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酷匠#√网#永I久免XB费看/8小2说V=

  代羽又笑着摇头:“人这一生啊,会面对很多选择,那就注定要学会取舍。学不会取舍,那么面对紧急情况,根本不可能在一瞬间就做出对未来,对大局最有力的选择。”

  学会取舍……北海漠想起了那个黑影也是这样对他说的。

  的确,他刚才的想法的确是想要魂火成为他第五个武魂,五个武魂能够共同存在。

  学会取舍,那么,相对来说,他更愿意选择自己的四个武魂。不是因为多,而是因为他觉得,他的四个武魂配合在一起,完全可以越级挑战,而且还有炼狱魔藤可以吸收吞噬,达到天阶也不是说没可能。

  更何况,他已经开始习惯他现在的武魂,对它们也更为熟悉。

  见北海漠已经明白了,代羽满意地点点头,继续说道:“炼药是一个需要耐心和耐力的过程,要吃得苦,承受得住失败。”

  “炼药师炼药,要最不怕失败,因为刚开始炼药,会有各种各样的原因而练不成药。

  炼药,首要的是注意火候,像我这种,武魂便是火的,掌握火候就很容易,但是你没有。不过也别担心,幸好你有我这个师父,我从一本古籍中看到一种用天雷来炼药的方法。”

  “天雷?”北海漠好奇地看着他,“天雷可以炼药?怎么练?”

  代羽手中出现一本“古籍”,递给他说道:“这本书上有写,反正我没有天雷,我不怎么会。”

  说是古籍,结果明明就是一张很大的破旧牛皮,上面写满了字。

  “那就是不会咯,那拜你为师有什么用。”北海漠白了他一眼。

  代羽拍了北海漠脑袋一巴掌:“说什么呢,只不过是炼药时用的‘火’不同,但炼药一门,都是殊途同归的。除去‘火’不同,其他的方法都是一样的,你居然说,拜我为师没用?”

  看着代羽有些发火的脸,北海漠瘪了瘪嘴,懒得跟他扯了,示意他继续讲。

  代羽微微眯了眯眼,缓和缓和情绪,继续说道:“然后是药材。药材的质量也是炼药成功的关键……”

  北海漠静静地听着代羽的讲解,一直到晚上。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关于炼药的常识我已经都教给你了。本来要给你看看炼药师的厉害的,不过好像没什么时间了,明天再说。明天就教你开始炼药。”

  “这么快?”北海漠一脸懵逼地问道,“不是还有阵法呢吗?”

  代羽看了他一眼,又丢给他一本书:“这个是阵法的基础,自己先看看,有什么不懂的再问我。阵法这东西很简单的,光看也学得会。”

  北海漠有些不相信,若是光看就能学会,那阵法师在大陆上干嘛那么少。

  翻开看了看,一幅幅图片线条在脑中开始拼凑,还真觉得挺简单的。

  看北海漠一脸轻松地看着书,代羽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果然是他精心挑选的徒儿,天赋不是常人能比的。

  其实他看这书的时候,觉得挺难的,不过他才不会跟北海漠说呢。

  “走,一天没吃饭了,回去吧。”代羽看着远处的火光说道。

  北海漠这才想起还没吃饭呢,肚子也开始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关上书,跟了上去。

  “诶,你说,你怎么知道我有四个武魂的?”北海漠很好奇。

  代羽神秘一笑:“你猜。”

  北海漠摇了摇头。

  代羽哈哈地拍着他的肩膀笑道:“我的武魂是天阶的。对了,你有一个武魂是天上的紫云天雷,这个我认识,可是另外三个武魂我从未见过,是什么?”

  其实,他早就注意到北海漠了。在北海漠刚进黑雾山的时候,他就发现了黑雾山的魂兽开始变得有些急躁,他为了查明原因,正好就碰到了北海漠和散老的战斗,激起了他的兴趣。于是后来,一有时间他就悄悄跟着北海漠。

  北海漠将另外三个武魂的名字告诉了他。

  “你为什么会有紫云天雷啊?紫云天雷不是天上才有的吗?而且百年难得一遇啊。”代羽问道。

  北海漠笑了笑,没说什么。

  “为什么你的武魂大陆上都未曾记载过?”代羽又问道。

  北海漠还是笑,也不回答。

  代羽有些生气了,哼了一声,快步往自己的帐篷走去。

  北海漠坐在一个锅旁边,看着一群人忙忙碌碌地在煮饭。

  “小子,你回来了?”那个中年大汉走了过来,拍了北海漠的肩膀一下,曲身坐在他身旁。

  北海漠点了点头。

  “我叫北苛,你叫什么?”

  北苛,北家家主的弟弟,35岁,武魂紫魂蝶,玄阶七级,等级52。

  “海漠。”北海漠知道姓北肯定和北家有关,便仍使用自己之前告诉小江的名字。

  “代羽前辈呢?”北苛问道。

  北海漠看了看代羽的帐篷:“那里。”

  北苛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你小子可真有福气,居然能拜代羽前辈为师。你可不知道,你刚来我们这儿那天,满身没有一块好肉,浑身是血,代羽前辈让我们给你止住血,就把他许多的名贵药材都拿了出来,闷在帐篷里两天两夜,才练出一枚丹药,然后就立刻让我们把丹药拿给你吃。顾不得休息,一会儿又来看看你,一会儿又来看看,我们私底下都在说代羽前辈是不是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北海漠听着有些震惊,除了他父亲和哥哥,还从未有人这样在意过他。

  “我在这儿多少天了?”北海漠问道。

  “你吃了丹药后又睡了三天,这不,今天就第六天了。”北苛说道,“难道你有什么要紧事吗?”

  北海漠点了点头,然后就看着布满星光的天空不再说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