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间,北宗三百弟子流离失所,只剩下区区百人,他们心中时刻没有忘记回家。

  此刻站在宗门重地,上百个铮铮汉子眼中噙泪。

  后山仙鹤洞。

  一声巨大的嘶吼传来,千年练蛇出洞了。

  足有十余丈宽的身躯,山峰一般的巨大头颅,血红的眼睛喷出怒火。

  呼地一下,守卫仙鹤洞口的数十名女弟子被它张口喷出的黑气轰飞。

  刷地一声,练蛇粗如柱子的尾巴一甩,重重地抽打在地上,整个武神山似乎都颤抖了一下。

  千年练蛇,寿命几乎比百花宗宗门历史还长。看到这样一个逆天存在,场上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北宗弟子,玄武七绝阵。”

  北宗宗主敖烈云发出一道命令。

  嗖嗖嗖嗖嗖,七道人影快速穿上,成七星散开,七人手中长剑指向练蛇。

  赤练仙子微微变色,敖烈云发出一声命令,七道剑光极速向练蛇压过去。

  七道剑光合着北斗七星,隐含天地大道,威力无穷。

  练蛇愤怒地昂头嘶吼一声,张口一口黑气喷去。犹如一股飓风涌去,整个武神山都感受到了威压。

  “好可怕的力量。”

  玄脉暗暗惊呼,眼前巨蛇的力量丝毫不逊色黑山老怪四人发出赤焰,看来这千年练蛇的修为已经到了骇人听闻地步。

  顿时心中在为北宗弟子担心。

  飓风涌来,七人全都立足不稳,衣袍猎猎,人人面色凝重。

  玄武七绝阵开始变阵,七星移位,七道身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青龟。

  随着敖烈云一道令出,七剑合一,神龟身上道道耀眼青光罩向练蛇。

  玄武七绝阵凝聚成龟,最强大一击。

  千年练蛇猛然怒吼,尾巴闪电般扫过,惨叫声中,一名北宗弟子瞬间被击杀。

  玄武七绝阵虽然威力强大,但千年练蛇实力逆天,强势碾压。根本没有反应机会。

  此时,一道身影跃出,补在了被击杀的那个北宗弟子空位上。

  “师妹,谢谢你。”

  敖烈云一怔,感激地说道。

  玄武七绝阵少一人,实力会减半,别说封印练蛇,自保都难。赤练仙子此举令北宗弟子全都心中一热。

  这些颠沛流离三十年的铮铮铁汉,面对难以忍受苦难眉头都不皱,却为同门的一个举动难以自抑。

  而此时,练蛇被激怒了。

  一声咆哮,练蛇猛然窜起,张口血淋淋的大口向神龟吞去。

  七人同时惊呼,七剑合一,神龟身上道道耀眼光芒罩向练蛇。

  轰轰轰,玄武七绝阵瞬间溃散,三名北宗弟子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被练蛇吞噬了。

  剑宫众人相视一望,毫不迟疑,玄脉,万剑一,苍鹤师兄三人跃入阵中。

  他们三人一加入,顿时情势一变,玄脉三人实力都是金丹,加上大阵,威力顿时比刚才增加了数倍。

  轰轰轰,练蛇愤怒地一下比一下猛烈轰击,大阵摇摇晃晃,艰难支撑着。随时面临溃散,却依然支撑着。

  玄脉周身脉络纹身毕露,根根裸露似铁,周身散发妖异光泽,俊美的脸上狰狞可怕,宛如魔神下凡。

  敖烈云一察觉玄脉妖孽防御力,立即让他主持大阵核心,当先承受练蛇攻击。这样一来,练蛇攻击力几乎一半轰击全在他身上。

  周身脉络纹身隐隐有了裂纹,再下去,只怕他也支撑不住了。

  四周百花宗弟子和北宗弟子全都惊心动魄,人人捏着一把汗,但自知实力不如,都毫无办法。

  此时,练蛇也已经手段用尽了。面对大阵威压,它本能地一次次拼命攻击,想攻破大阵,却仍然未能。

  而且,练蛇感受到了那个妖异少年的可怕威压,产生了退意。

  这是一场意志的较量。

  双方都到了强弩一末,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

  天黑下来了,整个武神山被黑暗掩盖。

  三日三夜,第三日练蛇终于低头了。

  巨大的头颅低下去,向玄脉等人表示驯服。

  阵中,神龟身上发出一道青芒洒在练蛇身上,练蛇匍匐在地上,低头认输。

  过了半个时辰,封印结束。

  千年练蛇重新被封印在了仙鹤洞中,四周响起欢呼声。

  “玄脉师弟,谢谢你们相助。”赤练仙子感激地拱手行礼说道。

  镇宗神兽除了威慑强敌,还关系一个宗门的气数脉运。

  此次重新封印,也让百花宗南北两宗弟子都松了口气。

  剑宫众人客气还礼,北宗众人站在一边,极是难堪。

  刚才赤练仙子出手,两家同时并肩作战,十分默契。但面临碧秀宫归属,却难堪起来。

  百花宗一众女弟子看着北宗弟子风尘仆仆,衣衫褴褛都略感不安,人人同情,全都看着赤练仙子。

  赤练仙子崩着脸,说道:“敖师兄,今日之事多谢了,他日百花宗自当回报。你们下山去吧。”

  扭过头不看众人,场上顿时尴尬起来。

  玄脉和凌沐仙等人对视一望,淡淡说道:“赤练前辈,你们两家同属一门,北宗弟子颠沛流离三十年,未曾忘记宗门。难得难得……前辈何不捐弃前嫌,让北宗回归宗门?”

