妍曦正被捆绑在树上,看到张生来此后,妍曦眸子露出阵阵惊惧,想要提醒张生这里有危险,但到达嘴边的话语却变成支支吾吾的声音。

  看到如此一幕,本就心急的张生并没有考虑有什么危险,便朝妍曦走了过去。

  “啧啧,没想到你还真敢来这里。”就在这时,一道阴冷的声音缓缓响起。

  声音落下,不远处走出八个身穿黑色袍子的人,呈不同方位朝张生包围而来。

  邪魔宗的人!

  看到八个人身上的服饰后,张生眼眸立刻变得冰冷起来,整个人的眼神此时如利剑般,宛若能够刺穿虚空。

  身形一转,看向那为首的邪魔宗人,张生道:“你们邪魔宗的人还真是如苍蝇一般,驱之不散啊!”

  为首的那名邪魔宗人淡淡一笑,对这个称号并没有多大的反感,反倒是面露残忍道:“你可以称我们为苍蝇,被我邪魔宗盯上的人日子必然不会好过!”

  “别人都称我们邪魔宗之人为疯狗,不过我倒是挺喜欢苍蝇这个称号。”目视张生,中年人怪笑一声,道:“少年,你能以一己之力杀我邪魔宗数十人,的确能力非凡,以前是我邪魔宗之人小瞧与你,才会如此。”

  “不过,今晚之后,这世上不再会有你的存在。”中年嘴角微微上扬,身上的气势骤然爆发而出。

  目视面前的中年,感受了一下中年人身上散发的气息后,张生面色微微凝重起来。这为首的中年人是剑意境中期的武者,如此强者跟那柳慕白等人的实力只是稍差一些,面对如此对手,张生似乎不太可能活过今晚。

  扫视剩余七人,张生面色更加沉重,其余七人分别是剑意境初期的存在!

  张生不过是剑气巅峰的修为,面对八人的合击,恐怕难逃一死!

  不过,就算是死张生也不能退避,因为......

  目光微移,落在被捆绑在树上的妍曦,看着那精致脸庞上的紧张与恐惧,张生便觉得整个世界都已失去了光泽,与少女的快乐相比,似乎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已不再重要!

  张生上一世在地球上也有个妹妹,想起自己那个妹妹,张生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笑容,那个妹妹从小受人欺负,都是张生在默默的守护者她,不容外界对她有一丝一毫的伤害!

  妍曦柔弱可怜的模样,说实话,跟他前世的妹妹很像,很像!

  就算面对这八名剑意境的武者,张生也不能退避,因为有着一种东西,需要他去守护,甚至为此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炼化大阵,开!”那中年人不再废话,眸子冷光闪闪,随后身上冒出丝丝白色雾气。

  其余七人看到中年人身上出现雾气之后,也纷纷手指掐诀,身上冒出一股雾气,在短时间内,雾气便笼罩四周,将张生覆盖在内。

  二十米内,此刻生气全无,碧绿的草木此刻缓缓干枯,瞬息过后化为草沫。

  “邪神束缚,给我定!”中年人爆喝一声,随后这八个人身上的气势宛若形成一体,一股强烈的束缚力便是从为首的中年人身上爆发而出。

  张生的身形骤然一颤,一股无形的束缚便是从虚空而来,将他压迫住。很快一种无力感便是从其身上出现。

  吞天食地功法!心中默念,功法在体内运转起来,开始吞噬着周围的一切,将其化为能量,吸收进入身体当中。

  一个巨大的漩涡在此时骤然从虚空出现,本是雾气蒙蒙的四周,在一盏茶功夫过后恢复平静。

  那炼化大阵在此刻骤然失效!

  “怎么可能?”那为首的中年面色微变,在此刻露出一股惊讶的表情来。

  本想将张生直接炼化了,获得一些实力,没想到这少年竟能够挣脱束缚,并且将邪雾完全解除了!

  “果然是不简单呐,我说玄丘那家伙怎么会败在你的手上!”残忍一笑,中年人身形瞬间闪动,消失在虚空之中。

  眨眼间这中年人便到达了张生面前,一记漆黑手印便是从手中爆发而出,朝张生面门拍去。

  其余七名剑意境强者此刻也分别从七个方向朝张生包抄过去,断了张生的后路!

  八个方位同时出击,毫无死角的攻势,让张生连抵挡都做不出来!

  如此威压之下,张生心中的潜力也是被激发而出,如同得到某种催化剂,张生小腹内那久久未有破裂的剑种此刻发出一道清脆的咔擦声,随后崩裂开来。

  一股强悍的气息从张生身上骤然爆发!

  √酷‘匠K网。Z正n版$9首发Uu

  在如此压力之下,面对生死之际,张生领悟了死亡奥义骤然突破!

