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那脸色蜡黄汉子说话,二楼上那些富商也都纷纷骚动起来了。富商们眼中全都一亮,纷纷向下看去。

  “哪位老板要了,三千灵石,请诸位赏脸。”

  ……

  “三千灵石?这汉子真是狮子大张口啊,一中品灵兽居然敢叫价三千灵石。”

  “啧啧,瞧那灵兽应该不错,可惜要的是天价啊。”

  “伯元兄,你可是有钱人,怎么对这灵兽有意吗?”

  二楼东南角窗边一个戴瓜皮帽的青年男子,灼热的目光正盯着地上的灵兽。

  雪白,通身晶莹如玉,的确是难得一见的中品灵兽。

  瓜皮帽对面桌上坐着一个面色阴鹜的鹰鼻老者,道:“公子,你相中了它?”

  “东方,你去问问吧,看他能不能便宜点。”青年男子沉吟了一下,似乎无法拒绝紫云貂的诱惑,说道。

  “是。”

  那鹰鼻老者应道,挤到窗边向下看去,此时周围的人注意力都集中在蜡黄脸色汉子和白色灵兽身上。

  自然有人讨价还价,可是蜡黄汉子一口咬定三千灵石,毫不松口,周围人都直呼太贵。

  三千灵石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足以抵得上小宗门全部家当了。

  此时,鹰鼻老者已经在和蜡黄汉子讨价还价。

  “一千灵石,喂,我家公子愿意出一千灵石,这可是一大笔财富。你就同意成交吧。”

  “这位兄台,本人落难中不得已才出售紫云貂,三千灵石实是急需,就算我阴天正欠阁下一个人情,日后自当回报。”

  “呵呵,三千灵石,真是能说的出口,就算天品灵兽,也不过值这个价吧。”

  ……

  旁人纷纷替鹰鼻老者说话,指责那汉子要价太高了。

  玄脉等人冷眼看着,而柳素衣自从看见那白色灵兽起,眼睛视线就没有离开过,掩饰不住向往。

  “呵呵,柳师妹,你喜欢这紫云貂?”

  坐在后面的凌沐仙淡淡问道,柳素衣平时含蓄内敛,很少像今天这样明显地流露出喜欢之色。

  不过,他们几个人身上可是连一百灵石都凑不齐,自然也只能想想罢了。

  “凌师姐,他要的可是天价,我们那里买的起。”

  淡淡说道,摇了摇头。

  两人说者无心,却不知道玄脉心中顿时掀起一阵涟漪。

  玄脉心中对柳素衣始终怀着一种异于常人的感觉,他说不清这种微妙感觉,只是觉得愿意为她去做一切。

  皱眉思索着,紧紧看着楼下的情景。

  鹰鼻老者费了半天口舌,阴天正丝毫不便宜,气得骂了一句走了回去。

  那呆瓜皮帽的青年男子摇摇头,说道:“不过一件中品灵兽,三千灵石,太贵了,东伯,算啦。”

  鹰鼻老者恭恭敬敬地道:“是。”

  正在这时,青年男子看见西边窗户边站起一个俊美妖异的少年,向着楼内富商郎声说道。

  “诸位老板,在下愿意用一口五阶中品飞剑换三千灵石,不知哪位老板愿意?”

  “五阶中品飞剑?”

  鹰鼻老者和戴瓜皮帽的男子都是一惊,而楼内其他富商也都诧异地看去。

  站起来的正是玄脉。

  他话说完,连凌沐仙等人都愣住了。

  他身上的五阶中品飞剑是从梵霸天手中赢下的,五阶中品飞剑一般只有大宗门才能炼制,更是非卖品,极其珍贵。

  飞剑按品阶划分,五阶以上就算上品,宝物上带有浓郁灵气,威力倍增,普通人根本是无缘得见。

  楼内那些富商全都诧异地看着玄脉,五阶飞剑价值不菲,比起紫云貂也不输。

  “玄脉师弟,你要卖五阶飞剑?”

  醒悟过来的凌沐仙,柳素衣几人眼睛全都瞪圆了。

  玄脉一笑点头,其实他心中早就想过了,五阶飞剑虽然宝贵,但他此时境界还无法操控,与其留着没用不如去换紫云貂,给柳素衣。

  楼内一众富商全都纷纷议论起来,有压价的,有说不值的,有喊值的,乱成一团。

  其实单论一口五阶飞剑,根本不值三千灵石,但飞剑使用时一般同阶同品,威力会加倍。倘若有人刚好差一口五阶飞剑,在他眼里,别说三千灵石,八千灵石也值。

  所以才会引起楼内一阵争议。

  东南角窗边,那青年男子沉吟了一刻,道:“东伯,父亲大人刚好差一口五阶飞剑,三千灵石是贵了点,但正好交个朋友,你去叫他们过来。”

  唤东伯的鹰鼻老者一阵肉疼,点了点头,能拥有五阶飞剑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能结交这样强者,就算赔本也值。

  走过去向玄脉拱手道:“这位兄台,我家公子有请。”

  玄脉看向东南角那戴瓜皮帽的男子,只觉对方身上散发一股凛然气息,微微一凛,道:“请。”

