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漠走近藏书阁,就看到了躺在门口的风老。

  风老,北海家族藏书阁的守护者,年龄不详,武魂不详,等级不详。

  风老一脸的白毛,又长又多,只能看清他布满白毛的脸上隐隐露出的浑浊却锐利的双眼。

  “风爷爷。”北海漠朝着风老规规矩矩地行礼道。

  风老眼睛都没动一下,只是继续看着天空,嗯了一声,说道:“拿了就出来。”

  “是。”

  北海漠走了进去,慢慢地看着那书架上的书籍,仔细地挑选起来。

  拔剑术,看起来挺不错的。北海漠看着书架角落里的一卷竹简,伸手将它拿出来。

  拔剑,剑者都不太重视的东西,北海漠却觉得不然。

  此拔剑术只是简单地练习拔剑。剑者,若拔剑比他人慢了一点点,或许死的人就不是他人而是自己了。

  即使你比别人厉害。

  北海漠又看向一旁的架子。

  意……这是什么?北海漠把一本古旧的卷轴拿了下来,轻轻打开。

  天生具备器武魂的武者,根据自己对武魂的运用、与武魂的契合,以及武者天赋的差异,可以领悟的意的等级是不同的,有人穷极一生都不可能悟出此意。

  ……

  北海漠看着卷轴的简介,突然笑了。

  《沉明修罗》

  沉明修罗,37岁获得“修罗”称号,大陆上百岁之内步入“修罗”称号的两位之一,同时还是九品炼药师。长相出尘,一生却放荡不羁,于宸寻二十一年不知所踪。

  宸寻二十一年?与今年相差95年,已经过去九十五年了啊。

  北海漠细细品读着这位修罗的平生事迹,摸了摸下巴,嘴角微微勾起,眼中闪烁着精光:“啧啧,这么厉害,看来他平生做过的事还真惊天泣鬼。”

  又选了几个关于大陆的风云人物,以及一本关于大陆地方的详细记述。

  “风爷爷。”北海漠拿着这些走到风老面前。

  风老看向他,扫了一眼北海漠手中的书籍,有些莫名地提醒道:“小子,这拔剑可是一点用都没有。”

  北海漠淡笑道:“没事,借来看看。”

  风老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看起来是要好好睡一觉的节奏:“嗯,可以走了。”

  “这,不用登记吗?”北海漠微微一愣,问道。

  “登了。”风老闷声闷气地说着,便没了声音。

  “啊?”北海漠没明白风老的意思,但也不好再说什么,躬身行礼道,“那小子告辞,多谢风爷爷。”

  北海漠走后,风老突然睁开了眼,浑浊的老眼绽放出精光,嘴角带着笑意:“果然,他还是把属于自己的东西拿走了。”

  北海漠拿着这些卷轴并没有回他的房子,而是又去了白云山。

  北海漠盘膝坐在他母亲的那块碑旁,细细品读这些卷轴,同时,他释放出刚刚得来的剑武魂。

  那弱不禁风的剑武魂在北海漠身后极其不稳定,似乎只要来一道风它就会消散。

  北海漠沉浸在“意”中,脑海里有一个黑色的人影拿着剑,不停地施展着一个个招数,北海漠紧紧地关注着招数之间的细节和衔接,并针对自己的情况慢慢修改着。

  他完全不知道,他的精神力正在经受一次巨大的蜕变。

  对,就是这样,出击,收,砍……北海漠的额头上渗出又凝结在一起的许多豆大的汗粒,眉头紧紧皱着。

  身后的剑武魂却在这段时间里稳固了许多,渐渐散发出剑的冷厉。

  “呼呼呼呼~”北海漠深深地呼吸着,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将上面的汗水拭去。

  北海漠露出了一种自信的笑容,逐渐扩大,太好了,果然,变强的感觉真好。

  北海漠从一旁的树上取下一节树枝,按照刚才脑海中的演练将剑决都一一演示了一遍,树枝的顶端在挥舞过程中,渐渐带出一道黑色的剑影。

  “啪啪啪啪”身旁的树林里突然走出来一个紫衣男子。

  北海漠眼睛一凝,警惕地看着来人。

  这人长得挺俊,白白嫩嫩的,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却笑得有些深意。

  “别紧张嘛,兄弟,我只是碰巧路过而已,正好看到你在舞剑,就过来欣赏欣赏。”男子淡笑道。

  北海漠显然不会相信他的话,依然警惕地盯着他。

  北焱挑了挑眉,说道:“这样吧,我看了你的剑武魂,不如也给你看看我的武魂吧。”说着,就显露出他的武魂——紫魂蝶。

  北海漠看着他的武魂,突然生出一种俯首称臣的错觉。

  炼狱魔藤和暗焰诡鹰从他眼中显露一瞬,让他从中恢复过来:“呵呵,兽武魂中的制幻系,还能让人产生心灵幻觉。”

  酷…2匠g◇网{M首B`发☆t

  北焱突然哈哈大笑:“小子行啊,居然一句点破我紫魂蝶的攻击。”

  紫魂蝶?北海漠微微偏头:“你是谁?”

  “你猜。”北焱嬉皮笑脸地看着他。

  北海漠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刚欲转身,北焱就说道:“哎呀,你这个人一点都好玩。告诉你好了,我叫北焱。”

  北焱,青焰帝国护国家族北家少主,15岁,武魂紫魂蝶,地阶六级,等级36。

  北海漠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他虽然没有从北焱的身上感觉到杀气,但是他很少出来,经验尚且不足,所以他难以揣测北焱出现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北焱像是知道他心中所想,笑道:“都说了,我没什么恶意,我只是凑巧在这而已。”

  北海漠还是不相信。

  “诶,不信就算了,不过我告诉了你我的名字,你还没告诉我呢。”北焱“噗”地打开手中的扇子,在胸前轻轻扇着,问道。

  北海漠突然一笑,一脸你自己傻逼关我屁事的表情:“我又没让你告诉我你的名字,你自己要说的,我又没逼你。”

  “不是你问我我是谁的吗。”北焱没想到看起来挺稚嫩的北海漠居然会如此回答,一时有些惊讶,但他也没怎么显露出来。

  北海漠甩掉手中的树枝,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我给了你选择的权利,你可以不答。”

  北焱一听,眨了眨眼睛,觉得好像也是那么个理儿,许久才憋出一句话:“啧啧,奸诈。”

  “我就是小人。”北海漠朝他翻了个白眼,直接转身,头也不回地下山了。

  北焱看着北海漠的背影,呵呵笑着,一副别有深意的样子:“有点意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