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苏景陌知道,太子也曾多次前往任文峰的府上拜访,希望可以将他拉入自己的麾下,可是都被任文峰拒之门外。

  而且她听说任文峰这个人性格古怪,有些怪癖!

  说不定是因为刚才她顶撞了他,所以,他就觉得自己的性格和他极为相近也说不定呢!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她是不是有机会接近任文峰呢?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机会,那对她来说觉得是件好事!

  若是能得到任文峰的另眼相看,想来太子也一定会因为这个原因对她青睐有加的,你她离太子妃之位就又近了一步!

  苏景陌心中做着美好的打算,俏脸上也是一片得意和兴奋之色,微抬莲步,婀娜多姿的朝着任文峰走去。

  只是苏景陌显然是忘记了一件事,就算一个人再有怪癖,也不会喜欢有人骂他,尤其是任文峰这样有才又自恃清高的人,就更不能容许有人玷污了他的名声!

  “陌儿……”区寄芙见苏景陌一脸的兴奋的样子,就知道苏景陌心中所想,她伸手便拉住了苏景陌的手臂,想要阻止她,可她的话刚出口,就被苏景陌给打断了。

  苏景陌甩开了区寄芙拉着她的手,无视掉区寄芙脸上那浓浓的担忧,不耐烦的开口道,“娘亲,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区寄芙听到苏景陌的话,高悬的心总算是慢慢的开始回落了,可刚落下一点,就见苏景陌靠近了自己,压低声音,用只有他们两个可以听到的声音继续说道,“可你想想,如果我真的得到任文峰的另眼相看,那么太子殿下也一定会对他青睐有加的,到时候你女儿我的路就又好走了许多!”

  听到苏景陌的话,区寄芙的回落了一点的心又一次抬起,她这个女儿果然是够没脑子的!

  就凭她,怎么可能得到任文峰的青睐?

  就连当今太子,任文峰都没有放在眼里,又怎么可能会将苏景陌放在眼里?再加上她刚刚才大骂了任文峰一顿,任文峰不趁机找她的麻烦就不错了,哪里还会对她青睐有加?

  区寄芙红唇微启,刚想开口,就被苏景陌又一次给打断了,“好了好了,你就不要多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做!”

  苏景陌说着,拉开了与区寄芙之间的距离,无视区寄芙眸光中的担忧,不再理会她,转朝着任文峰走去。

  她每走一步,都会觉得离她自己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对她来说,现在在她面前跟她招手的不是任文峰,而是太子殿下,又或者是那太子妃之位,再或者就是那高高在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之位。

  苏景陌心中臆想着,嘴角的笑容也越来越大,脚下的步伐更加的优美,腰肢的摆动也更加的柔软,更加婀娜。

  苏宝宝本来还打算要借助众人的力量好好的批斗一下苏景陌的,但是却突然看到任文峰向苏景陌招手,还让她近前,苏宝宝就不明白了,这个任文峰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也想借机会好好收拾一下苏景陌?

  貌似也不对,怎么说他都是老前辈,应该不会对一个晚辈下手吧?

  苏宝宝心中想着,不禁替苏景陌担忧起来,同时也有些不爽起来,明明是他和苏景陌之间的事情,在他没有动手之前,谁都不能插手!

  谁若插手,他跟谁急!

  酷匠(网唯J;一◇正。j版,其$他、Q都:是7‘盗U版

  苏宝宝肉呼呼的小脸上那满满的委屈瞬间便凝结了,转而换上了一副深沉的模样,双眸也没有从苏景陌和任文峰二人的身上离开。

  他要时刻准备着,如果有什么异样,他也要在众人不注意的时候出手,绝对不能放过教训这个女人的机会。

  苏宝宝心中已经料定了任文峰会借机收拾苏景陌,所以也做好了动手的准备,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任文峰即使要动手也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他苏宝宝!

  苏冉冉虽然不知道任文峰要干嘛,但是看到苏景陌那高高勾起的嘴角,苏冉冉的心里就觉得极度不爽!

  她都笑成那个样子了,肯定是因为有了什么好事呗!

  但不管是不是真的有好事,她苏冉冉都打算要横插一脚,绝对不能让她如愿,至少不能让她太高兴了!

  苏冉冉别的想法没有,就直冲着苏景陌对苏宝宝的挖苦这件事,她就不能那么轻易的放过苏景陌!

  她苏冉冉的宝贝又岂是谁都可以挖苦的!就算是要说,也只能是她苏冉冉!

  其他人,都给她靠边稍息靠边站!

  苏冉冉心中这样想着,双手的动作也微微有了调整,由最初的环于胸前变成了双手交叠于身前,只是这双手交叠却不是简单的交叠。

  交叠之间却另有玄机!

  韩烨虽然没有像苏冉冉和苏宝宝这样戒备,但是他却知道,今日就算不用他动手,苏景陌也不会好过得了!

  苏景陌只怕怎么都想不到,她一个小女子,居然会被几个人同时惦记,真不知道,是该说她是幸运呢,还是该说她是不幸呢?

  不过,在苏景陌看来她一定是幸运的,因为幸运之神正照耀在她的头上,这不是,任文峰正这个苏景陌心中的幸运之神不是正在对她招手吗?

  当然,这只是苏景陌一个人的想法而已!

  就在众人的百般思绪之中,苏景陌也缓步走到了任文峰的面前,微微施礼之后,她让自己尽量的平静下来,用她自认为最真诚的声音缓缓道,“任大人,不知您有何事?”

  周围围观的众人看到任文峰一脸认真的看着苏景陌,心中都是无比的疑惑,但是对苏景陌的厌恶却一点都没有减少,甚至还多了一些。

  这个女人刚才还在骂任大人,现在却又厚着脸皮跟任大人这样做作的说话,实在是让人厌恶。

  “任大人,这样的人您干嘛要跟她说这么多?”

  “就是,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您开口!”

  “而且刚才她还指责今年的诗画双状元呢!”

  “一个大人居然诋毁一个孩子,实在是不知耻!”

  “真不知道,苏丞相怎么教育出这样的女儿来!”

  “就是,堂堂一丞相,居然连自己的女儿都教育不好,又怎么做百官之首?”

  “……”

  不知谁提起了一句苏丞相,众人就将所有的目光从苏景陌的身上直接转移到了苏晋鹏身上,最后直接从家事上转移到了朝政上,而且说出来的话也越来越难听,越来越离谱!

  站在一边的区寄芙听到众人的议论,本就高悬着的心差点从嗓子中跳了出来,她满眸惊恐的转头看向众人,想要开口替苏景陌解释两句,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