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泞的路面坑坑洼洼,屠龙寨里三支灵动的身影正朝着一个简陋的棚子跑去。棚子用腰粗的树干搭建,上面盖了些香蕉树叶。

  棚子的旁边,有一道两人宽的浅滩,浑浊的水边躺着一只破旧的木船。两支船桨半倾着身体倚靠在岸边,气若游丝地看着面前的人。

  “上去。”曹天阳率先跳上了船,接着伸出手将塔丽娜拉了上去。杰克帮着将木船往前一推,接着也拿着桨跨上了船。

  “这条浅滩可以通向暗河的底层。”塔丽娜坐下,指了指面前弯绕的路线,“暗河围绕内层有一大圈,这是一条从内圈延伸出来的支流,冷锋他们应该困在了中心的位置。”

  曹天阳负责划船,杰克则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的环境。塔丽娜则一只手按住船边,所有所思的看着周围的景物。

  三个人顺着浅流往前滑了一会儿,之后便进入了一片林子。茂密的树木垂下头,将浅流笼罩其中。光线被树木遮挡,前面的路略显昏暗。杰克干脆从裤子口袋中拿出一支电筒,打开远射程的白光。那是五人分开前冷锋给他的装备之一,果然是派上了用场。

  木船慢慢的顺着潭水往前,到了接近山口的位置,潭水至少宽了刚才的两倍,水面也突然降低了一层。山洞口有赫赫的风声,席卷着潭水往里送。圆形的山洞像一张脸,而山洞口的水则像是一张吐着舌头的大嘴。船有些不受控制的加快速度,坐在船上的人像是等待被送入口的食物。

  三个人屏气凝神,很快就从刚才的低光线处进入了昏暗的山洞内。山洞里的凉风侵袭着曹天阳的皮肤,有一种痒痒的感觉从胳膊肘盘旋到脖子。

  “啊!”很快,杰克就发出了不愉快的叫声。他伸手一拍,将脖子上刺痛的感觉按住。

  “怎么了?”曹天阳放下手中的船桨走到杰克身边,当他搬开杰克的手一看,才发现他的脖子上鼓起了一块巨大的包,而上面的一点正有鲜血往外浸。

  “是蚊子吧。”塔丽娜说到:“这里阴暗,湿气重,所以很容易滋生蚊虫。”

  塔丽娜的话说的有些过于轻松,曹天阳想,这里阴暗湿润虽然容易滋生蚊虫,但如果只是普通的蚊子,不可能让杰克叫的那么大声。刚想到这,忽然觉得腿上一疼。那是一股钻心的疼痛,犹如有一只针管毫不留情的插在了动脉血管之上。他总算是明白为何杰克为何叫的那么销魂。伸出拍在大腿上的手,曹天阳用力一看,见一只有手指关节长的绿色花蚊子躺在自己的手心上。

  “fuck,太恶心了。”杰克做了个呕吐的姿势,趴在曹天阳的肩膀上,“这是什么鬼东西。”

  “我不知道,不过应该是毒蚊子中的一种。”

  “什么?”杰克惊声尖叫到:“young,我们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曹天阳点了点头,正要重新拿起木浆,忽然听见远处传来一阵嗡嗡的声音。那是翅膀扇动风声发出的震动,密密麻麻嘈杂不已。曹天阳立刻意识到,可能是毒蚊子闻到了血液的味道,正成群结队的赶来这里。

  “jake,你知道亚马逊里面的花斑毒蚊吗?”曹天阳问到,因为他此刻正怀疑,这种蚊子毒性不比热带雨林中的花斑毒蚊毒性低,那是一种全身被咬,就会引发当场死亡的蚊虫。

  塔丽娜虽然不知道所谓的蚊虫分类,但听完曹天阳的话似乎也很紧张,她立刻从船上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指着前面一个山洞,“快,去那里。”

  曹天阳和杰克急忙走到船头,拿起木浆拼命的拍打着暗河里的水。而塔丽娜则跪在船边,伸出手将暗河里的水扬了起来。

  随着嗡嗡的嘈杂声瞬间变大,下一秒曹天阳耳边已经充斥满了翅膀噗嗤的声音,接着他感觉到全身都在刺痛,而身边的两个人也都发出了叫唤声。再这样下去,可能还没到到洞口,就会被蚊子咬的体无完肤,曹天阳心想,接着听见噗通一声,见身边的杰克竟然一头扎了船下的黑水中。随着塔丽娜也跳了下去,曹天阳现也只能弃船而逃。

