,觉得自己没必要跟这个脑子缺根筋的师父计较。

  “师父,我问一下,丹药和药液有什么区别吗?”

  听得北海漠一问炼药方面的事,代羽秒变正经,整了整衣服:“这丹药比药液更为精纯,平日里一般不成丹的成药,成药就会形成药液,而且一般药液,炼药师第一次炼丹时会先熟悉炼药的过程,然后才会逐步开始成丹。”

  “那比如,洗髓液和洗髓丹有什么区别吗?”北海漠问道。

  代羽想也没想就说道:“只不过药效比不上丹药而已。”

  “那药液分品阶吗?”

  代羽点了点头:“和丹药一样。丹药分为九品,靠成色来分辨。从低到高依次为白黄橙绿蓝红紫灰黑,也和魂核一样。”

  北海漠突然想到了散老:“那炼药师要药人是?”

  “试药。药液的成否需要有人来试,而丹药则不用,既成丹,丹即成。”代羽有些愤慨地说道,“身为炼药师,不以救人为本,反害人,简直是炼药界的耻辱。”

  “那你怎么试药的呢?”北海漠问道。

  代羽说道:“如果不是害人的药一般都是我自己试,要么给已经病入膏肓的人或者魂兽。毒药的话都是给那种罪大恶极的人。再说了,我一般都不需要试药,像我这种九品炼药师还需要炼制药液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