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寄芙也注意到了苏景陌的异常,转眸看向了站在苏冉冉身边的韩烨。

  当她看到韩烨赤果果的眼神看着苏景陌的时候,心中满是不喜,但是当她看清楚韩烨那张俊脸时,心底猛然惊起一丝诧异。

  这张脸她在很多年以前曾机缘巧合的见过一次,但那是一张女子的脸,唯一不同的是那双紫色的眸子,虽然他们长得及其相似,但是那张脸上多了温柔和娇媚,而这张脸上却满是冷漠和疏离,眸底深处多了许多防备和探究。

  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她记得那女子多年前嫁于他乡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听说好像在生了孩子之后,因病去世了,而那孩子也因为年幼多病夭折了!

  如果真的是那样,她面前的这个男子是什么人?为什么他会长着和她一样的面孔?难道真的只是巧合吗?

  V酷匠A;网kj永久$X免XG费C看小o说)Z

  唉,一个可怜的女子!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或许真的是她想多了吧!

  如果那孩子还活着的话,应该和她面前这个男子差不多年纪吧!

  韩烨看着苏景陌,而区寄芙又一直看着韩烨!

  这样的异常引起了苏冉冉的注意,她转头看了眼韩烨,又看向了对面的区寄芙和苏景陌,更加好奇这对母女的突然出现了。

  苏景陌长得很美!

  这点苏冉冉是不会否认的!

  一身绣着大朵彩色牡丹的白色云锦衣裙,恰到好处的包裹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一条同色系的腰带将她不赢一握的柳腰勾勒的更加羸弱,腰间垂着一条镶着翠绿暖玉的流苏,静静地衬托着她冷漠高傲的姿态。

  而此刻的苏景陌,正一脸羞红的躲在区寄芙的身后,时不时的从区寄芙的身后探出头来,露出一双美丽又充满疑惑的大眼睛,眨巴眨巴之间,又一次次的缩回去,而那两条细长的柳叶眉也会在这一瞬间里,配合着眸光的闪烁而微微挑起。

  虽然此刻的苏景陌,看不清楚她的全部面容,但是这样若隐若现的美感最容易引人遐想不是吗?

  苏景陌虽美,但是她的美在苏冉冉看来,也只是停留在表面而已,因为她没有那种发自内心的气质美!

  一路走来,依着她对韩烨的了解,这厮不是一个特别爱色的人,应该不会对苏景陌这样的货色感兴趣才对!他还不至于这样肤浅吧!

  可如果不是,这家伙为什么一直看着苏景陌?

  难道他也和一般的男子没有什么区别?

  苏冉冉心中这样想着,嘴角勾起一抹鄙夷的弧度,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既然有了定位,苏冉冉对韩烨的鄙视更多了,转头不再看他,他爱咋地咋地,又和她有毛线的关系?她的任务马上就要完成了,她们也马上就要分道扬镳了,难道她还要在临走之前再喝上一杯喜酒再走吗?

  啊呸!人家是丞相的女儿,又怎么会愿意嫁给他一个无名无权的小子?

  她是不是也太看得起他了?

  苏冉冉暗暗自嘲,她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会想这么多呢?

  在苏冉冉自嘲的时候,区寄芙的目光也从韩烨身上收回来,落到了苏冉冉的身上。

  当她看清楚苏冉冉的容貌时,脸色瞬间惨白,整个人也跟着颤抖起来,不由得退后一步,微微抬起的脚没有留意到身后的苏景陌,直接踩在了苏景陌的脚面上。

  “哎呦!”苏景陌痛的叫了起来,忍不住低着头直翻白眼,可踩她的是她的娘亲,她又能说什么呢?

  虽然嘴上不能说,可心中默默的埋怨一下还是可以的。

  苏景陌叫的很大声,将周围很多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但唯一没有吸引到的就是她的娘亲区寄芙。

  “不,不,不可能……”区寄芙双眸中满是惊恐的看着苏冉冉,貌似见鬼了的样子,在踩了苏景陌,苏景陌躲开了之后,她又退后了几步,直到苏景陌反应过来,一把拉住了她,她才惊恐中稍稍的回过一丝神来。

  对于区寄芙突然表现出来的惊恐,不只是苏冉冉注意到了,韩烨也注意到了,就连他们身边最小的苏宝宝都察觉出了异常。

  他那光滑的小眉头紧紧地蹙起,眼神中满是打量的看着区寄芙,心中暗暗的思索着,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看到娘亲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来?难道她认识娘亲?

  苏宝宝那小脑袋中的脑细胞快速的旋转着,思索着其中的所有可能,同时,他有转头看向苏冉冉,见苏冉冉也是一脸打量的神色看着区寄芙,苏宝宝更加疑惑了。

  其实,不只是苏宝宝疑惑,就连苏冉冉自己都疑惑了!

  她能肯定,这个女人她一定没见过,但是为什么她在看到自己的时候,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来?而且貌似很害怕的样子?

  看来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苏冉冉心中这样想着,上前一步,别有意味的问道,“这位夫人,莫非我们认识?”

  苏冉冉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区寄芙脸色更加苍白,浑身跟着颤抖起来,双手也不停的摇摆着,“别过来,别过来……”

  苏冉冉看着区寄芙这样,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嘴角微勾,继续说道,“夫人,看你的样子,我们似乎真的认识?我的记性比较差,还请夫人好好跟我讲讲!”

  区寄芙这个时候心中除了满满的恐惧就还是满满的恐惧,根本就顾不得其他,她只知道,她现在很害怕。

  那个女人不是早就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不,不可能!

  她早就死了,她早就死了,她亲眼看到的,一定不会有假的!

  惊恐袭满了区寄芙的全身的每一根神经,让她失去了思考能力,但是在这惊恐过后,她的理智又瞬间回笼。

  她在心中一遍遍的告诉自己,眼前这个女人绝对不是那个人,绝对不是!

  可是她为什么和那个人长得那么像?

  对于区寄芙的异常表现,苏景陌气的要死,她的这个娘亲果然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居然只是看到一个稍有姿色的女子,就成了这样的一副面孔,实在是太丢人了。

  早知道是这样,她还不如让她老老实实地待在马车中,她一个人过来呢!

  这下可好,她所有的好计划都没来得及实施,就被她的娘亲给破坏了,这要是传到太子的耳朵中,太子又该怎么想她啊?

  苏景陌气的要死,却又不能表现的太激烈,以免损了她自己的面子,但也不能让区寄芙一直这样下去,想到这里,苏景陌趁着扶区寄芙的瞬间,将手伸到她的腰间,狠狠地拧了一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