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樟和美人桦加起来,正好和他记忆中的咫尺天涯双体树相符合。最开始,是母树,树叶每一年轮番变换色彩,直到树龄超过百年,母树就会第一次播种。种子生长出来,会变成两种树,也被称为咫尺天涯的两种分体,在不同的地方会有不同的名称。

  但它们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两种分体不能生长在对方根须覆盖的范围之内!

  换一个通俗点的说法,英雄樟和美人桦不能长在一起,长在一起时必然有其一会死亡。

  所以,在自然界,基本上是看不到它们长在一起的,所以自然也就少有人知道,当这两种分体长在一起时,与英雄樟伴生的盘旋状蘑菇——団纹香菇——会发生疯狂的生长,并释放出一种释放生物野性的神经类毒素:咫尺天涯!

  虽然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情况,但张生却深信不疑,因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卢华山中,这两种树都不少!

  甚至之前找寻美人草,他们看见的美人桦也不少,和图例中的那种分体作比较,他已经确定了美人桦就是那种分体之一。

  “这里是沼泽地形,一不注意就踩到陷阱,还要注意瘴气的毒...幸好我已经不是刚才的我了,瘴气已经难不倒我了!”

  沼泽区覆盖数十里,他当然不会从源头去解决瘴气的问题,因为那显然是解决不了的。但他只需要隔断自己将瘴气吸收到体内的途径就可以了,拥有了非常完整的知识量,加上前世的眼界,他在周围收集到一些材料,制作了一个简易的防毒面具。

  虽然他的手艺不好,但这个世界的材料却很好,制造的防毒面具也刚好能隔绝瘴气。

  v看‘;正Ww版;\章节KD上酷匠网r

  借助防毒面具,他怀抱小猫继续走进沼泽区的中央。

  “哗啦!”

  他走得很小心,以免踏进泥潭中无法自拔。

  但泥潭却是一动,从中伸出一截大脑袋,上面一双铜钟一样鼓瞪着的大眼睛和一张长长突出来的嘴,以及那两排白如雪利如锯的牙齿,组成一个十分恐怖的大家伙。

  这个大家伙就这么瞪着张生,似乎要张开血盆大口一下子把他吞下去!

  张生岿然不动,手掌轻轻抚摸着小猫的脑袋,轻轻说道:“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家伙,我怎么就那么想吃呢?”

  看着泥潭中的大家伙,张生却完全不觉得害怕。这家伙,就是一头比较大的鳄鱼,这就是他的第一感觉。

  当然,鳄鱼其实是非常厉害的,尤其这鳄鱼本身还是灵兽,生存的地方更是更靠近内山核心区域,所以显然这家伙比他怀里的小猫要厉害一些。

  “看来这沼泽区里面倒是没有受到毒素的影响。”

  泥土和水隔绝了毒素的传播,加上沼泽区本身就生存了许多毒物,咫尺天涯毒素虽然厉害,但对泥潭中的灵兽们却没有影响。

  “昂~”

  鳄鱼灵兽张开大嘴,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咆哮,看着张生的眼神变得凶狠了。

  张生看了看自己身上,原来之前涂抹的美人草汁液,已经被这里的瘴气破坏了效果。

  而鳄鱼灵兽也因此嗅出了他身上属于人类的气息。

  灵兽对人类是非常仇恨的,张生虽然不知道原因,但这个结果他是相当清楚的。

  虽然口中说得轻松,但这大家伙要是真的出来,这里还是沼泽地带,他心里还真的有些没底。

  不过他知道,面对强敌的时候,一定不能露怯,否则对方就会更加张狂,得寸进尺!何况,对方不是人,而是兽类,是凭借本能和天性存活的物种,若是在它面前露怯了,它肯定会立即发出攻击的。

  所以尽管心中打鼓,他表面上却还是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

  甚至他心里还在不断嘀咕:“别打脸...别打脸...”

  鳄鱼灵兽可能听到了他的心声,他刚刚才嘀咕完,鳄鱼灵兽就像是失去了耐心,从泥潭中游了过来。

  因为沼泽区很大,泥潭更是遍布,张生肯定是不能从泥潭中走的,只能找别的地方下脚。幸好在各个泥潭之间都有一人宽左右的小径,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走。

  他现在就在小径上,而鳄鱼灵兽,则已经朝他靠近了。

  这时候他也不装了,直接撒腿就跑。

  真的等到鳄鱼灵兽靠近了,他可就跑不了了,他当然不会再等。

  果然,这边张生一跑,那边鳄鱼灵兽凶相毕露,立即加快了游动的速度。

  眼见鳄鱼追来,他也没有办法,鳄鱼在水中的速度比他在岸上跑的速度要快,再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他就会被追上的。

  他现在也只恨自己穿越到的这个身体实在太弱,连跑快一点都不行,果然还是要领便当的节奏啊!

  情势危急,张生怕自己稍微慢一点,就被鳄鱼灵兽一口撕成两半了。

  看着前面的地形,一个泥潭连接另一个泥潭,他心里却更沉重了,一个泥潭里面有鳄鱼,另外的呢?就这么跑过去,恐怕会死得很难看吧?!

