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烨看着陶瀚宇急着逃跑的样子,心中的火气更大了,这家伙是什么意思?

  难道连他也觉得自己做的不对?也要躲着他?

  韩烨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委屈!

  时光如流水,总是匆匆而过。

  半个月的时间就这样在苏宝宝每日给墨换药,施针的过程中一天天的溜走了。

  而墨的情况也的确出现了大的转机,果然如苏宝宝说的那样,墨在半个月后真的就可以下地了!

  虽然可以下地了,但是却不代表着他就痊愈了,按照苏宝宝的说法,墨需要静养,而韩烨又着急回京。

  再加上,那边裴无尘也在莫楼中修养着,反正苏冉冉他们留在这里,也没什么事。

  于是。

  陶瀚宇就提议,墨的伤势已无大碍,就留在陈良郡养伤,韩烨苏冉冉等人可以现行离开,等到墨的身体彻底痊愈了再回去与他们会和。

  就这样,苏冉冉带着苏宝宝,保护着韩烨就现行回京了。

  半个月之后。

  大周国都城禹州城。

  禹州城的大街上,叫卖声接连不断,赶早集的人更是人头攒动,接踵摩肩。

  在这热闹非凡的大街上,一辆低调却不失奢华的马车不紧不慢的穿梭在人群中,赶车的马车夫更是人间绝色。

  也正是因为他,很多赶早集的姑娘和妇人纷纷驻足观看,但是这些都不影响马车夫手下甩鞭子时那行云流水的动作。

  马车依旧缓缓前行,很多姑娘和妇人也跟着马车缓缓前行,而她们前行的目标便是为了多看这个马车夫几眼。

  而车内的苏冉冉却将这人间绝色给彻底忽略了,只顾着闭目养神。

  昨晚没睡好,今晨又想着要尽快将韩烨送回去,好解除了和他之间的约定,却没想到这厮经过这半月的训练,赶车技术越来越高,一路毫无颠簸,有节奏的晃晃悠悠搞得她坐在马车上都快要睡着了。

  “娘亲,你看你看,前面好热闹啊!”苏宝宝却不似苏冉冉那样困倦,一副很期待的样子,那肉呼呼的小脑袋从马车车窗中伸了出来,看着人潮汹涌的街道,兴高采烈的叫着。

  苏冉冉似乎真的睡着了,貌似没有听到苏宝宝的话一般。

  “娘亲,你睁开眼看看啊!”苏宝宝缩回了脑袋,右手撩着帘子,左手去拉苏冉冉的衣袖,可他那肉包子似得小俊脸却始终都没有舍得转过来,目光也依旧停留在马车外的景色上。

  苏冉冉听到苏宝宝焦急的叫声,微微抬起上眼睑,美眸看着苏宝宝兴奋的模样,嘴角一阵猛抽,苏宝宝这也太夸张了吧?

  虽然这座城市他们是第一次来,可是其他两国的都城他们可是都去过,也是一样的繁华,也没见他如此兴奋过!

  此刻的苏冉冉显然已经忘记了,苏宝宝再怎么着也只是个孩子而已,她是不能用衡量大人标准来衡量一个孩子的。

  或许真的是因为苏宝宝一直以来都太懂事,太独立的原因吧!

  韩烨听到马车内苏宝宝的叫声,嘴角勾了勾,不由得转头看了眼马车帘子,似乎只是这样的一眼,就可以看到马车内的苏宝宝一样。

  毕竟苏宝宝只是个孩子,是孩子就都有爱玩的天性,苏宝宝也一样不例外!

  任韩烨怎么想也想不到,他居然做起了马车夫!

  而且一做就做了半个月!

  还是在被人逼迫的情况下,心不甘情不愿的做了马车夫。

  关键是现在每每想起当时被这对母子威胁的场景,韩烨都会觉得憋屈的要死。

  @酷!:匠网(2首(发

  尤其是苏宝宝,在得知韩烨不愿赶车的时候,那些威胁的话说的是要多顺口就有多顺口,实在是气死个人啊!

  被一个孩子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他韩烨大概是天下第一人吧!

  马车继续前行,人流也越来越密集。

  在韩烨赶着马车刚走过一个路口的时候,从马车后面和街道两边涌出了很多人,这些人大多是书生的装扮,而这些人的目标便是城中心那块空地。

  韩烨看着前方人潮汹涌的街道,心道,坏了,只怕要被堵了!

  心中有了这样的想法,他便想着要将马车掉头,可这里人太多了,想要调头根本就不可能啊!

  除非继续朝前行进,等到了前面的路口再试着调头了。

  不过,看前面路口那里那黑压压的人头,估计到了那里想要调头会更加困难的。干脆别朝前走了,等这些人都过去了,他们直接试着从这里调头,或许还有可能离开,否则今日势必会被堵在这里一天了。

  韩烨在心中这样想着,手中的缰绳也一下子绷紧了,“吁——”

  马车稳稳的停下。

  而韩烨毫无征兆的停车,苏冉冉一下子便朝前栽了过去,也就在她快要与马车板做亲密接触的时候,她快速伸手扶住了马车边缘的木板,脚下用力,硬生生的将本来欲趴下的身子给拉了回来。

  苏宝宝因为只顾着看马车外的景象,更加没有留意到马车突然见站住,侧着身子直接就摔到了马车地板上。

  “哎呦!”苏宝宝的侧脸和马车地板做着亲密接触,心中的火气也随着这亲密的接触蹭蹭蹭的朝上涨着。

  但是,这样的接触也只是一下子而已。

  当苏宝宝从地面上爬起来后,一把便掀开了帘子,冲着马车外的韩烨生气的叫道,“姓韩的,你到底什么意思?好好的干嘛要停车?你想摔死我啊!”

  韩烨被苏宝宝突然间的叫声刺得耳朵一阵嗡鸣,好看的浓密眉毛紧紧地蹙起,抬手掏了掏耳朵,转头看了苏宝宝一眼,没有说话,却将手指向了前方,示意苏宝宝朝前看。

  当苏宝宝看清楚了前面的状况时,不由得张大了嘴巴,“我的天啊!”

  惊讶的叫了一声之后,苏宝宝一个转身又钻进了马车里。

  “娘亲,外面好多好多人,不知道在干什么?我们也去看看吧!”苏宝宝钻进马车里就拉住了苏冉冉的衣袖,兴奋的叫着,并且还不时的朝着马车门口看去,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苏冉冉看着这样的苏宝宝,嘴角勾了勾,又瞪了苏宝宝一眼,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看着苏宝宝,自顾自的整理着衣服。

  “娘亲,外面真的好热闹!宝宝想去看!”苏宝宝见苏冉冉不说话,就又发挥起了他宝宝的特长,拉着苏冉冉的衣袖撒起了娇。

  韩烨坐在马车边缘上,听着车内苏宝宝的叫声,便开口附和道,“这是大周国一年一度的赏诗大会,全国各地的才子都会在这一日里赶到京城,还是很有看头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