  暗河的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恶心,至少曹天阳将头从水中伸入水中的时候,没有感觉到什么明显的异味和脏物。上岸之后,他立刻回头张望。见塔丽娜在水中的身手虽然算不上十分敏捷,但也率先杰克从水中站了起来。

  两人的身边,是山洞左侧露出的一片土地,在这块露出的地面上,一个人高的洞口赫然立于面前。洞口的外面插了两根胳膊粗的圆形木桩,木桩上各绑着一条结好的红绳,显示出它是人为而成的通道。

  “这是什么?”杰克最后一个从水中站了起来,依旧有些紧张的回头张望着是否有蚊子追来。

  “是通往暗河底层的通道。”塔丽娜说到,“洞里面有楼梯,我们可以顺着到最底层。”

  山洞自然形成阶梯,盘旋而下。五米高的阶梯不算远,但是根据塔丽娜解释,如果刚才顺着潭水的地方继续往下,下一个地方就是一道垂直往下的断流。

  “因为屠龙寨依山而建,寨子最外层偏高,而中间因为方便囤积雨水,则是往里凹的。”塔丽娜解释到。

  随着阶梯抵达了尽头,暗河的底层露出了它的真面目。那是一片弯曲扭八,呈现四分五裂的几条支流。每一条支流都有五米宽,看上去如人朝着不同方向的五根手指。曹天阳往前走了一步,心想若不是在山中、寨子建筑的底下,这或许还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不过想起它的用途,暗河的确带上了几分阴谋和腐朽的陈旧之感。

  面前的几条支流各自延伸到不同的地方,按大致的位置可以分为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由于水面的高度只到腰部的位置,因此杰克大胆的随意走到一个通道的入口,拉了一条木船回来。

  “这里怎么这么多的木船?”

  “屠龙寨信封水,基本上所有的通道都有木船。”塔丽娜解释道:“这里是一条废弃的秘密通道,早年我想逃离寨子的时候,就是从这里出来的。而这些木船,有些就是我当时放的。”

  “你知道冷锋他们从哪条支流出来吗?”曹天阳继续说到:“你曾经是暗河使者,应该很熟悉宗祠出来的方向吧?”

  “如果他们没有乱走的话,可能是中间这条。”塔丽娜解释道:“但暗河里面的支流错综复杂,先人们建筑这里的时候,为了足够的容量,将这里面打造的类似迷宫,如果没有地图或者不是自己人,根本不可能绕出来。”

  “你的意思是,就算换做你也不是完全认路?”

  看K1正;版章79节w1上,酷)B匠S网

  塔丽娜无奈的点了点头,抬头却见曹天阳和杰克互相对视了一眼,接着露出一笑。

  “拿出来吧。”

  “当然。”

  接着,塔丽娜见两人蹲下,而杰克从裤子里拿出一个黑色的方形盒子放在地面。

  “这是什么?”塔丽娜忍不住问到。

  “这是信号器,有了这个东西,或许冷和宝贝儿能靠着定位表寻迹而来。”杰克解释到。

  “你们现代人,真是有好多好东西。”

  “那是什么?”透过正在说话的塔丽娜,杰克用手中的电筒照射到远处,他见中间一条支流的远处,隐隐约约有一块露出河面的腹地。

  “我们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曹天阳当机立断的说到。绕开从头顶上支下来的山石,看起来很近的距离,也花了一刻钟,才抵达了目的地。

  那是一片打满了木桩的腹地,每一个木桩上面都结着一条红绳,而红绳的后面则是一个凸起的小土丘。黄色的土丘只到脚踝的高度,密密麻麻的土丘至少有二三十个,看起来十分怪异。

  “塔丽娜,这是什么?”曹天阳问到,回过头,见塔丽娜并没有从船上下来。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神盯着腹地上的一块木桩。

  “哗啦啦……”远处传来水流动的声音,在寂静的暗河中显得十分的刺耳。杰克和曹天阳警惕性的往后退了一步,见远处水面一道白色的光扫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