  楼内的那些富商看见鹰鼻老者举动,都纷纷住口,看向他们的眼神带着一丝畏惧。

  “看来还是个大人物。”

  玄脉暗暗诧异,五人随着鹰鼻老者走了过去。

  “哈哈,各位请坐,在下轩辕罄,家父正是这黑诏城城主。”

  青年男子站起来客客气气说道。

  玄脉等人都是一惊,黑诏城虽小,也是一方重镇,眼前之人竟然是城主公子,各人都一凛,恭恭敬敬行礼。

  礼毕落座,轩辕罄吩咐小二摆上酒席,鹰鼻老者东伯派人去把那蜡黄汉子阴天正叫了上来。

  既然是城主府的人买了,旁观的人都没人敢去插手。

  这顿酒席极是丰盛,鱼虾海鲜生鹿燕窝,轩辕罄热情相让,殷勤敬酒,尽皆欢喜。

  酒至正酿,轩辕罄笑呵呵看着玄脉和阴天正说道:“两位,家父正好差一口五阶飞剑,正好玄脉兄弟愿意用五阶飞剑换灵石,此事我等三人各取所需,实是一件美谈。”

  “多谢公子和玄脉兄,阴天正无以回报,他日如有需要,万死不辞。”

  阴天正说罢,恭恭敬敬地向两人行了一礼。

  “阴兄,看你如此莫非有何难言之隐?”

  轩辕罄疑惑地问道。

  阴天正闻听,咳地长叹一声道:“宗门不幸,此事事关宗门声誉,不能见告,还请公子谅解。”

  旁人听他不愿说,自然也不再问。过了半日,城主府来人送来了三千灵石。阴天正接过,再三拜谢而去。

  玄脉等人说明身份,听到是凌天门弟子,轩辕罄顿时一阵高兴,黑诏城是小城,附近也没有大的宗门。

  凌天门这样大宗门在黑诏城眼里就是强大的存在,轩辕罄一阵欣喜,五阶飞剑虽然珍贵,但还不值三千灵石,他本意是抱着结交玄脉等人的想法,才愿意出三千灵石。

  轩辕罄完全有理由认定,能随便出售五阶飞剑的玄脉肯定是位顶尖强者。

  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年纪轻轻,却深韵权谋之道的轩辕罄知道,结交强者才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哈哈,各位原来是凌天门弟子,这可是不打不相识,来来,诸位请。”

  轩辕罄满面春风,不断热情敬酒。

  东伯站在身后,皱着眉头,不住地打量着众人。

  凌天门是大宗门,弟子数千,其中强者自然有,但大多也都是普通弟子。东伯心中怀疑对方不过是普通弟子。

  酒席上,晃错交筹,热闹非凡。美食面前,玄脉几次打算告辞,却被轩辕罄盛情挽留。

  0酷R*匠*y网,正U版首u发

  过了一会儿,只见楼下上来一队舞女,款款而来。

  是城主府的舞女前来为宴席助兴,轩辕罄如此盛情,众人一时无法拒绝,只得喝酒观赏歌舞。

  玄脉和万剑一虚与委蛇。

  而凌沐仙和柳素衣却不习惯这种声色场面,皱眉坐在一边。

  柳素衣得到紫云貂,心中欢喜,抱着小兽心里甜丝丝。看向玄脉眼里含着温情。

  凌沐仙若有所思地望着二人。

  轩辕罄喝得兴起,哈哈说道:“诸位,我这黑诏城虽然不起眼,却也有许多好玩的去处,各位不嫌弃,明日我便带各位去城里走走。”

  这时,楼下忽然脚步大振,一队甲士走了上来。

  领头的是个黑衣老者,浑身散发强者气息,一双目光精光逼人。

  “启禀公子,城主大人在北城狩猎,让公子前去。”

  “哈哈,尉迟兄,来得正好,给你介绍几位朋友。这几位是凌天门的朋友。快坐下一起喝酒。”

  “凌天门?”

  那黑衣老者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不过瞬间就消失了。微微一笑,坐了下来。

  轩辕罄道:“这几位朋友是刚从剑庐回来,路经这里,尉迟兄,你们青云门也是剑道一门,说起来你们也算是同道了。”

  玄脉等人听到青云门,也是微微一愕。青云门在西古州,一向神秘莫测,很少行走。世人都不知道其面目。

  但各人还是客客气气拱手道:“失敬失敬。”

  尉迟大鉞道:“久仰大名。”

  尉迟大鉞喝了一阵酒,看见轩辕罄身后的东伯皱眉,脸色有异。

  于是找了个空子,偷偷询问,才知道轩辕罄花三千灵石买五阶飞剑的事。

  席上,众人正畅饮,尉迟大鉞从外面走进来,淡淡拱手说道:“久闻凌天门是乙州剑道第一门,尉某不才,斗胆想向各位讨教,酒席寡淡,也当是为公子助兴。不知玄脉师兄意下如何?”

  说时,缓缓取下长剑,望着众人。

  这突如其来一幕,令轩辕罄一愕,不过他转头看见背后的东伯,立即就明白了两人的心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