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赤焰直接轰在玄脉和邋遢少年身上,虚闻师兄和金山长老根本来不及救。

  轰,赤焰爆裂,天空红光一现,犹如红云漫漫,黑山老怪发出梵天诀最厉害一击。

  火系功法最强一击。

  赤焰轰击在身上,衣衫瞬间破碎,玄脉咬牙硬扛了一击。

  邋遢少年头顶上空的青龙幻影在危急一刻,挡在了他身前。

  整个广场上,死一般寂静,所有人都悬着一颗心。

  但下一刻,却是黑山老怪惊愕地表情。

  玄脉被轰飞出去,周身脉络纹身毕露,一道道筋骨如龙蛇缠绕,赫然在目,面目狰狞可怖,周身散发妖异光泽,犹如一尊刚从沉睡中苏醒的远古魔神。

  “玄脉师弟,他身上是什么……?”

  四周一片哗然,此时,攻击向邋遢少年的赤焰黯淡了,青龙幻影也随即溃散。

  赤焰黯淡下去的一刻,金山长老,虚闻师兄,和掌门凌石海三剑合一,一带巨大青色剑带猛然轰击过去,直接将黑山老怪四人轰飞。

  黑山老怪跪在地上,哇地喷出一口鲜血,他身后三人全都受了重伤。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喃喃自语着,眼睦里完全是一副难以置信,凌天门竟然有这样妖孽的存在。

  “玄脉师弟,邋遢少年……。”

  一道道关切的喊声响起,苍鹤师兄,柳素衣,凌沐仙,虚闻师兄,金山长老……全都向玄脉邋遢少年跑了过来。

  没有人管眼神黯淡的黑山老怪四人,这一刻,所有人心里只担心着他们。

  玄脉身上脉络纹身褪去,面上妖异光泽消失,哇地喷出一口鲜血,昏了过去。

  邋遢少年却抹了一把嘴角渗出的鲜血,摇摇头说道:“好厉害。”

  刚才幸亏玄脉和邋遢少年抗住黑山老怪全力一击,金山长老三人才能乘机重创对手。

  “玄脉师弟,醒醒啊。”

  广场上,响起柳素衣紧张的喊声。

  谁也没有注意,黑山老怪四人悄悄逃走了。

  远处,梵霸天脸上还没有从震惊中拔出来,他清楚地看到了玄脉身上妖异的脉络纹身,这一刻,包括金山长老在内都明白了玄脉为何如此妖孽的原因。

  “又是一个绝世妖孽啊……。”梵霸天喃喃说道,眼神中却燃起了更加凌厉的斗志。

  上次挑衅,他尚未用全力。看来这一次他要好好向玄脉挑战了。

  梵霸天最后看了一眼,转身悄然而去。

  掌门凌石海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吩咐人把玄脉和邋遢少年带回去休养。

  这一战足以扬名,凌天门百年后又出天才,宗门兴旺有望,作为掌门自然高兴。

  “哈哈哈,师兄,看来是上天要我凌天门重新崛起啊。”

  掌门凌石海激动得声音都异样起来了。

  就算再笨的人,也看出玄脉和邋遢少年这两个妖孽人物,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虚闻师兄和金山长老相视欣然微笑,内心喜悦溢于言表。

  三天后,玄脉才醒来,这一次他伤得很重脉络纹身几乎断裂,金山长老和虚闻师兄两人亲自守在旁边,用真元度入帮他复原。

  睁开眼,入目是一个简陋的石室,面前坐着两人。

  “金山长老,虚闻师傅……。”挣扎着想站起来,却无法动。

  虚闻师兄赶忙按住:“别动,玄脉,你身上伤很严重,好好躺着静养。”

  两人眼里更多的却是探询,三天里他们仔细检查了玄脉身体,发现了脉络纹身,此刻都是满腹疑问。

  但虚闻师兄却没有问,他们明白这样逆天肯定是传说中的天品功法,能得到天品功法都是有大机缘的人。

  虚闻师兄走后,玄脉才仔细检查身体,这一次脉络纹身差点断裂,但好在已经慢慢愈合。

  身上的秘密暴露,他随即取下面具,恢复了本来面目。

  一个英气逼人的俊郎少年,来凌天门两年时间,肌肤更加健康,散发俊美的妖异之气。

  连金山长老和虚闻师兄都暗暗赞叹。

  午后,剑宫。

  执事殿中气氛凝重,坐着虚闻师兄,金山长老和一个面容雍容的中年男子,一袭青衣,淡然出尘。

  “掌门师弟,依你们说的这个玄脉身上肯定是天品功法,想不到啊,我凌天门中竟然有这样妖孽存在。”

  中年男子轻声叹道。

  “冷师兄,看来上天要兴我凌天门啊,一个青龙大帝传人,一个身具天品功法……妖孽啊……。”

  掌门凌石海不住谓叹,天品功法极其罕见,连偌大的凌天门,天品功法也只有一件,还无人能参悟出。

  虚闻师兄沉吟片刻,说道:“此子心性如何,暂时还看不出来,将来若是可造之材,还望冷师兄收为门下。”

