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黑风高夜,正是做大事的时候。

  莫里艾一身黑衣穿梭在院子里,今天李尧告诉她,他们一家有事情出去,让她自己做饭吃,晚上不回来,这可为她提供了作案时间。

  尽管家里没人,但是她还是极为小心,看她小心翼翼的蹲在窗下贼眉鼠眼的往屋里看就知道,在确认屋里没什么可疑之处,她纵身一跃跳进了屋里。

  蓝色的眼睛在夜里发出淡淡的光,像猫一样但又没有猫那样亮得明显,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心里挣扎又挣扎,最后还是走向放画的地方,在准备打开暗格的时候她的手抖了又抖,莫里艾小声教训道“你说你抖什么抖?不就是偷个东西吗?瞧把你吓的。”

  莫里艾教训完手后,手抖着按下了打开暗格的机关,“啪”的一声暗格打开了,打开格子的人却因为这个声音一下子蹦得老远,看清楚没啥事之后,嘴里吐槽道“你打开就打开呗,还发出声音干嘛,吓死你大爷了,下次不可以这么调皮了,听到没有。”

  又一轮的说教之后,莫里艾才终于把画拿了出来,正在得意呢,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让她的身体一震。

  “原来你真的是为了这幅画来的”李尧冷笑着说道,那天晚上他睡不着起来散散步,没想到就听到她来的目的,越听越气,所以后面的哪些话他也没听到。

  “是,这幅画我必须要拿走。”莫里艾低头道,她不能因为自己那点可怜的善良而害了追命跟冷血,东西她必须拿走。

  “你觉得以你的能力可以拿走?”李尧轻蔑的说道。

  眼睛如狼似的盯着莫里艾,他最恨欺骗,他也知道她的目的一直不单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责怪不起来她,在心里他很希望她告诉他,她是有苦衷的,但是她终究没有说。

  “拿不拿得走不是你说的算,告诉你吧,一开始我是真的得罪人,恰好遇到你,你家的东西我必须要,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总有一天我会送回来。”

  莫里艾看着他冰冷的脸,以及他如狼似的眼睛,她承认,她的心在痛,虽然两人认识没多久,但是有些人是不需要认识很久的。

  喜欢上一个人找只需要三十秒,其他的时间都在确定这一事实,现在的他们就是这样,彼此之间有感觉,却要互相穿上一层冷漠的外衣。

  “呵呵~你觉得我会相信一个陌生人的话?你是不是太幼稚了点?”李尧冷笑出声

  她还是没有解释为什么会这样做,她的眼睛明明很干净,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

  莫里艾听见他这句陌生人,突然很想嘲笑自己,人家把你当陌生人,你却还在纠结拿别人东西会给他造成伤害,也许冰岚说得对,他们本来就跟盗墓贼没有两样,只是他们的名字好听了点。

  想到这些,莫里艾嘲笑似的笑了一声,这声笑显得有点凄凉,声音哽咽的说道

  “是,我们是陌生人,所以我来偷你们家的东西很正常,今天这画你让我拿走就好,不让,我只能抢了。”

  “你不可能拿走”李尧说话间掐住了莫里艾的脖子,眼睛腥红,听见她这话他已经失去理智了。

  莫里艾笑了笑,用脚踢了李尧的膝盖,这个地方对于他们这种天天训练的人当然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是也能让他短时间之内抽筋,趁着这段时间莫里艾快速出窗户跃出去。

  最$新A*章h节g上酷匠网

  “我在G市等你,希望到时候这幅画我能完璧归赵。”莫里艾的声音跟着风飘进李尧的耳朵里。

  拿到画以后莫里艾立即开车到最近的飞机场,她必须立刻赶回G市,过几天就是贩毒集团的老大月霖旭枪毙的日子,莫里艾想起那天院长阴沉的声音。

  “你要是不能在月老板枪毙之前回来,你就给追命和冷血收尸吧”

  “这跟拿到画有什么关系?”当时她还好奇的问道。

  院长得意的阴笑着说道“我打听到市长现在正在找这幅画,只要有了这幅画,月老板一定会被放出来,到时候属于我们的时代又回来了,哈哈哈哈…………”

  “军方好不容易抓到他,你就这样把他放出来,你觉得到时候军方会放过市长,会放过你吗?为了救一个没有任何用处的人,你却要伤害这么多人,院长你变了,还是你本来就这样,只是我眼瞎,会把你当亲人?”

  莫里艾气急的说道,她真的没想到有一天她尊敬的院长骨子里会这么丑恶,她们这些年为他卖命,难道他一直没有感触吗?上次找药书还死了两个兄弟,人命在他眼里真的这么不值钱吗?

  “小姐,请你把手机关机,现在飞机要起飞了”航空小姐温柔的声音拉回了莫里艾的思绪。

  “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莫里艾淡淡道,这是最早的班机,凌晨两点。

  “没关系,小姐你很爱发呆,从上飞机一直就在发呆。”

  “是吗?”

  “是的呢,你还有什么需要的吗?没有话我要去忙了。”航空小姐笑着说道。

  “没了,你去忙吧!”

  李尧从莫里艾出去之后一直站在原地,他从来没想过她是这样的人,可事实就是这样,他骗不了自己,他以为他们这么谈得来,以后会发展成特别好的朋友,可惜这是他以为。

  他的手紧紧的抓着那幅画,指尖已经泛白,如果莫里艾中途打开画的话,以她资深的鉴宝经验一定会发现那是假的,而这幅假的正是出自李尧之手。

  那天他听到莫里艾与陌生男人的谈话之后就照着画了一幅,设下了这个陷阱,他在赌她不会来,可是他输了,输得一塌糊涂。

  “莫里艾,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我对你的感觉竟这样强硬列。”李尧喃喃自语道。

  翌日

  “爸妈我要回G市了,那边有点事情要处理。”李尧一早就来和父母道别。

  “有事就趣去忙,对了,小艾那丫头呢?怎么没见她?”李母见儿子身边没有儿媳妇,于是问了一声。

  “她家里有急事,昨晚连夜走了。”李尧解释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