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众人讥笑嘲讽,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只是狠狠捏紧了拳头,总有一天,他会要这些人加倍奉还。

  唐元一伙得意洋洋而去。

  玄脉的忍让并没有换来唐元等人罢手,相反反而更加变本加厉地欺辱。

  除了柳素衣帮他说话,整个凌天门没有一个人向着他。

  靠着内心深处的信念,苦苦支撑着。

  演武场后面的凌波殿中,玄脉凝神领悟壁上的剑法。

  壁上一幅幅图画,画着碎玉剑法前五式的招式,碎玉剑法深奥博大,一般弟子只要练成前五式就足以自保了。

  第六式有质变,也是真正步入强者道路,只有进入剑宫才能学习。

  凌天门每年进入剑宫的弟子寥寥可数,可见其难。

  0最新章●。节;/上7酷Vs匠网

  一般弟子一个招式都要领悟几个月,甚至半年,而他靠着体外脉络纹身,几乎不费力就领悟出了前五式。

  空旷的殿内,一个少年凝坐修炼。

  周身脉络显露,如龙蛇攀爬缠绕交错,线条栩栩如生,几乎泛着妖异的光泽。

  这时候如果被人撞见,玄脉就死定了。

  仔细察看体内那两条脉络,周围包裹的白色漩涡更加汹涌,似乎有无穷的力量。

  人体脉络修炼渐入佳境,能感觉到一股奇妙的感觉,在体内流动。

  而脉络纹身修炼因为没有妖兽精血暂时停滞了。

  玄脉现在最需要的是一次去灵鹫山试炼的机会,那样他就能获得妖兽精血,提升脉络纹身。

  但去灵鹫山试炼却必须要内门执事和青云长老同意。

  三个月后,玄脉把碎玉剑法五层彻底学会,人体脉络修炼也得到提升。

  而在这段时间,凌沐仙和柳素衣,万剑一三人同时进入了剑宫。

  进入剑宫,意味着强者之路的开始。他们三人也成为内门所有弟子羡慕的对象。

  玄脉还在默默忍受着岳宏天和唐元一伙人的欺辱。暗地里却偷偷地修炼人脉。

  清晨,演武场上,玄脉正在默默修炼。忽然听到众人喊道。

  “快去看啊,凌师姐和柳师妹在试剑亭切磋。”

  “哈哈,上次凌师姐胜了一场,今天不知谁会赢。”

  “那还用说,一定是凌师姐赢,她可是早就练出了碎玉五层,整个内门还没有比她更妖孽的。”

  ……

  听到柳素衣,心中一动,本来他平时很少凑热闹,闻听也赶了过去。

  到了试剑亭,早已围满了内门弟子,凌沐仙和柳素衣正在比剑。

  两人都是碎玉五层,只见漫空剑影憧憧,层层叠叠,两道剑光犹如两条青龙缠绕着,上下翻飞。

  万剑一站在人群里,看见玄脉,目光闪过一丝阴沉。

  玄脉站在后面看了一会儿,他对前五层了如指掌,看出柳素衣处于下风,顿时微微紧张起来。

  亭子里,凌沐仙一剑划出,犹如万千道剑影层叠而下,封住了柳素衣全身。

  “柳师妹,认输吧。”

  凌沐仙淡淡说道。

  她那一剑封住了柳素衣全身,柳素衣的剑势被压制,只得弃剑认输。

  “凌师姐,剑法又进了一步,佩服佩服。”柳素衣微笑说道。

  凌沐仙心中高兴,望向下方道:“今日试剑,各位师兄可随便切磋,不必拘束。”

  她们三人进入了剑宫,此时四周那些内门弟子都是一脸羡慕。

  她三人在上面,其他人自然不敢上去,而是都把目光看向六名外门新晋弟子。

  岳宏天看向玄脉,轻蔑地说道:“玄脉师弟,当着众位师兄的面,你敢不敢上来和我切磋?”

  “岳师兄剑法高强,小弟甘拜下风。”

  玄脉自然不愿和他纠缠。

  万剑一哼了一声,低声说道:“连和同门切磋都不敢,真是废物。”

  声音虽低,却还是被全场人都听见了。岳宏天更加得意,跳上亭子,指着玄脉狞笑道:“玄脉师弟,你还不肯上来吗?”

  四周内门弟子都用嘲笑,轻蔑的眼光看着玄脉。

  一股愤怒的火焰从心中涌起,差点捏紧拳头冲过去,把那张可憎的脸砸碎。

  周围嘲笑,轻蔑,嘲讽,一道道目光投了过来。

  “上去啊,玄脉这个窝囊废。”

  “岳师弟,别客气,好好教训这个窝囊废。”

  ……

  柳素衣望着玄脉,露出一丝担心,颦眉说道:“玄脉师弟,你大胆上去和岳师弟切磋吧。放心,都是同门,岳师弟点到为止。”

  周围的内门弟子听到柳素衣说话,也都起哄叫喊起来,喊着让他上台。

  那些人却不是关心他,而是想看他被岳宏天暴揍。

  “上啊,上啊……。”