  这中年男子凌戊月是凌天门天涯法脉峰峰主,在脉系修炼独树一帜,也是凌天门脉系第一高手。

  凌戊月点点,说道:“师弟可要看清楚了,若是奸佞之辈,万万不可让他入脉系修炼。”

  虚闻师兄重重地点了点头。

  半个月后,玄脉身上脉络纹身愈合,重新回到九幽峰顶修炼。

  此时,整个凌天门上下全都知道玄脉妖孽,众弟子也都簇拥着他,完全取代了老派天才王玉伦的地位。

  看着远处,弟子围着玄脉,王玉伦气的眼都绿了。

  玄脉此时也无需要隐瞒,开启开挂模式,指导众人修炼,任何功法只要到了他这里,顿时简单了一半。深入浅出一讲,人人大叫顿悟。

  整个山上,整日欢声笑语,一派欢腾。

  半山腰对弈亭里,虚闻师兄和金山长老正在对弈。

  “师兄,你这白子明明在这里,怎么又不见了。”

  “不对,不对,又赖棋了。”

  虚闻师兄抓着金山长老的手,气愤地说道。

  而金山长老则拼命遮掩,刚好被远处走来的掌门凌石海看见了。

  “师兄,别藏了,我都看见了。”掌门凌石海摇摇头,走过去,金山长老无法再赖,只得从嘴里吐出棋子。

  “掌门师弟,什么事?”

  虚闻师兄知道掌门凌石海无事不会来,问道。

  “师兄,百花宗仙鹤洞千年练蛇逃脱,赤练仙子来请我们帮忙封印。”

  “哦?”

  虚闻师兄看了金山长老一眼,两人都微微一愕。百花宗镇宗神兽千年练蛇逃脱,这可是大事。

  凌天门和百花宗同为剑宗,而掌门凌石海和赤练仙子又是冤家,这个忙肯定得帮了。

  金山长老笑眯眯看着两人,道:“也好,该让玄脉出去历练了。这次就让玄脉去吧。”

  “玄脉?”

  掌门凌石海微微一愣,毕竟事情重大,玄脉虽然妖孽,但还从没有历练过。

  听了金山长老的话,虚闻师兄却是一脸赞同,道:“不错,这主意不错,是该让玄脉出去历练历练,也好看看他的心性。”

  玄脉的妖孽已经是公认,但要让他学习凌天门更深的功法,几个人还是心存疑虑。

  毕竟一个宗门顶尖功法,非同儿戏,必须要这个弟子心性良善,否则将会是隐患。

  商量好后,当下掌门凌石海便下令让玄脉带剑宫弟子去百花宗走一趟。

  薄雾笼罩着剑宫,山间一片朦胧,绝壁上,掌门凌石海正在叮嘱玄脉等人。

  “玄脉,此去百花宗凡事不要鲁莽,慎重从事。有沐仙同行,她和素玉一向稳重,遇事商量。”

  “是,弟子记住了。”

  玄脉恭恭敬敬地说道,而凌沐仙等人也都点头。

  剑宫六人这次全都去了,人群里,万剑一已经没有了以往的傲气,神情黯然。今非昔比,现在的玄脉是宗门公认第一妖孽天才,而他万剑一早已成为了过去。

  即使再不服,在面前这个俊美妖异的少年面前,万剑一也知道自己输了,输得很惨。

  他再也没有了炫耀的资本,泯然于众。

  苍鹤师兄则是开怀畅笑。

  远处九幽峰上,虚闻师兄和金山长老并肩而立,眺望远处。

  “师兄,但愿这一次玄脉心性得到锻炼,将来能担当宗门大任。”

  虚闻师兄微微动感情地说道,微风拂过,他们的衣衫猎猎作响。

  金山长老微笑。

  玄脉一行下了剑宫,马不停蹄直奔百花宗而去。

  百花宗在东巫州,距离凌天门有数百里,一路行去,众人尽量小心谨慎,沿途不惹事,走了半月顺利到了百花宗所在的武神山下。

  酷w匠tS网☆Q正1版%首发)¤

  武神山是东巫州第一山,高入云霄,陡峭险恶,以山上有一座武神殿得名。百花宗不过是普通一个宗门,不知为何却能得以在武神山居住。

  到了山下,早有百花宗弟子等候在哪里,百花宗和凌天门因为渊源,几乎是通门之交,两派有事都相互照应。

  一路上山,只见山间陡峭险峻,如斧削刀凿,清泉石上流,幽静奇诡。

  众人上到山巅,只见面前是一片平坦的空地,赤练仙子带着弟子相迎。

  “凌天门弟子玄脉见过仙子。”

  玄脉恭恭敬敬地说道。

  赤练仙子眼神里闪过一丝失望,随即就消失了,淡淡说道。

  “哦,玄脉,你们来了,请。”

  赤练仙子自然是因为看不到凌石海而惆怅。不过,玄脉此时名气她自然也听说了,立即客气请众人入内。

  百花宗宗门在主峰下面的碧秀宫,碧秀宫前,百花宗女弟子一字排开,笑脸相迎。那些女弟子因为沐浴山上灵气,个个清丽秀气,在女弟子少的凌天门众人眼里,顿时一亮。

  不过那些女弟子看到俊美妖异的少年玄脉,也是眼前一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