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渍渍,真惨,估计这一下这头老家伙就得断几根骨头”

  “你们两个老大就慢慢打,等你们打的都差不多了我就下来,哎,不是我残忍,经过这么多,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能站在顶端,那就是你说了算,”

  陆南风靠着树干,一句一句喃喃的说道,其实陆南风的理解是有些偏激的,火卯当然也知道这一点。

  若是这样下去,陆南风到最后迟早会走上歪路,火卯在心中微微笑了笑,自己和这家伙签订了灵魂契约虽然自己不怕什么,可是他知道人类都是讲究一个名门正派的说法,若是任凭他这样发展……

  想着,火卯撇了陆南风一眼,毛茸茸的爪子抬起来,在空中划过一阵红光影,啪。

  “干什么!”陆南风一下子从自言自语中回过神,转过头,却看见火卯的爪子指向了下面“怎么了?”下方,大地暴熊和吞天鳄之间已经出现了一边倒的趋势,此时的吞天鳄浑身的坚硬盔甲已经没有一处是完好的而大地暴熊的身上的伤痕开始越来越多,到了后来,大地暴熊浑身都流淌着殷红的鲜血。

  大地暴熊单纯的进攻让吞天鳄现在只能一味的防御,吞天鳄的巨尾在防御的同时也不断的抽向大地暴熊,每次被击中之时大地暴熊身上就会多出一条伤痕以及发出一声嘶吼。

  而大地暴熊终于是在不断的鞭挞之下忍耐不住,高高直其身体,庞大的身躯直接扑向了吞天鳄。

  胜负即将分开。

  看着这个场面,陆南风一愣,他知道火卯是在告诉他时机到了,若是大地暴熊杀了吞天鳄,那晶核肯定是保不住了。

  但是他却没想到这吞天鳄被大地暴熊殴打的如此之惨,心中一股怒意一下子涌出来陆南风双提起拳,金色的神力附在上面,从天而下直奔大地暴熊的头部而

  地上的吞天鳄也意识到了面前扑来的危险,赶紧缩紧身子,身体不断的向后退着,巨尾也加快速度的不断的抽向大地暴熊希望以此来减缓它的速度。

  可是大地暴熊速度越来越快,丝毫没有被自己的攻击影响,吞天鳄索性停下脚步,大声的咆哮一声,身体侧向一旁,再次甩出自己的巨尾!

  陆南风见两者就要相撞在一起,暴步再次在空中踏出,如离弦之箭一般射向大地暴熊。

  仅在一瞬间,陆南风的身体在距离大地暴熊一米的地方骤然顿住。

  陆南风眼神凌厉,紧紧的对着大地暴熊身后的脖子接近脊椎处,一口凉气倒吸入口中,一声猛喝,九个丹田几乎全部神力的都注入右手,右拳化出一个极其刁钻的线条,直奔后脖之处!

  大地暴熊的身体面对着突如其来的爆炸一击,恍如被重锤猛击一般,巨大的身体一下子像失去重心的大树一般倒向地面。

  大地暴熊轰然倒在地上,犹如大山轰塌一般,整个千星森林东部都为之一颤。

  看见大地暴熊倒地,吞天鳄也如同如释重负一般一下子趴下了地上。

  陆南风一拳击出,体内本就不富裕的神力一下子就在这一击下枯竭,缓缓落地,面色苍白,右拳隐隐约约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怎么,一拳就没力气?”火卯跳到倒在地上的大地暴熊的背部,回头看了一眼陆南风。

  右拳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使陆南风一时半会儿都不能站直。

  七阶的大地暴熊,再加上狂化后的身体,身上的皮肤就几乎和钢铁一般坚硬,所以陆南风引来了吞天鳄,因为在吞天鳄嘴里,没有什么是咬不开的。

  半晌之后,陆南风的喘息缓缓平复下来,从怀里掏出狼牙匕首走到大地暴熊的脑袋处,正要一刀下去之时一旁的吞天鳄动了一下。

  “它居然还能动?”也不怪陆南风惊讶,就算是神将级别的高手在七阶的大地暴熊的猛烈进攻下能坚持这么久那都为所谓的天才,或者说,疯子。

  而这,还仅仅是一个六阶的吞天鳄,“吞天鳄的潜力无限,若是它现在吃掉这头大地暴熊,能升到多少,八阶,九阶?”

  但是这个想法一瞬间就在陆南风的脑子里熄灭,吞天鳄这种魔兽极其的懒惰,但是一旦被激怒就会不死不罢休,所以才会追陆南风追了这么远的距离,若是给他吃掉大地暴熊,自己没有晶核修炼不说,说不定回复完下一秒吞天鳄就是转身对自己发起进攻!

  毕竟自己可是不久前才把他的老巢弄的天翻地覆,而且还被陆南风如此利用当了一盘打手,若是下手,自己就多了一个六阶的晶核,修炼自然也会精进一步,但是。。。。。

  火卯看着陆南风盯着吞天鳄思考的眼神,就这么看着陆南风,这种时候,往往要自己作出决定才是内心最真实1想法,若是自己加以干涩,以后面对更大的选择就会变得难以抉择,而这种寡断,严重之时甚至会害得陆南风丢了这条命。

  "不管你怎样选择,我既然选择了你就会一直陪你走下去“火卯看着陆南风,在心中默念道。

  :酷#n匠Ei网正J版Te首|发

  陆南风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好人,但他也不想做一个坏人,此时的一个决定当然会关系到自己的以后所走的路,有些人会觉得这有什么,但是,陆南风能骗过别人,但是骗不过自己。

  正当陆南风抉择不定的时候,脑海里一道稚嫩的声音在脑海里冒出来,“南风哥哥,南风哥哥,你说,父亲说武者修炼的道乃是正道,那,什么才是正道啊”

  “呵呵,雨晴,给你说的太深你肯定是听不懂的,我就简单点的告诉你,你可要记住了!”

  “嗯”脑海中的画面是一位小女孩,重重的点点头,可爱的脸蛋很努力的做出严肃的表情,可是还是显得那么乖巧可爱。

  “问心不愧便是正道!”

  这段记忆的时间点是小的时候陆雨晴拉着陆南风问东问西,问的都是一些高深问题,陆南风也是安详的给陆雨晴一一的讲解。

  缓缓的从记忆之中出来,陆南风微微笑了笑,过了这么久,自己居然忘记了自己的本质,“问心不愧,便是正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