  一个个内门弟子挥舞着拳头喊着,气氛一下子狂热起来。

  看向柳素衣,感受到了她眼里的鼓励,顿时热血也涌了上来。

  跳上亭子,低声说道:“请师兄指教。”

  岳宏天狞笑一声,当然不会错过当众羞辱的机会,长剑一挥,恶狠狠向玄脉扑去。

  嗤嗤嗤,轻微的爆裂声,只见岳宏天长剑上泛起一团青色幻影,层层叠叠,犹如万千飞剑猛然向玄脉轰击过去。

  碎玉剑法四层。

  碎玉四层,一剑化万剑,生生不息,前四层都是基础技法。六层以后携裹天地元气,凝成飞剑流瀑,外放而出。势如万军之势,威力无匹。

  凌天门靠着碎玉剑法开宗立派,可想而知这套剑法的玄奥,据说连凌天门现今掌门也只是悟出碎玉八层。

  岳宏天一剑发出,万剑一等人都不由微微赞叹出声。他这一剑已经具备气势,在新弟子中难得一见了。

  柳素衣失声叫道:“玄脉师弟小心。”

  殊不知她这一叫反而让玄脉处境更险,柳素衣清丽脱俗,和凌沐仙都是内门所有弟子心目中的女神。

  看到柳素衣一再关心玄脉,不提万剑一等人心里嫉恨,就是岳宏天也下了狠心。

  剑上攻势加大,幻影层叠,将玄脉全身都笼罩在了里面。

  “岳师弟,好厉害的四层,哈哈,玄脉那小子死定了。”

  就连一向不食人间烟火的凌沐仙也点了点头。

  察觉到岳宏天根本不像同门切磋,而是要置他于死地,愤怒油然而生,他的忍让换来的只是这些人更加变本加厉的欺辱。

  哼,既然你们不容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暗运脉络纹身,嗤嗤爆裂声中,发出变异的四层剑法。

  万千道剑光宛若破壳而出,从岳宏天的剑影里冲出,瞬间就搅碎了周围幻影,直接在岳宏天身上刺出无数剑。

  岳宏天一剑难以置信地蜷缩着,凌厉的剑光瞬间将他的衣袍切割成无数碎末,纷纷跌落。

  “这……?”

  凌沐仙和万剑一等人全愣住了。

  连他们也没有见过碎玉四层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势,如果不是玄脉手下留情,只怕岳宏天已经被切成豆腐块了。

  整个试剑亭一片愕然,所有人都呆住了。

  这样的威势,他们连见都没有见过。

  原来碎玉剑法四层竟然这么厉害?

  岳宏天羞愧得恨不得一头碰死,关键此时他身上衣袍尽碎,几乎赤裸着身子,当着所有人的面动也不敢动。

  “玄脉师弟……你,这是碎玉剑法四层?”一向处变不惊的凌沐仙也第一次露出愕然。

  太妖孽了。

  所有人都看着玄脉,一脸茫然。那些平日欺辱他最厉害的弟子悄悄退到后面去了。

  “呵呵,凌师姐,碎玉剑法四层其实是很厉害的技法,可惜很多师兄只以为它是基础,我只是比岳师兄对四层领悟多一点罢了。”

  此时,虽然胜了岳宏天,但面对众人怀疑的目光,玄脉自然丝毫不敢暴露身上秘密。

  “哦,玄脉师弟,你倒是说说看。”

  凌沐仙感兴趣地说道。

  以凌沐仙等人的实力,看出玄脉刚才使的确实是碎玉四层剑法,但却不明白为何玄脉使出来威力大了数倍。

  柳素衣微笑说道:“玄脉师弟,你是怎么练的,说出来让众位师兄都学学吧。”

  当下,玄脉就将碎玉剑法四层的精要讲述了一遍,他身上的脉络纹身作用,可以清晰了然地看清四层技法的运行路线,不用绕弯路,直达目的。

  果然讲了一遍,场上那些内门弟子还没明白,万剑一等人已经豁然开朗了。他们几个进入剑宫,本来领悟力就高,只见众人照着玄脉说的方法演练一遍。人人露出欣喜之色。

  “哈哈,原来四层剑法这么奥妙,以前还以为只有到了六层才是厉害功法。”

  “不错,不错,两位师弟,你们快试试。我感觉有所领悟。”

  ……

  一时场上众人都纷纷演练起来。

  万剑一演练了一遍,一脸惊疑地看着玄脉说道:“柳师妹,凌师妹,这小子说的还真有道理。看来我们都小看了碎玉剑法前四层。”

  “不错,看来这个玄脉师弟天赋资质不凡,柳师妹,你倒是没看错人啊。”

  凌沐仙淡淡说道,语气里却带着一丝狐疑。

  玄脉是柳素衣推荐进入凌天门的,此后在所有人都欺辱时,更是处处维护。此刻凌沐仙有点怀疑柳素衣以前就教过他碎玉剑法四层。

  柳素衣微笑道:“师姐,玄脉师弟如此妖孽,也是我凌天门之幸。”

  众人说话,只见岳宏天灰溜溜地悄悄溜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