  剑意境武者突破之时,体内的武魂种子会发生爆炸,武魂种子本就是汇聚天地灵气,以生命本源培养的存在,当那壳子破碎时,所能施放出来的能量,绝对是恐怖至极!

  轰!武魂种子发出的能量与那八名剑意境强者的攻击相互撞在一起,发出一种剧烈的爆鸣声!

  尘土飞扬,地面寸寸龟裂,三十米内的一切在此刻荡然无存!

  那八名邪魔宗的武者此刻身形爆退,站在十米之外,一脸震惊的看着尘土中央那个模糊的身影。

  张生此刻正心神内视,观察着小腹中那柄长剑。

  长剑看起来虚幻无比,其上有黑色纹路流转,意识靠近,一股吞噬的能力便是从其上出现,宛若连人的灵魂都能够被吞入其中。

  冥皇剑的剑魂!看到张生小腹中的那柄长剑后,逆苍龙嘴巴大张,脸上竟出现一抹少有的惊慌来。

  尘土散尽,张生目视那八个面色错愕的邪魔宗人,如同地狱的魔鬼一般,露出一股残忍的笑容:“龙有逆鳞,触之者亡!”

  龙有逆鳞触之者亡!

  简单而又震撼人心的话语,在空中回荡着,让八个邪魔宗的人面色微微凝重起来。

  此刻在他们对面的张生让这些邪魔宗的人从心底里生出一种畏惧,面对现如今的张生,他们心中竟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渺小感!

  就如同苍天在俯视着茫茫众生一般!

  一柄宛若透明般的长剑此刻出现在张生的手中,握着长剑之后,张生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起来,眼神,气质,神态,宛若地狱降临的阎罗一般,让人无法直视!

  在张生背后,一个黑暗虚影隐隐作动,威势逼人!

  武魂出现,一股强大的吸扯力便是从虚空出现,几人身上的生命精气,真元,都被强行吸走,最终注入到那冥皇剑之内。

  甚至,包括他们的灵魂,此刻都在这种吸扯力下,都有种隐隐脱体而出的感觉,如此一幕,让八人同时变色。

  “这种灵魂都在颤抖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邪魔宗为首的中年,此刻面色苍白,呼吸略显急促。

  张生面前的冥皇剑上吸扯力大增,八人身上的真元,精气,此刻以一种更快的速度流逝着!

  “一起上,将这少年给我杀死!”看到情况不对,这中年人面色骤然一变,爆喝一声,率先朝面前的张生攻击过去。

  “嘿嘿,找死!”发出一声邪恶的笑声,张生身形掠动,尽数将攻击躲开,手中长剑骤然挥舞,朝一名剑意境初级武者刺去。

  速度快如闪电,在眨眼睛到达这名武者面前,一剑刺穿这武者的眉心。

  长剑离体,那名武者的身体骤然苍白起来,如同魂魄离体,看起来骇人之极。

  而张生在杀死这名武者的时候,身上气势更加强大,如同一个猛虎一般,冲入剩余七人之中,与七人厮杀在了一起。

  阵阵惨叫声,此刻从七人口中传出,在一盏茶时间内,已有三人倒在张生的冥皇剑下。

  “邪神左手!”

  “邪神左手!”

  “邪神左手!”

  “邪神左手!”

  四人同时爆喝一声,一个个漆黑手印带着强悍的压迫力从虚空出现,直接撞向张生。

  然而当这些掌印到达张生的胸口时,所有掌印却是微微一滞,旋即如泥牛入海般消失不见。

  而在原地的张生,此刻竟毫发无伤!

  “嘿嘿!”继续发出一股邪恶的笑声,张生手中的冥皇剑连续舞动,形成阵阵剑影,将面前的三个剑意境初级武者笼罩其中。

  啊啊啊!三声惨叫之下,那三人纷纷倒地,此刻身体苍白,如同被抽去灵魂一般。

  目光盯着那中年人,张生手中长剑缓缓转动,道:“邪魔宗的人,我会让你们因为得罪了我而颤抖!”

  一股强大的威压在此刻从张生身上发出,随后张生身后的虚空骤然掠出,在虚空手指伸出,朝面前的中年人轻轻一点。

  那中年人此刻身体一颤,双眸骤然一缩,爆发出一股不可思议。

  片刻,中年人的眼眸暗淡,整个人身上精气全无,变成一具干瘪的尸体。

  武魂回归身体,张生那邪恶的情绪也恢复正常,随后将这八个邪魔宗人的戒指退去。

  做完这些事情后,张生走到老槐树下,将妍曦身上的绳子缓缓解开。

  “妍曦,你没事吧?”张生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