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百宗大会只有五六天了。

  剑宫,笼罩在即将到来盛会的喜悦中。

  对凌天门来说,今年剑宫出了几个妖孽弟子,除了万剑一,玄脉,苍鹤……。这势头完全有可能在此次百宗大会上独占鳌头。

  执事殿前,掌门凌石海笑眯眯看着广场上白云执事给剑宫弟子讲解剑法。

  忽然三才执事慌慌张张跑来说道:“掌门师兄,不好了,赤练仙子杜月娘的爱徒卞红衣找万剑一比武去了。”

  “哦”凌石海闻听,面上笑容收敛,微微有些担心,道:“三才师弟,我们去看看吧。”

  百宗大会在即,作为剑宫最有望夺魁的天才,这时候肯定不能让他出什么差错。

  “这个赤练仙子啊……。”

  凌石海心里感慨,两人当年一段旧事,终只能是路人相望。赤练仙子好强,肯定听说剑宫出了一个天才人物,也教出来一个得意弟子,非要胜过剑宫不可。

  走到后山,绝壁上已经围满了弟子。

  只见万剑一正在和一个黄衣少女比剑。

  四周众人全都目不转睛,凌石海走过去,一眼看见赤练仙子杜月娘站在人群里,一脸焦灼。

  杜月娘当年和凌石海互相爱慕,本来是珠联璧合一对,但最终却只能路人相望,赤练仙子更是终身未嫁。将一生所学教给了爱徒卞红衣。

  此次百宗大会,卞红衣除了和其他宗门争胜,还要打败剑宫第一天才万剑一,为师父出气。

  两人从清早开始比武,已经两个时辰了,还没分出胜负,吸引了所有剑宫和百花宗弟子观战。

  “杜师兄,令徒剑法高强,佩服佩服。百宗大会在即,何不等到了大会上一展身手?”

  咽了一口唾液,凌石海艰难地说道,这么多年,他内心始终愧对赤练仙子。

  “呵呵,凌师兄来得正好,久闻你们凌天门出了一个天才人物,小徒顽劣非要来切磋。红衣,掌门师伯来了,让掌门师伯看看你的剑法。”

  赤练仙子淡淡说道,眼神望着场上。

  黄衣少女本来在僵持,闻听忽然精神大振,剑光如流云溢彩,恣意汪洋,将万剑一包裹在里面。

  百花宗和凌天门两家都专剑道,但两家剑法截然不同,碎玉剑法威猛霸道,大开大合,撕天裂地。而百花宗的剑法却以阴柔为主,招式昳丽奇诡。

  一刚一柔,一时间万剑一被困住了。

  黄衣少女听到掌门凌石海来了,有意替师父出气,一心想打败万剑一。出招越来越凌厉,用上了全力,完全不像是切磋,而是拼命。

  万剑一心中明白这段渊源,一时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一味退让,输给对方,当着众人面,有点没面子。但要跟对方拼命。又怕误伤对方,师父责怪。

  眼看万剑一被逼的节节后退,黄衣少女纵声笑道:“师父,凌天门的天才也不过如此啊……。”

  剑宫弟子都偷眼看掌门,凌石海尴尬至极,咳咳两声说道:“咳咳,杜师兄,百花宗剑法果然不凡,剑一输了。”

  万剑一跳出圈外,抱拳恭恭敬敬说道:“师妹剑法高强,师兄输了,佩服。”

  剑宫弟子满脸黑线。

  这尼玛掌门也太那个了吧。

  百花宗弟子欢呼雀跃,得意洋洋而去。

  此日,陆续有其他宗门上剑宫了。山上山下到处都是前来前来参加百宗大会的宗门弟子。

  那些实力弱小的宗门大多抱着看的态度,而有实力争胜的大宗门几乎都派出了门中天才弟子。

  整个剑宫,一时间高手如云,热闹非凡。

  绝壁,悬崖下面。

  玄脉默默修炼,外面的热闹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万剑一作为剑宫天才弟子,忙着陪掌门接待客人。悬崖下,只有玄脉,柳素衣,凌沐仙三人。

  不知过了多久,上空呼地一声,唐元一跃而下。

  “唐云师弟,你悟出第十式了?”

  几道声音同时欣喜地喊道。

  唐元悟性较差,终于在百宗大会即将召开前夕悟出第十式。

  “哈哈,玄脉师兄,柳师姐,凌师姐,我悟出第十式,以后也能练出碎玉六层了。”

  峡谷中回荡着唐元狂喜地喊声。

  突破碎玉六层,意味着真正进入强者之途,各人天赋资质不同,有人四五年就能悟出。有人花十几年也悟不出,后者往往就会黯然离开宗门。

  随即,唐元便跃上碎玉六层最后一式,第十一式巨石上,默默修炼起来。

  “玄脉师弟,这次百宗大会除了万师兄,我还看好你,你可要为宗门争光啊。”

