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苏冉冉轻飘飘的落在郡守府门口,还未站稳,就迫不及待的叫道。

  苏宝宝正和守门的府兵高声叫着,就听到了苏冉冉的叫声。

  “娘亲!”苏宝宝转身,在看到苏冉冉的时候,泛着紫光的眼眸中满是泪水,委屈的叫道。

  他本来想着如果府兵始终不让他进去的话,他就要打进去了,但是娘亲告诉过他,做人要低调!

  所以,他还在尽力的压抑着,否则刚才就已经动开手了,哪里还会给他们废话到现在的机会?

  听到苏宝宝委屈的叫声,苏冉冉的心跟着疼了一下,但在看到苏宝宝无事的时候,苏冉冉还是狠着心,佯怒道,“苏宝宝,你丫的昨晚就走了,怎么到现在才来?”

  苏宝宝听到苏冉冉的话,虽然委屈,心里却甜滋滋的,他知道,他的娘亲这是在关心他呢!

  只是他家娘亲不会说那些温柔的话而已,如果他家娘亲真的说上一番感动人心的话,他还真的是有些不习惯呢!

  见苏宝宝不说话,眸光中含着眼泪,嘴角却带着幸福的笑容,苏冉冉又一次叫道,“苏宝宝,你丫的出去一晚变傻了是吧?”

  听到苏冉冉又一声叫,苏宝宝突然冲着苏冉冉跑了过去。

  守门的府兵,看着苏宝宝冲向苏冉冉,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这个女子可是郡守大人的贵客,现在他们得罪了贵客的儿子,如果这个贵客说上两句话,他们的脑袋是不是就要搬家了?

  心中担忧着,几个府兵看向苏冉冉和苏宝宝的目光中更多了许多的担忧和祈祷。

  苏宝宝此刻心中正委屈着,根本就无暇顾及那些府兵的表现,更不会去和他们计较!

  至于他们担忧的那件事,就更不可能发生了!

  酷n匠网◇永久免费t:看(小*说

  苏宝宝冲到苏冉冉跟前,一个纵身,直接朝着苏冉冉身上跃起,双臂也朝着苏冉冉的脖颈处伸了过去。

  众府兵这个时候,也有些惊讶了,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瞪着苏宝宝,原来这个孩子还是个练家子啊!

  看来以后他们都不能以貌取人,更不能因为是一个小孩子就低看了人家!

  苏冉冉倒是接的准,手臂一伸,直接就搂住了苏宝宝的小屁股,将他揽到了怀里。

  众府兵此刻又一次惊讶了,这样默契的配合,得要练过多少次啊!

  苏宝宝手臂紧紧地搂着苏冉冉的脖颈,双腿夹住苏冉冉的腰肢,低声的呜咽起来,“呜呜……娘亲……宝宝好想你啊!呜呜……”

  韩烨最先赶到府门口,当他看到苏冉冉紧紧地抱着苏宝宝时,心中突然划过一股不爽,总觉得心里怪怪的。

  陶瀚宇走在最后,但是在他来到韩烨身边的时候,又一次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韩烨,心中暗暗思量着,但是却默不作声,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好了好了,苏宝宝,你丫的把你的鼻涕都抹到老娘的衣服上了,恶心死了!”苏冉冉伸手拍着苏宝宝的后背,一脸的嫌弃,撇着嘴说着,示意苏宝宝从她的身上下来。

  可是苏宝宝怎么都不愿意从他娘亲的身上下来,苏冉冉如果不拍他的话,他可能还没有抱那么紧,可苏冉冉一拍他的后背,他反倒抱的更紧了!

  “嗯嗯——”苏宝宝一边晃着身子,一边满是委屈的嗯嗯着。

  苏冉冉无奈,只能松开手,用力去拉苏宝宝的身子,想将苏宝宝从她的身上拉下来,可苏宝宝的小手拉得特紧,好像两只手攥在一起的样子,怎么拉都拉不下来。

  苏冉冉有些急了。

  这小子越来越会磨人了!

  “苏宝宝,你丫的赶紧给老娘下来!”苏冉冉气愤的吼着,松开苏宝宝的小屁股,任由他就那样像个四抓鱼似得把在自己身上。

  “不嘛不嘛!”苏宝宝又一次晃了晃身子,嘴巴里低声撒娇道。

  “苏宝宝,你丫的再不给老娘下来,老娘将你扔出去你信不信?”苏冉冉感受着身前那小身子一下下的动着,再看看周围人那讶异的目光,苏冉冉绷不住了,高声呵斥道。

  “不要!”苏宝宝虽然听出了苏冉冉的不满,可他还是坚持不要松开苏冉冉。

  他好不容易才抱住了娘亲的脖颈,怎么能这样轻易的就放开呢?

  就这样放开,可不是他苏宝宝的作风。

  苏宝宝心中想着,双手攥的更紧了。

  只要他不松手,他娘亲就拿她没有办法,他就不相信,他娘亲还真的会将他给扔出去了!

  苏冉冉感受着苏宝宝的赖皮,却也不想真的就将苏宝宝给扔出去,但是她还有事要去做,不能耽误了正事!

  “苏宝宝,老娘还有正事要做,你丫的快点放手!”苏冉冉再次高声呵斥苏宝宝,希望他能放开她。

  听到苏冉冉说有正事要做,苏宝宝终于将埋在苏冉冉脖颈处的小脑袋给抬了起来。

  “娘亲,你要去哪儿?我也要去!”苏宝宝说着,麻溜的从苏冉冉的身上下来,乖乖的站在苏冉冉身边,伸手拉着苏冉冉的衣袖,生怕苏冉冉会跑了似得。

  苏冉冉想要整理一下衣服,却发现苏宝宝的下手攥的贼紧,她也只能是用另一只手随便的拉了拉衣服,又低头对着苏宝宝说道,“宝宝,墨的情况你也知道,娘亲希望你能留下来照顾他!”

  苏宝宝听到苏冉冉的话,肉包子似得小脸上显露出为难之色,他有些纠结的看了眼站在苏冉冉身边的韩烨,又看了眼站在韩烨另一侧的郡守陶瀚宇,最后又将目光落到了苏冉冉身后的院落中。

  “好吧!”苏宝宝心里纠结的要死,可还是答应了。

  谁让墨是为了救他而出事的呢?

  再说了,娘亲走了,这里能照顾墨的人也就只有他了!

  舍他其谁?

  纵然心中有千万种不愿意,可他还是要留下来,去照顾墨!

  见苏宝宝同意,苏冉冉又将目光转到了陶瀚宇身上,刚要开口,陶瀚宇就先她一步开口了。

  “本官有事要出去,你们要听这位小公子的话,照顾好小公子和房间内的贵客!”陶瀚宇说的很艺术。

  明面上是说要听苏宝宝的话,可实际上却又说到要照顾好小公子和房间内的贵客,很明显的他是不相信苏宝宝是一个会照顾人的人!

  其实,苏宝宝也就只有六岁而已,本就还是一个需要其他人照顾的年龄,别人即使只有看他也在情理之中,并无什么不妥。

  但是苏宝宝听到这样的话,心里就是很不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