  “仙子,当年之事已经过去,谁是谁非也已过去。重要的是宗门兴盛,两位前辈在天之灵,想必也不希望百花宗分崩离析吧。弟子斗胆,恳请仙子三思。”

  这番话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场上众人闻听无不赞同,就是百花宗弟子眼里也都含着期望。

  赤练仙子冷冷说道:“玄脉,你等助我之恩,百花宗没齿难忘。但此事事关恩师誓言,休完多讲。时候不早了,你们也会休息吧。”

  赤练仙子说完,扬长而去。

  北宗弟子人人悲苦,好在赤练仙子临走并没有下令赶众人下山。

  北宗弟子这才留下来,这夜颠沛流离三十年的北宗弟子第一次在宗门入睡,彻夜难眠。人人泪流满面。

  次日,剑宫众人又去求赤练仙子,见所有人都人心向同,长叹一声,赤练仙子当众说道:“紫霞,我今日将掌门之位传给你。至于北宗之事我不再过问,一切由你做主。”

  “师父武功浅薄,难当掌门大任,请师父收回成命……。”

  紫霞跪倒在地,推辞道。

  赤练仙子忽然心有所悟,摇头道:“你起来吧,错不在你身上,百花宗的功法在北宗身上。这些年北宗走后,宗门也越来越沦落到小宗门,教出的弟子更是个个不如己。唉,难道我错了……。”

  面色悲然,她身为魔女徒弟,目睹师父一生为情所累,遵从师父遗言将北宗弟子赶下山,重建宗门。二十年来,宗门却越来越沦落到了三流角色。

  猛然间想到自己一生,何尝不是走师父老路,和凌天门掌门凌石海一段孽缘无果,明知没有希望,自己还在苦苦等待。

  “哈哈哈,我错了,我错了……。”

  众人全都愕然地看着赤练仙子忽然悲苦说道。百花宗女弟子全都跪下,哭着喊:“师父。”

  “你们起来吧,百花宗从明日起,由北宗任掌门。师父要离开宗门一段时间,你们好之为之。”

  言罢,任众人苦苦哀求,飘然而去。

  敖烈云和北宗弟子全都噙着泪,恭恭敬敬目送赤练仙子远去。

  f酷匠_网B永H久免*》费¤看小!s说

  一场宗门之争告一段落,北宗弟子人人欢喜,而百花宗女弟子却个个悲苦。

  谁都知道赤练仙子受到触发,这一去仙鹤千里,谁也不知何时回来。

  敖烈云望着众女弟子,郎声说道:“众位师妹,今日北宗重回宗门,乃我百花宗之大事,碧玉宫仍为众师妹住处。至于北宗弟子,我已在半山腰选中一个地方,来日承建住宅。不知众位师妹还有何意见?”

  “谨遵掌门师兄命令。”

  百花宗女弟子一齐恭恭敬敬说道。两派握手言欢。

  剑宫众人看了也感欣慰,当下告别众人回去复命。

  这一番折腾就过了两个月,回到凌天门已经是两月后。

  剑宫,绝壁上。

  掌门凌石海,虚闻师兄和白云执事三人笑呵呵迎接众人归来。

  “弟子见过掌门。”

  恭恭敬敬地行礼,凌石海微笑问道:“玄脉,怎样,此去如何?”

  玄脉将此番经过原原本本一讲,三人闻听捻须微笑,欣慰不已。

  听到赤练仙子竟然出走,凌石海眼里闪过一丝惆怅,不过随即消失了。

  “玄脉,回真武阁去吧。”

  看着玄脉身影消失在远处,虚闻师兄点了点头,道:“此子可塑,等他到了元婴就去天涯法脉峰跟冷师兄修炼去吧。”

  掌门凌石海也点了点头。

  一个宗门能出这样妖孽的存在,可是百年难遇,当然要加意培养了。

  真武阁上,山风淡淡。

  玄脉刚一上峰,就看见半山腰观弈亭中,金山长老正在和梵霸天对弈。

  “哎,哎,不算这步不算,让我再想想。”金山长老手疾眼快,趁梵霸天还没有压棋,把刚落的一子抢回来。得意地嘿嘿笑起来。

  “哼,金山长老,你又想赖,输三盘了,臭棋篓子。”

  梵霸天慢了一步,没我压棋。被他抢了回去,懊恼地说道。

  两人一回头,看见走上来的玄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