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绝迹

   一个人,一把剑,伴着风走在一片森林之中,他萧瑟的脸颊,有谁能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呢,只听见这若隐若无间,那悲愤的声音好像从没有散去。

  师傅,你相信我吗,长者不是我杀的。

  哥哥,只有你相信我,而我却亲手....

  一个少年,他孤独的身影望一眼天空,留下含恨的泪水,那一道剑影再次在风中舞起。

  夜光下的影子,曾几何时,谁又知,有一个潇洒坦荡的少年,他,叫亚索。

  一切的一切,要从那一夜的决斗开始说起.....

  .......            

  那一夜,微风微冷,这一夜,月是圆的,月之下,似有笛声在绕,剑光在闪,两只影子在风中舞剑,争斗不息。

  一道剑影,狂风不绝,一道剑影,无色无彩,却坚忍如铁,毫倒退之意,只是这人脸上添了几分忧虑和沧桑。

  风,御风剑术,傲世天下的剑中之术,使用它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亚索。

  剑,无色无彩,却可在月光之下与御风剑术争辉,他是谁?他便是亚索的亲哥哥“永恩”。

  许久之后,二人终于停剑了...

  微风而过,亚索那头马尾瓣随风轻轻而动,那冷俊的脸在这一刻又多了几分忧愁。

  “哥,你也相信我是杀人凶手?你可是我亲哥呀!亚索说道。

  永恩没有回答,许久之后,他终于说话了。

  “我只知道,长者死于御风剑术!

  亚索没有说话,只是抬头望一眼夜空之月,不知道在想什么,他默默摇头,叹一口气,依然冷笑,只是这笑中带有几分痛苦。

  亚索看着那道剑影再次出现,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剑鞘一颤,他的手中多了把利剑,剑之所指却是他最不愿意伤害的人“永恩”。

  狂风起,云在动。月渐亮,却在动,仿佛快要落地,只是那狂风息息不绝,似乎那月亮也被这狂风吹的微移。

  剑影如画,舞于天地,夜空之中,风亦萧萧,人亦萧萧。

  剑如雨,风如刃,人如剑,相互穿梭,残影道道,剑声啸啸,剑光之中,忽快忽慢,一轮圆月之下,一道剑影悄然而过,一个人影倒下了,而亚索却一阵心痛。

     亚索弃剑,眼中之泪不控自流..

  “哥!你为什么不躲。”

  永恩笑了,道:亚索,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我只想知道御风剑术的杀人风格,现在我知道了,我....,咳咳咳,我不在之后,你要照顾好自己...,我不能再陪你玩秋千了,找到真凶,证明自己的清白,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我.....。

  有些话想说,却一直藏在心中,当那一刻来临,亲人近在眼前,心中想说的话只能永远埋在心里了。

  亚索找了个辟静的地方,埋葬了自己的哥哥之后,踏上了寻找真凶之路...... 。

  “这一路,有谁陪,也许只有手中的剑,是我永远的陪伴吧!

  一阵晚风吹来,落叶纷纷,月光洒下,照在他疲倦的脸庞,显得如此沧桑。

  亚索抚摸着微风,看着身后一片无边的无际森林,三天,他在这森林中走了三天了,不知有多少追杀者死在了他的剑下,谁又知,他们只为那有点高的赏金呢!

  亚索走出最后一片树林,一阵狂风吹来,而他却一动不动,迎风继续向前走去,月光不亮,却也能看清前方的路。

  一片大山后..,不知走了多久,这大山越来越少,到最后却看见一片平原,没人知道这是哪里,只是平原不大不小,一眼竟能望到头,平原的尽头立着一颗巨石,巨石不圆不凸,正好一丈之长三尺之宽,上面之字更是充满威武之气,《巨神峰》。

  亚索看着这三个字,也是眉头紧皱,不知想到了什么,一眼望向了巨石后。

  没人能想到,这巨石之后是一片深渊悬崖,幽暗而寒冷,就像一道天硩硬生生阻挡了亚索,亚索也是一笑,走到石碑旁,倒是坐了下来。

  亚索拿出一支木笛,悬崖后吹来一阵寒风,而他却静静地吹了起来,笛声忧伤,似乎如这寒风一样冷而潇洒。

  风在听吗?也许我这难听的笛声,也只是风会听了吧,希望风可以把这笛声带给另一个世界的人吧...。

  “是谁在吹这么难听的声音,真是难听,一个男人的声音传入亚索的耳中。

  亚索毫不在意,视那人如空气,笛声仍然在响,而黑暗中的那个男人却露出一阵阴笑,笑容的背后渐渐闪过一道白光,他握在手中,竟是一把利剑,寒光阵阵。

  “都死到临头了,还装得一副自己无敌的样子,难道你真的以为,御风剑术真的是天下无敌吗?”