  张生现在很想给自己两巴掌,弄成现在这样他哪里能怪别人?若不是为了吃的,若不是为了收集材料,他哪里用得着像现在这样凄惨?

  这是一种自我怀疑,随着这种情绪的产生,他身体的疲惫感也逐渐袭来。

  人就是这样,身体会随着情绪左右,当情绪开朗时,身体会非常放松,状态会好,反之,身体会更加容易疲惫。

  突然之间,他陷入了内外交加的困境之中。

  “可恶,才跑几步就累成这样...原本就算没有修炼,我也可以过得很好...现在我死了,也是死于不知足与不自知...我穿越过来,究竟有什么意义...一事无成,活着和咸鱼又有何异...拖着这幅身体在这个世界,只能处于最底层,还不如死了吧!”

  一时间,他想了很多,但最后,还是不愿意平庸的心意占据了上风!

  “之前的火星的力量没有用完,不知道我能不能用出来...不管了,必须要用出来!”

  他心里有了决断,便停了下来,精神集中在自己脑中,找寻之前那一击之后剩余的力量。

  顿时,就像坠入迷宫的人找到了路径,坠入黑暗的人找到了光明,陷入绝望的人找到了希望,一股力量传来,他感觉自己全身都暖洋洋的,所有的彷徨失措,都一下子被驱散了。

  他看到了,如同火炬一般明亮,太阳一般温暖的光芒,映照出一道模糊的剑影。

  张生福至心灵,用意念控制那道剑影,并将一丝意念连成线牵引到鳄鱼灵兽身上。顿时,从剑影上分出一道光芒,然后从他额头上的剑形烙印之上射出,朝着鳄鱼灵兽射去!

  “哧啦!”

  就像是利刃裁纸一般,鳄鱼灵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这光芒破成两段,喷溅而出的鲜血几乎要洒在张生的脸上。

  看着鳄鱼灵兽的伤口位置,就像是镜面一样光滑,让张生自己都产生了一种森寒的感觉。

  看到招式奏效,张生长长的舒了口气。

  不仅仅是这一式的威力直接解决了一只灵兽,还在于这一式的杀机,几乎笼罩了半边天,他相信接下来这一片沼泽之中的所有灵兽都会胆寒,他也可以趁这个机会继续前进了。

  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果然,虽然这些泥潭之中都翻滚着,显得很不平静,但却没有任何一只灵兽在这个时候冒头。

  生物趋利避害,这是本能,在他们没有发狂的时候,还是会知道什么是怕的。

  就这样,携着杀势未散的余威,他离开了沼泽区,进入了黄林区。

  黄林区和老林区都是树林,但老林区的树都是树龄上千年的老树,其中究竟存在多少强大灵兽,这没人知道。而黄林区之所以叫黄林区,也是因为黄林区之中数量最多的一种树——耶黄榕!

  这种树从树干到树叶都是棕黄色的,所以整片森林看起来都呈现黄色,所以叫黄林区。

  从沼泽区出来之后,看到这样一片黄黄的森林,这种感觉很不爽。

  就像是从茅厕出来之后吃了一个和屎看起来一样的冰淇淋,虽然是冰淇淋,但在视觉效果上来说和屎并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不爽归不爽,黄林区还是比沼泽区要好很多的,至少不用担心各种毒虫突然冒出来,因为他身上的杀气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

  沼泽区的各种毒虫类灵兽,虽然单体实力不一定强,但胜在数量多,而且毒性强,真的要比较,一些强大的灵兽也没有它们可怕。

  当然,黄林区也不一定更安全,从位置来看,更靠近核心位置的区域,危险程度还要更高。

  这一路上,小猫一直窝在他怀里,可能因为血契的缘故,之前他身上的杀气并没有影响到小猫,反而是它居然伸了个懒腰之后就趴在他怀里美美的睡着了!

  张生对这个小懒货也是无语,原本还以为找了一个好保镖,现在却是找了个小少爷,这让他找谁说理去?

  不过他还是很满意的,至少他对古剑的了解增加了,这小小的了解就让他有了这么多收获,他相信以后他的收获会越来越多。

  靠近黄林区之后,张生就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周围的杀机很浓烈,并不是针对他,而是这里似乎正经历一场惨烈的战斗,一场惨烈的杀戮盛宴!

  但张生心中已经有所准备了。

  那种东西可能提升毒药的效果,越是本能越强大的灵兽,受到的影响就会越多。

  反过来,弱小的灵兽根本就受不了那么强烈的毒性,反而会因为生物的自我保护机制而产生沉睡现象。当然,这样的沉睡,若是不经过一些特殊的过程,是难以再醒转过来了。

  “第九次,绝对是第九次了!只有第九次开花才会产生这么强大的效果!”

  他心里抑制不住的兴奋,得到那种东西之后,再找一些配料,就能将传承之物做出来,到时候他就可以修炼《吞天食地法》,然后踏上人生巅峰!

  他只是稍微想想,就禁不住心中一阵激动。

  小猫似乎被他的心跳震动得睡不着,在他怀里扭了扭身子。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