  凌沐仙望着玄脉,淡淡说道。

  在这半月里,玄脉悟出碎玉六层后,实力已经跃升。

  柳素衣向他微微一笑,道:“这次百宗大会,听说来了很多天才人物,天云宗的天才少年巫云灵,一道门天才弟子江浩,金乌宗天才枯贤师兄,启元门天才弟子炫霜殿……。”

  听到炫霜殿,玄脉猛然一震,嘴角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

  “炫霜殿……。”

  这个名字早已印在他的脑海中,那个永远让人看不透上的冷傲少年取代了他的位置,他高高在上,而自己却隐姓埋名逃亡。

  启元门经历的一幕幕骤然浮现在眼前,一幕幕,如同就在昨天……。

  “啊啊啊。”

  狂叫声中,玄脉发狂般接连数拳砸在冰冷的岩石上,巨大的力量使得岩石都在颤动。

  面上狰狞可怕的表情,任谁看了都会害怕。

  “玄脉……你怎么了?”

  “玄脉师弟……。”

  凌沐仙三人惊愕万分地看着。

  玄脉冷静下来,恢复平静,淡淡说道:“我没事了。”

  三天后,百宗大会正式召开。

  剑宫,迎来了节日般的盛况。

  清晨,当第一抹晨曦洒在山上,执事殿中响起了宏亮的钟声。钟声是凌天门有重大事情,召集弟子是才敲的。

  执事殿前面广场上,站满了宗门弟子,黑压压一片。

  百宗大会是天下所有修真者的盛会。

  作为东道主的凌天门掌门凌石海坐在东面上首,左边是虚闻师兄,右边是金山长老,这两大传奇人物,也是凌天门镇派人物。

  百花宗弟子坐在西边,和凌天门遥遥相对,她们连座位都要和凌天门争。

  紧挨着百花宗的是金乌宗弟子,金乌宗天才弟子枯贤师兄阴沉着脸,死死盯着万剑一,上次在灵鹫山金乌宗在万剑一手下吃亏,肯定要在大会上要回面子。

  (更*@新w最快b上☆酷…匠网J、

  北边,是东巫州第一宗门天云宗,天云宗有数百年历史,势力庞大,乃是中脉神州有名的大宗门。此次派出了天才弟子巫云灵,一副夺魁势在必得的样子。后面零零散散坐着其他一些小宗门。

  南面,是南詹州一道门弟子,也是此次大会夺魁热门。

  剑宫弟子坐在掌门凌石海背后,玄脉一双眼睛死死盯着人群里的炫霜殿。

  启元门只是小宗门,挤在人群里,虽然如此却无法掩饰炫霜殿俊雅冷静的气质。他站在周围人群里,犹如鹤立鸡群。

  此刻,他的眼睛正看向万剑一。如果玄脉没有戴面具,他这时应该看的是玄脉。

  同为天才弟子,他此刻最关心的是夺魁最大热门万剑一。

  “哼,”玄脉胸中一股愤怒涌了上来,以前的耻辱,痛苦,屈辱种种犹如在眼前。

  牙关紧咬,狠狠捏紧拳头,渴望爆发。

  凌天门掌门凌石海扫视了四周一眼。场上的喧哗骚动静止下来了,所有人都看着他。

  “众位师兄,今日是百宗大会,规矩和往年一样,同道切磋,点到为止,不可伤人。最后胜者为本届百宗大会魁首。”

  凌石海朗声宣布道。

  底下一片静寂,所有人都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凌石海宣布完,抱拳向四周一礼,坐下。

  底下顿时喧哗起来,有人喊道:“天云宗的阴天正,上去啊。”“五岳宗岳师兄,你们五岳宗有希望夺魁,快快上去啊。”

  乱纷纷一片,北面忽然跳上一人,抱拳说道:“四海门丘豹冒昧上台,请同道指点。”

  四海门只是一个普通小宗门,底下顿时有一人跳上去,道:“归元宗林念,请师兄指点。”

  两人随即便交上了手,那两人一人掌法厉害,一人拳法厉害,四海门丘豹境界是辟谷高手,很快另一人就败下去了。

  接着台下又跳上一人,向丘豹挑战。

  这一天过去,上去切磋的都是小宗门,而那些夺魁热门,一些天才弟子都稳坐不动。

  每届百宗大会的重头戏都是各门天才弟子决斗,往往都在最后。

  天黑后,剑宫上下还沉浸在白天的喧嚣中,山上山下到处都是人。

  半山腰解剑碑。

  苍鹤师兄正在和一个满面虬须的老者说话。

  “明矶师兄,这次百宗大会,你们火云宗可是夺魁热门啊。”苍鹤师兄笑呵呵说道。

  火云宗虽然是小宗门,名不经传,但门中也有天才弟子,白天的比武中更是连胜三场,按照规矩,连胜三场就可以进入下一轮。

  虬须老者摇头道:“哪里,你们凌天门那个万剑一才是夺魁热门,听说他突破碎玉六层,贵门真是天才层出不穷啊。”

  当年虚闻师兄就是突破碎玉六层在百宗大会力挫群雄,夺得魁首。

  苍鹤师兄闻听,哈哈大笑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