  亚索一听到御风剑术,他收起笛子,扶地站了起来,直直地盯着一丈远的男子,道:你可以试试。

  “呵呵,男子笑道:不愧是掌握御风的天才,说话就是硬气,可在艾欧尼亚中,不仅仅只有御风剑术才是传说,才是不可一世,还有一种剑术才是真正的绝世无双。

  “哦?是吗!呵呵,我真想见见你这绝世无双的剑术有多厉害。亚索的笑声中,有嘲讽,有藐视。

  那男子向前走了两步,微弱的月光让亚索又看清了他几分模样,又让多了几分疑惑。

  亚索说道:你是谁,我从没有于你见过,你又为何如此了解我?

  男子一身黑衣,在黑夜中只能看见他那双幽深诡异的双眼,静而可怕,他大笑一声,又向前走了两步,这时离亚索只有半丈之远。

  男子说道:我知道你的一切,包括你亲手杀死了你的亲哥哥,哈哈哈......。

  此时亚索紧握手中之剑,片刻问狂风大作,生生不息,如果不是黑夜可能看不出他眼中的血丝有多少!

  男子迎面感受着吹来的阵阵强风,却是一声冷笑,便迎风而上,手中之剑竟发一阵暗红之光,也是越来越盛,仿佛快把这月色比了下去。

  男子傲然而道:御风剑术?今日一见,不过如此,受死吧!

  男子红芒之剑也是霸道,迎着狂风竟挥出无数的红芒,如果仔细看,那红芒是一道道气剑之芒。

  何为御风剑术?当然是御风为己用,化出一道无形壁障,便是御风剑术绝技之一《风之壁障》。

  红芒千道,啸啸不绝,不断冲击着那风之壁障,一阵阵如破铁之声传来,也是慑人心弦啊。

  风在吹,剑在动,红芒破风而过如万剑而过,空气之中,在这一刻充满了绝望,他死了吗?

  亚索是谁?怎会轻易死去,看万芒破风而来,他早以消失在了原地,他去哪了?

  男子望着前方,眼睛中闪过几分惊讶,随后又消失了,他静静的站在原地,他剑上的红芒也是少了几分。

  男子这时说道:不错,我没选错对手,你值得被我杀掉。

  男子的背后传来一阵冷喝,不是亚索又是谁,在那万芒而过之时,他穿梭如风,使出了御风剑术的第三绝技《踏前斩》,虽然这次是用来辟其锋芒而用,但还是保命为上。

  亚索一喝而道:你究竟是谁?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也来追杀于我,难不成,也是为了那赏金?

  男子大笑而转身,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杀了你,有一件事将永远埋没!

  “什么?难道杀长者之人,是你不成?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又能怎样,你能杀了我吗?

  “呵呵呵...,亚索冷笑道:那你就受死吧!

  御风剑术,起!

  “好,好,好,这才是真正的御风剑术!

  狂风在作,剑声啸啸,天地之间突现龙卷之风,接天通地,大有灭天地之势!

  风之中,更似有万千剑刃,纵横不绝。

  男子绝世无双的剑术在这一刻似乎才体现了出来。

  见深渊悬崖之上黑气密布,似有冲天之意。

  男子剑指苍穹,只见他的剑刃红芒一闪,苍穹之上竟显现出一道大裂缝,裂缝之中,有暗电在闪,有暗雷在轰,这裂缝似一道眼珠,注视着这一片大地。

  裂缝之中有暗影在动,纵横起跳间竟一个个向下跌落,那些暗影越聚越多,似人又似剑!

  亚索一眼而见,心中也带有迷惑和退却之意,因为他看到的暗影像一个个阴兵,手持剑刃,如大军般向他扑来。

  亚索知道,自己太过大意,小看了这名男子,也小看了他的剑术,他挥剑向天,那龙卷之风迎着黑压压的

阴兵袭卷而来。

  这时,天在抖,地似在颤,风云如浪,咆哮不绝,阴兵在啸,万道剑光也在闪。

  顿时间,亚索也愣住了.....

  只见龙卷风呼啸而过,却未损阴兵一分一毫,而阴兵却如潮水般滚滚而来,俗要把亚索吞噬进去。

  这时,亚索的心中不断重复: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要找到真凶,对,我要找到真凶。

  亚索望着身后那深渊悬崖,心中也是失落,可他面对这阴兵大军又何尝不是死呢?

  C0看@正版(章节◎上}l酷Y匠Y网-

  亚索大步一跃,竟还是跳下了那深不见底的深渊悬崖。

  这一刻,阴兵消失了,只留下亚索那道身影在深渊中飘荡,不知过了多久,亚索缓缓睁开双眼,眼前的一幕顿时下了他一跳。

  亚索仍在飘荡,只是深渊悬崖不见了,周围一阵白色,白色的下方竟是一片汪洋大海。

  “这怎么可能,深渊之下怎么可能有大海呢?

  亚索刚一说完,这大海忽然变色,竟刹那间消失了...,只剩下了一片白色,而他仍在飘荡,这深渊之下究竟是什么呢?

  亚索苦笑一般,他笑这老天真是太会捉弄人了,死又不让死,生又不生,荡在这白色空间之中,他抱着剑竟睡了过去。

  亚索去了哪里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3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